魔戒之王

前传-第07节 怪异的住所

(前传霍比特人)

第七节怪异的住所

第二天清晨,比尔博跟着第一线阳光醒了过来。他一跃而起,准备看看时钟,拿起锅子想烧开水──却发现自己根本不在家里。所以,他只能沮丧地坐下来,看来洗脸和刷牙的念头也都落空了。当然,早餐也没有什么吐司、培根或是热茶可以吃,只有冷羊肉和兔肉。在那之后,他还得要精神抖擞地再度上路。

这次,他们获准爬到巨鹰的背上,抓紧翅膀之间的羽毛;冷风拂过他的脸孔,他不由自主地闭上眼。当十五只巨鹰从山崖边起飞的时候,矮人们大声呼喊着再会,承诺只要有机会就会回报鹰王。太阳依旧离地平线不远。这是个冷冽的清晨,雾气缠绕着山峰和底下的山谷。比尔博张开一只眼,偷瞧着眼前的景象;发现大鸟已经飞得十分高,自己距离地面很远,连群山都被抛在脑后。他再度闭上眼,死也不敢松手。

“不要捏!”他**的巨鹰说:“就算你看起来像只小兔子,也不需要像他们一样胆小吧。今早天气很好,又没有什么风,有什么能比在天空翱翔更舒服的呢?”

比尔博本来想要回答:“好好洗个热水澡,在草地上吃顿大餐!”不过,他想自己最好不要多话,于是稍稍松开了紧绷的双手。

在好一阵子之后,巨鹰们开始缓缓地盘旋下降;它们盘旋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最后哈比人才又睁开了眼睛。地面已经更靠近了,底下有许多看起来像是橡木和榆树的植物,之间还有宽广的草地,一条穿越此地的河流。不过,在河流边矗立着一块几乎像是小山一样的巨岩,彷佛是远方山脉的最后守卫,又或像是世界上最高大的巨人丢出的一块大石。

很快的,巨鹰们一个接一个地降落在这巨岩上,放下了身上的乘客。

“再会了!”它们鸣叫着:“不管你们过得怎么样,希望你们最后都能够安全回到巢中!”这是巨鹰彼此之间道别的方式。

“愿你双翼下的强风,能让你翱翔到太阳的故乡和月亮的尽头……”甘道夫知道该怎么样回答对方的道别。

他们就这样分开了。虽然鹰王后来成了万鸟之王,头上戴着黄金冠冕,旗下的十五名王侯则是配带着黄金项圈(这都是用矮人送给他们的黄金打造的),但比尔博再也没有见过它们,唯一的例外是在五军之战时的高空中惊鸿一瞥。不过,这是在故事的尾声才会发生的事情,现在还不急着讨论。

小山顶上有一块平地,并有许多阶梯通往河边,渡口上还铺着巨大的石板,通往河对岸的草地。在阶梯尽头的地方有个岩洞(地板上还铺着许多的鹅卵石),众人在洞口聚集,讨论着接下来该怎么做。

“我一直想要带你们安全地越过山脉,”巫师说,“现在,藉由我良好的管理和不错的运气,我们竟然达成了这个目标。现在,我们已经到了比我当初计划送你们前往的地方还要遥远的地点了。毕竟这不是我的冒险,在一切都结束之前,或许还有我插手的机会;不过,现在,我有更急迫的事情要去办。”

矮人们发出不情愿的声音,比尔博甚至掉下眼泪来。他们都开始认为甘道夫会和他们一起冒险,协助他们解决所有的困难。“我不会现在马上就消失,”他说,“我可以多花一两天陪

陪你们,或许我可以协助你们脱离目前的窘境,而我自己也需要一些帮助。我们没食物、行李、也没有座骑,你们也不知道身在何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最后一个问题的答案──距离北方我们该走的道路有一段距离,如果不是因为我们仓促间逃离山中,否则本来该走那条路的。这一带没有什么人居住,除非在我几年前离开之后又有新朋友搬进来;倒是有我认识的人住在不远的地方,这个某人在巨岩上兴建了石阶,我记得他把这里叫作卡洛克。他并不常来这里,至少在白天不常这样做。在这边等他来也没有什么用,事实上,这反而会很危险,我们必须要去找他;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想到时我就可以轻松地离开,像是老鹰一样祝你们‘到哪里都顺利!’”

他们哀求他不要离开他们,大家愿意把恶龙的财宝、黄金和他分享,但这都不能改变他的决定。“到时我们就知道了,到时就知道了!”他说:“我想我已经赚到了一些应得的宝藏,等到你们找到宝藏之后,记得分我一些。”

在那之后他们就不再多费唇舌了。接着,一行人脱下衣服,在清澈的河中洗了个痛痛快快的澡。然后,他们在太阳下四仰八叉地享受温暖和煦的阳光,觉得浑身精力充沛,只是身上依然有些酸痛、肚子有一点点饿。很快的,他们就带着哈比人越过了渡口,开始沿着草地往前走,顺着橡树和高大榆树的边缘前进。

“这里为什么叫作卡洛克?”比尔博跟在巫师旁边走边问道。

“因为他叫这卡洛克,因为他用这个字来描述这样的地形。他会把类似的东西都叫作卡洛克,而这是最大的卡洛克,因为它也是最靠近他家、他又很熟悉的卡洛克。”

“是谁替它命名的?谁熟悉这个东西?”

“就是我之前所说的某人,一个相当伟大的人。当我介绍他的时候,你们都必须非常礼貌才行。我想,我应该慢慢地介绍你们,一次两个人;你们必须千万小心不要惹恼他,否则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当他生气的时候很吓人,但是,如果你们能够取悦他,他也是很慷慨的好人。我还是必须特别警告你们,他很容易生气的。”

矮人一听见巫师这样对比尔博说话,立刻都围拢在旁边。“你刚刚说的就是我们要去见的人吗?”他们问道:“你能不能找到其他不会那么暴躁的人?你可不可以再解释清楚一点?”等等,类似这样的问题。

“是的,的确是这样!不,我不行!我正在非常小心地解释这一切,”巫师同时回答了三个问题:“如果你们坚持想要知道更多,我可以告诉你,他的名字叫作比翁。他非常强壮,而且是个换皮人。”

“什么啊!就是那种剥兔子皮卖钱的家伙吗?”比尔博问道。

“天哪,不,不不不,不是!”甘道夫说:“巴金斯先生,请你不要再耍笨了,我郑重地警告各位,只要你们还在他屋子的方圆百里之内,就千万不要提到什么毛皮商、地毯、剥皮、皮裘这类要命的词句!他是个换皮人。他会更换外皮,有些时候他是只大黑熊,有时他是个强壮的黑发男子,拥有和火腿一样粗的手臂和浓密的黑胡子;我只能告诉你们这么多,这应该就够了。有人说他是巨人到来之前,住在山中的古代大熊后代;其他人则是说,他是在史矛革和其他恶龙来此之前,就落地生根的人类初民子孙,连半兽人都是稍后才从北方来到这些山脉中的。我自己也不太确定,但我认为最后一个猜测比较正确,他可不是那种会耐心回答问题的人。”

“反正,他只受到自己的魔法影响。他居住在橡木林中,盖了一栋高大的木屋,他以人类的外型,饲养了很多几乎和他一样惊人的牛羊马匹。他不吃它们,同样的也不猎杀或是捕食野生动物,他养了许多许多窝的凶猛野蜂,大半时候靠着乳酪和蜂蜜过活。我曾经看到他在晚上孤身一人坐在卡洛克上,看着月亮朝向迷雾山脉西沉,我还听见他用大熊的语言嚎叫道:‘终有一天他们将会败亡,我将回归!’也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认为他是来自于山中的。”

比尔博和矮人们没办法再问任何问题,但却有很多需要思考的疑惑,他们还要走很长的一段距离才会抵达他的居所。一行人往斜坡上爬,又缓缓地步入山谷。天气变得非常热,有时他们会在树下休息,比尔博则会定时的感到肚子饿,到处找寻熟透落到地面的橡树子果腹。

到下午过了一半的时候,他们注意到附近出现了一大片的花朵,同一个区域生长的都是同一种花朵,彷佛是被人刻意栽植的。这里有很多很多的苜蓿花,有鸡冠花、紫色的苜蓿,一大片低矮的白色苜蓿花,从远处就可以闻到香甜的花蜜气味;风中则是充满了嗡嗡的声音,野蜂不停地忙碌工作着。这种野蜂!比尔博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蜂类。

“如果有哪一只叮到我身上,”他想:“我可能马上就肿到和我以前一样胖了!”

这些野蜂比黄蜂还要大,光是工蜂就比你的拇指大很多,它们黑腹上的黄色纹带则是闪闪发光如同黄金一般。

“我们已经很靠近了,”甘道夫说:“我们正在他的蜜蜂田边缘。”

过了好一阵子,他们走到了一座由十分高大古老的橡树所构成的区域,在那之中,还有一道十分高耸的荆棘所构成的围篱,人爬不过去,也无法看穿其中的景象。

“你们最好在这边等,”巫师对矮人们说:“当我大喊或是吹口哨的时候,你们就可以开始朝着我走的方向过来,你们等下会知道我怎么走的。不过,请一对一对的进来,每一对之间必须间隔五分钟。庞伯是最胖的家伙,他一个人就可以抵上两个,他最好最后一个进来。来吧,巴金斯先生!这附近有个门。”话一说完,他就带着害怕的哈比人在围篱附近找起路来。

他们很快地来到一座宽大的木门前,两人可以看到门后有一大片花园和许多低矮的木造房屋,有些是稻草屋顶,用原木堆叠的建筑:谷仓、马厩、兽栏,以及一长排的木屋。在高大围篱的南边则是成排成列的蜂巢,上面还有用稻草做的钟型屋顶。巨大的野蜂飞来飞去,钻进钻出的声音充斥着这一带。

巫师和哈比人用力推开沉重的大门,沿着宽大的道路走向主屋。有些看来十分尊贵、结实的马匹走了过来,用着看来十分睿智的表情打量着他们,然后它们就撒开四蹄,奔往主屋。

“它们是去通知有陌生人到了!”甘道夫回答道。

很快的,他们就到了内院,其中三面都是由主屋和它两边的厢房所构成的;在正中央则有一座十分高大的橡树,坚固的枝丫伸向四方。旁边站着一名须发皆十分浓密的高大汉子,他露出的手臂和双腿都无比的结实、肌肉虬结。他穿着一件直到膝盖的羊毛衣,斜倚着一柄巨大的斧头。骏马则是站在他的身边,鼻子靠在他肩膀上。

“喔!他们来了!”他对马儿们说:“这些家伙看起来不危险,你们可以走了!”他豪迈地哈哈大笑,放下斧头走了过来。

“你们是谁,想要干什么?”他用沙哑的声音问道,高大的身材让甘道夫都显得矮了好几截。比尔博甚至可以大踏步的走向前,头也不低的就穿过那人的**,根本不会碰到他的衣服。

“我是甘道夫,”巫师说。

“没听过这号人物,”那人大声说:“这个小家伙又是什么人?”他低头皱眉打量着哈比人。

“这位是巴金斯先生,家世良好、名声远播的哈比人,”甘道夫说。比尔博深深一鞠躬。他没有帽子可以行礼,少了那么多颗钮扣也让他觉得很别扭。“我是名巫师,”甘道夫继续说

道:“虽然你没听说过我,但我却听过阁下的大名。或许你曾经听过我的好友瑞达加斯特,他就住在幽暗密林的南方边境?”

“是的,以巫师来说,我认为他不算是个坏人,我以前常常看到他,”比翁说:“好啦,现在我知道你是谁啦,或者说,我知道你自称是谁了。你想要什么?”

“说实话,我们在路上弄丢了行李,也差点迷路了;我们现在相当需要好心人的协助,或至少是个忠告。我们之前和山中的半兽人闹得非常不愉快。”

“半兽人?”大汉的声音变得没有那么粗哑了:“喔,呵,原来你们和他们起了冲突是吧?你们为什么要和他们打交道?”

“我们不是故意的。他们半夜偷袭我们,我们本来是准备从西方大地来到这个地方──这可得要说上好一阵子哪!”

“那你们最好赶快进来,告诉我这段经历,希望不会花上一整天才好!”大汉领着路走进内院中通往主屋的大门。

他们跟着他一直往前走,发现进入了一个宽广的大厅,中央还有一座壁炉。虽然现在正值炎夏,但壁炉中还是有木柴燃烧着,黑烟则是沿着烟囱飘往屋顶。他们经过了这个只有炉火和门口射进光线照明的黯淡大厅,穿过另一扇小门,来到了一个两边都由树干作支撑的阳台。这座阳台面朝南方,依旧洒满了西沉太阳的温暖光芒,直到阶梯旁的花园也都沐浴在一片金光中。

他们坐在宽大的长椅上,甘道夫则是开始述说之前的故事;比尔博坐在长椅上,摇晃着小脚,看着花园中的植物,思索着它们的名字。这些花里面他大概只看过一半而已,其他的对他来说都是完全陌生的新品种。

“我那时正和一两个朋友准备过山……”巫师说。

“两个?我只能看见这一个,而且他还算是蛮小的朋友,”比翁说。

“好吧,说实话,在我确定您是否十分忙碌之前,我可不想让太多人来打搅您。如果您容许的话,我可以请他们进来。”

“好啊,请他们进来吧!”

于是,甘道夫吹了声长长的口哨,索林和朵力沿着花园的小径走了进来,向他们深深一鞠躬。

“你应该说的是两三个朋友吧,我明白了!”比翁说:“不过,这些不是哈比人,他们是矮人!”

“索林。橡木盾听候您的差遣!朵力听候您的差遣!”两名矮人又再度鞠躬。

“我不需要差遣你们,不用客气了,”比翁说,“但我想你们会需要我的帮助的。我并不是非常喜欢矮人,不过,如果你真的是索林(我相信应该是索尔之子、索恩之子),那么你就相当值得我尊敬!你们也都是半兽人的死敌,不可能会在我的土地上做出不好的事情来,顺带一提,你们究竟有什么任务呢?”

“他们正准备去拜访祖先的土地,就在幽暗密林东边的地方,”甘道夫插嘴道:“我们会来到您的领土完全是个意外。我们那时正准备通过最高隘口,照理来说应该可以踏上在您领土南方的道路,却遭到邪恶的半兽人攻击──我之前正准备告诉您。”

“那么就继续吧!”比翁不太喜欢客套。

“我们遇到了一场恐怖的暴风雨,岩巨人开始乱丢石头,我们在隘口的最高点找了个洞穴躲进去,哈比人和我,还有几个伙伴们……”

“两个人你就叫作几个?”

“呃,其实不是,事实上,我们的伙伴超过两个。”

“他们呢?被杀,被吃了,还是回家了?”

“都不是,我刚刚吹口哨的时候他们似乎没有一起来,我想大概是害羞吧。您应该也知道,我们其实很担心人多势众会太麻烦您。”

“继续啦,再吹口哨吧!看来我这次可以举办宴会了,再多一两个没有什么关系的!”比翁低吼道。

甘道夫又再度吹起口哨,不过,诺力和欧力几乎在他哨声结束之前就站到门外了。因为,如果你记得的话,甘道夫告诉他们每五分钟就要两个人一起来。

比翁说:“你们好!你们动作蛮快的,之前躲在哪里啊?就这么蹦了出来!”

“诺力听候您的差遣,欧力听……”他们开口道,但话没说完就被比翁打断了。

“不用客气!我需要差遣你们的时候会说的。坐下来,赶快说故事吧,不然等下可能都要天黑才吃晚饭了!”

“当我们一睡着之后,”甘道夫回到主题说:“洞穴底突然裂了个小缝,半兽人们冲了出来,把哈比人和矮人都抓走了,连我们那群小马也不放过──”

“那群小马?你们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是个巡回马戏班吗?还是你们带了很多货物?难道你一向都把六只叫作一群?”

“喔!不是!事实上,我们有超过六匹的小马,因为我们的伙伴其实不只六个人,啊,你看,这又来了两个人!”就在那时,巴林和德瓦林出现在门口,他们弯腰一鞠躬,连胡子都扫到地面。大汉起先皱起了眉头,但他们使尽浑身解数,彬彬有礼地向主人致意,他们一直点头鞠躬,脱帽行礼(当然是以矮人最正确的礼仪来做的),最后,大汉才咯咯笑了起来:他们看起来实在太有趣了!

“好吧,你说一群是没错的!”他说:“而且还很搞笑。来吧,搞笑小子,你们的名字是?我现在不需要差遣你们,只想知道你们的名字,然后你们就可以坐下来,不要一直行礼了!”

“巴林和德瓦林,”他们不敢多话,深怕冒犯了对方,最后露出有些惊讶的神情在地上坐了下来。

“继续吧!”比翁对巫师说。

“我刚刚说到哪里?喔,对了,我没有被抓,我用闪光杀死了一两只半兽人──”

“好极了!”比翁拍桌大吼道:“看来当巫师还是有好处的。”

“──然后我在裂缝关闭之前溜了进去,我跟着他们一直来到大厅,里面挤满了半兽人,半兽人首领就在那边,身旁围绕着三四十名全副武装的卫兵。我那时就想:‘就算他们不是被铁练绑在一起,一打战士又怎么对抗这么多敌人?’

“一打!这是我第一次听见八个人就可以被叫作一打,难道你还有什么神秘人物躲着没有出现?”

“喔,好吧,是的,看起来又来了两个──我想应该是菲力和奇力,”甘道夫看着这两人笑嘻嘻地站在门口猛鞠躬,说道。

“够了!”比翁说:“安静的坐下来!甘道夫,你给我继续!”

甘道夫又继续开始述说他的故事,最后,来到了在黑暗中的战斗,以及发现下层门的过程;还有,当他们发现巴金斯先生不见时的惊慌。“我们数了又数,发现哈比人就是不见了──我们竟然只剩下十四个人!”

“十四个!我第一次听说十减一会变成十四。你是说九个人吧,再不然你就是还没把所有人的名字告诉我。”

“啊,天哪,你一定是还没看到欧音和葛罗音!他们来了,希望你能够原谅他们打搅你。”

“喔,快进来吧!动作快!你们两个,快进来,坐下来。不过,甘道夫,听着,即使是现在,这里还是只有你和哈比人,以及十个矮人。这样加一加只有十一个(还有一个不见的家伙),不是十四个,除非巫师的算术和一般人不一样。算了,你继续说故事吧!”比翁并没有显出过份感兴趣的样子,但实际上,他已经对这个故事感到相当着迷。你们知道吗?事实上,很早以前,他曾经对甘道夫所描述的那块区域相当的熟悉。当故事进展到他们造成山崩,并且杀进恶狼群中的时候,他点头、低吼着表示赞许。

随着甘道夫说到众人爬上树,底下全都是座狼的时候,他兴奋地站了起来,开始来回踱步:“真希望我在那边!除了烟火之外,我也可以好好地教训他们!”

“好吧,”甘道夫非常高兴,看见他的故事让对方有了好印象。“我尽全力了!座狼在我们四周气得发狂,森林也开始起火。这时半兽人部队从山中下来,发现了我们的踪影,他们高兴得大喊,开始唱歌嘲笑我们:五株树上有十五只鸟……

“天哪!”比翁大吼道:“不要说半兽人不会算数,十二个人和十五个人不一样,他们再笨也知道其中的差别!”

“我也知道啊,因为还有毕佛和波佛。我之前不敢贸然介绍他们,这两位现在才出现。”毕佛和波佛走了进来。“还有我!”庞伯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地跑了进来。他很胖,又很生气被留在最后,因此他不等五分钟就直接跟着前面两个人一起冲了进来。

“好啦,现在你们终于有十五个人了,既然半兽人的算数也不差,我想应该就是这些人躲在树上了吧,你这次总可以不受打搅地把故事说完了吧!”巴金斯先生这才明白甘道夫有多聪明,中间的打岔,只是让比翁对故事更有兴趣而已,而那故事又让他无法把矮人像是乞丐一样全都赶走。只要能够避免的话,他从来不会邀请外人进屋子,他只有很少的朋友,这些人都居住在遥远的地方;不只这样,他一次也绝少邀请超过十个人以上进屋。现在,他的阳台上竟然坐了十五名陌生人!

等到巫师把把巨鹰的营救行动,和如何来到卡洛克的过程说完之后,太阳早已落到迷雾山脉之后,比翁的花园也被阴影所笼罩了。

“非常棒的故事!”他说:“是我这么久以来听过最好的故事,如果所有的乞丐都会说像你这么好的故事,我可能就会更慷慨些!当然,你或许都是编造的,但这故事就替你们赚得了一顿晚餐。我们来找些东西吃吧!”

“是的,谢谢你!”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非常感谢你!”

大厅里面现在已经变得很黑了,比翁拍拍手,四匹漂亮的白色小马和几只身体细长的灰狗就走了进来。比翁用听起来像是动物吼声的语言对它们说了几句,它们走了出去,很快地又用嘴叼着火把走了回来。接着,它们用壁炉中的火点燃了火把,并且将它们插在四周柱子的架上,那些狗儿在必要的时候可以用后腿站立、用前腿来拿东西。一下子,它们就从旁边的墙内拿出了板子和支架,在壁炉前安置妥当。

然后,他们听见了咩──咩──咩!的声音,一只炭黑色的山羊,领着几只雪白的绵羊走了进来。一只背着边缘绣着动物图案的白布,其他羊则是在宽厚的背上扛着盘子、刀子和木制的汤匙;狗儿们拿下这些东西,立刻将它们摆放在桌面上。这些桌板都十分的低矮,连比尔博都可以舒服地坐在旁边。一匹小马将两个比较矮的长凳推到桌边,另外还有两个有软垫的矮凳也被推到桌边,让甘道夫和索林可以坐上去。在主位的地方则是放上了比翁设计类似的大黑椅(在用餐的时候,他的腿必须放在桌子底下)。这样刚好把他收在大厅内的椅子全都用完了,他刻意将这些椅子弄矮,多半是为了方便服侍他的动物工作。其他人要坐到哪里呢?他们当然没有被忘记,其他的小马滚着圆形的木桩走了进来。这些木桩都经过特别的打磨和上漆,比尔博也可以舒舒服服地坐在上面。很快的,众人就都在比翁的桌旁坐了下来,这座大厅已经很久没有见识过这么热闹的景象了。

然后就是晚餐时间,自从他们离开爱隆的最后庇护所之后,就没有用过这么正式的大餐了。火把的光芒照耀着他们,桌面上还放着两根由红色蜂蜡制成的巨大蜡烛。当他们用餐的时候,比翁会用低沉的声音,述说着山脉这边野地上的故事,特别是他们即将面对的那座黑暗且危险的森林。它往南北两方大概延伸有骑马一天的距离那么宽,这座幽暗密林,正是阻挡他们前往东方的障碍。

矮人们倾听着,摇了摇胡子,因为他们知道不久之后就必须进入森林;在通过山脉,来到恶龙的根据地之前,这将是他们最大的挑战。在晚餐结束之后,他们开始说起自己的故事,但比翁似乎已经昏昏欲睡,不太注意他们的故事。他们所说的主要都是黄金、白银、珠宝,和怎么样利用巧手打造出美丽的东西,比翁似乎对这些东西没有多大兴趣,他的大厅中根本没有金银饰品,除了刀子之外,连用金属打造的东西也很少。

他们用眼前的木碗不停地喝着蜂蜜酒,看着外面的夜色逐渐降临。大厅中的火焰加入了新的柴火,火把的火焰也都熄灭了。众人依旧坐在炉火边,看着火焰的舞动,四周的柱子高耸黑暗得如同树林中的景象一般。不知道这是不是魔法的影响,但比尔博觉得自己听见了微风吹过树梢的声音和猫头鹰的鸣叫声。很快的,他也开始打起瞌睡,那声音似乎越离越远;突然间,他猛然惊醒了过来。

大门轰然一声关上,比翁离开了。矮人们盘着腿坐在地上,开始唱起歌来。有些歌词是这样的,但还有很多其他的内容,他们也唱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风吹凋谢荒地,林中却无叶受扰:阴影日夜不分潜伏,沉默的黑暗悄藏于地里。

冷风吹自山脉上,像潮水滚动昂扬;枝丫哀嚎,森林哭喊,树叶被放在灰土堆上。

强风从西方吹向东方,森林中一切停止奔忙,凄厉狂风依旧越过大地,尖锐声音就此释放。

草地嘶嘶作响,草叶跟着低头,杂草不停摇动,风儿继续遨游,在地面冰冷湖泊旁,天际云朵也被撕扯断落,

它越过孤山的光秃,扫过恶龙巢处:又黑又暗,落在**岩上,空气中满是飘散烟雾。

它离开世界,飞向夜色中宽广海洋。

月光乘着风帆,星辰发出耀眼光芒。

比尔博又开始点头了。突然间,甘道夫站了起来。

“该睡觉了!”他说:“我们该就寝了,但我想比翁可能不需要。我们可以安心地在他大厅之内睡觉,不过,我必须要警告各位,比翁临走之前说过一句话:在太阳升起之前,你们最好不要出去乱跑,否则责任自负。”

比尔博这才发现大厅内已经铺好了床,这些都是在柱子和外墙之间突起的平台上安放的。他有一张稻草的小席子和羊毛毯,比尔博非常高兴地钻进其中,不管现在还是炎热的夏天。火焰渐渐熄灭,他也陷入沉睡,但是,他在半夜的时候醒了过来:火焰现在只剩下一丝余烬,从甘道夫和矮人的呼吸声中判断,他们也都睡着了。地面上洒着月亮的光芒,正从屋顶上的坑洞照射进来。

外面有某种动物在嚎叫的声音,门上似乎也传来了有只巨大动物拨弄着门的声响。比尔博很好奇那会是什么动物,不知道是否会是换皮之后的比翁?他会不会变成大熊进来杀掉大家?最后,他躲进毯子内把头盖住,虽然无比害怕,最后他还是睡着了。

当他醒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有一名矮人不小心被他的身体绊倒,让他从平台上滚了下来。那是波佛,当比尔博睁开眼的时候,他正在为此咕哝着。

“懒骨头快起来了,”他说:“不然你就没早餐吃了!”

比尔博一跃而起。“早餐!”他大喊着,“早餐在哪里?”

“大部分在我们肚子里,”其他的矮人在大厅中走来走去说道:“剩下的则是在阳台上。在太阳出来之后我们就一直想要找比翁过来,但是连他的影子都看不到。不过,我们一出去,就发现早餐已经摆好了。”

“甘道夫呢?”比尔博手脚飞快地赶出去,想要找些东西来吃。

“喔!大概在外面的某处吧,”他们告诉他说。但他一直到傍晚都没有看见巫师的踪影。在日落之前,他走了进来,矮人和哈比人正在快乐地用餐,比翁那些善体人意的动物则是依旧在服侍着大伙儿。自从昨天晚上之后,他们就没有任何比翁的消息,让他们感到相当疑惑。

“我们的主人呢?你又跑到哪里去了?”他们异口同声地说。

“一次一个问题,吃饭之前不回答!我从今天早餐开始就什么也没吃了。”

最后,甘道夫好不容易才推开了他的盘子和杯子,这家伙一口气吃掉了整整两条面包(上面涂着满满的奶油、蜂蜜和乳酪),至少又喝掉了半瓶以上的蜂蜜酒。最后,他才拿出了烟斗。“我先回答第二个问题,”他说:“天哪!这里真是个最适合喷烟圈的地方!”的确,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让烟圈在柱子间四处飞舞,幻化成各种各样的形状和颜色,最后从屋顶的通风口飘了出去。从外面看起来一定很奇怪:绿色、蓝色、红色、银灰色、黄色、白色,大大小小的烟圈不停地冒出来,有些大的追逐小的,有些小的追逐大的,有的则是结合在一起,看来像是数字的八,最后又像是鸟群一样集体飞向远方。

“我之前在追踪熊的足迹,”他最后终于说:“昨天晚上,这里一定有固定举行的大熊聚会。我很快就知道,比翁不可能同时化身成那么多只熊,因为它们的数量太多了,身材大小也相差非常大。我应该这么说,那里有小熊、大熊、普通的熊、超巨大的熊,全都从半夜一路跳舞到快天亮。他们从四面八方过来,唯一的例外是河对岸的西方,也就是那座山脉的地方。在那个方向,只有一道足迹离开,而不是过来。我跟踪那足迹一路来到卡洛克。足迹从那之后就进入了河中,不过,那里的水流太过湍急,我没有办法过河。你们应该还记得从渡口过到卡洛克其实不算太困难,但是另外一边则是十分陡峭的岩壁和无比湍急的流水;我得要走好几哩的路程,才能找到可以渡河的地方,然后又必须要走回来好几哩才能够继续跟踪足迹,那时,天色一定就已经晚到我也不能够跟踪下去了。那脚印直直通往迷雾山脉东边的松树林中,也就是我们几天前和座狼举办小小宴会的地方。现在,我想我也回答了你们的第一个问题。”甘道夫又坐了回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话。

比尔博认为他明白巫师的意思。“我们该怎么做,”他大喊着:“如果他把所有的座狼和半兽人都引回来怎么办?我们一定会全都被抓起来杀掉的!我还以为你说他不是站在他们那一边的!”

“我的确是这样说的。你们也别傻了!最好赶快去睡觉吧,看你脑袋都不清楚了。”

哈比人觉得十分丧气,除了就寝之外,的确也想不出该做什么事情。当矮人还在欢乐的歌唱时,他已经沉沉睡去,脑袋中还是不停思索着关于比翁的谜团,梦中还出现了几百只黑熊在内院的月光下缓步跳着迟钝的舞蹈。然后,当其他人都还在睡觉的时候,他又醒了过来,门外还是一样传来那些搔爬、嗅闻和吼叫的声音。

第二天一早,他们都被比翁亲自叫了起来。“你们都还在啊!”他说,他抱起哈比人笑着说:“看来至少还没被座狼、半兽人或是邪恶的大熊给吃掉啊!”他十分无礼地戳着巴金斯先生的肚子说:“小兔子吃多了面包和蜂蜜,看来又变胖了!”他咯咯笑道:“快来多吃点吧!”

因此,他们又和他一起用起了早餐。比翁的心情似乎非常好,他说了许多有趣的故事,让所有的人都和他一起哈哈大笑。一行人也没有花多少时间,就明白了为什么会有这种态度上的转变,因为他自己亲口说了真相:他之前渡过了河,跑到山里面一趟。听他这样一说,大家都明白至少他以熊的形体出没的时候,可以用很快地速度奔跑。从那烧焦的狼群聚集地,他很快的确认他们说的是实话,但是,他还发掘了更多的真相。他在森林中抓到了一名四处游荡的半兽人和座狼,从他们的口中又获得了新消息:半兽人的巡逻队依旧和座狼一起追捕着这些矮人,由于半兽人首领的死亡,也由于座狼首领的烧伤和部下的惨重伤亡,他们的怒气更是难以平息。当他拷问这两个家伙的时候,他们只愿意说出这些,不过,他还是认为背后没有这么简单。很快的,半兽人大军可能会和座狼群全员出动,一方面是想要搜捕矮人,一方面则是对人类和该处居住的动物展开报复,因为他们认为这些敌人一定正庇护着矮人们。

“你们的故事真不错!”比翁说:“但当我确定它是千真万确之后,我反而更喜欢它了。诸位必须原谅我不能轻信你们的说法,如果你们长期居住在幽暗密林的边缘,就会知道除了亲如兄弟的朋友之外,根本不能相信任何人。因此,我只能尽全力地赶回来,想要确保你们的安全,并且尽可能地提供所需要的帮助。在这之后,我对于矮人的观感又要升级了。杀死了半兽人首领,竟然杀死了半兽人首领!”他高兴地大笑。

“你怎么对付那个半兽人和座狼?”比尔博突然问道。

“来看看吧!”比翁说,于是他们就跟着走出了屋子,一颗半兽人的脑袋就插在门外,而座狼的毛皮则是钉在门外的树上。比翁对付敌人可是毫不留情,但他现在既然已经成了他们的盟友,甘道夫就认为,自己应该把完整的故事和这趟冒险真正的原因告诉他,这样才能够获得他彻底的帮助。

因此,他答应要这样帮助他们:他会给每个人一匹小马,甘道夫则是可以获得一匹骏马;这些动物可以载着他们前往森林,并且协助携带可以吃上一星期的食物。这些行李经过特殊的包装,让它们携带起来十分的方便。坚果、干果装在密封的罐子里面、红陶罐储放着蜂蜜、烤过两次的蛋糕,它们可以保存很长的一段时间。这种蛋糕只要吃一小口,就可以走很远的路。如何制作这些蛋糕是他的独门秘方,但就和他大多数的食物一样,里面都有着蜂蜜,吃起来也很好吃,只不过会越吃越渴。根据他的说法,在森林的这一边他们不需要携带饮用水,因为一路上都有小溪和泉水可以任他们取用。“但是,穿越幽暗密林的道路就非常的黑暗、危险和困难了,”他说:“在那边,食物和饮水都很不好找。现在这时候又不会有坚果(不过,等到他们走到另一边的时候,可能季节又过了),生长在那里的所有东西中,又只有坚果可以拿来当作食物。在那座森林中,野生的动物非常诡异和凶暴,我会提供你可以携带饮水的皮囊,以及一些弓箭。不过,我很怀疑你们是否可以在幽暗密林中,找到可以吃喝的东西。我知道森林中有一条河流,强劲的黑水切过你们的道路,你们绝对不可以喝那里的水,也不可以在里面沐浴,因为,我听说河水之中有着强大的魔法,会让人昏昏欲睡,并且忘却一切。我想,在那浓密的森林中,不管猎物可不可以吃,你们都必须远离道路很长的距离才会射到一些东西;但是,你们绝对不可以离开那条道路!我只能给你们这些忠告了,一旦进入森林中,我就无法提供什么帮助,你们必须要靠着运气和勇气,妥善的利用我给你们的食物;到了森林的入口处,我也必须请你们将马匹送回来。我祝福你们旅行顺利,只要你们还有机会回来,我的大门随时为诸位敝开。”

众人不停地鞠躬行礼、脱下帽子很多次,又不停的说着:“伟大的木厅之王,听候您差遣!”不过,内心中,他们却因为他凝重的话语而感到心情沉重,他们都觉得眼前的冒险比之前所想的还要危险许多;不只如此,就算他们安全地度过这一切,恶龙还是在后面等待着他们。

一行人整个早上都在忙着作出发的准备,很快的,他们就和比翁吃了最后一顿午餐;饭一吃完,他们就爬上借给他们的座骑,和他道别,用稳健的速度骑向门外。

当他们一离开他的围篱之后,就立刻转向北方,朝着西北方前进。在他的忠告之下,他们不准备往南走上通往森林的主要道路,如果他们朝那个方向走,最后将必须渡过从山脉中激涌而下的泉水,和卡洛克旁的大河汇流之后的河川;在那里,如果他们还有小马的话,或许可以勉强度过。过了河之后,那条路就通往森林的边缘,来到了老林路的入口处。但比翁警告他们,半兽人现在经常利用这条道路来旅行;而且他也听说,老林路本身在东边的区域已经被森林给遮蔽了,如果沿着路走,将会来到无法穿越的浓密树林。就算他们勉强走到森林的另一边,东方的出口也依旧离孤山的南方还有很长的距离,他们还必须往北经历一段十分艰辛的路程,才能够到达孤山。至于幽暗密林的北边疆界,靠近卡洛克的区域也十分靠近大河;虽然迷雾山脉也相当靠近这个地方,但比翁建议他们可以走这条路,因为从这边往北骑几天,就会来到幽暗密林中一条鲜为人知的道路入口,那条道路穿越森林,几乎直接来到孤山山脚下。

“至于那些半兽人,”比翁说:“则不敢越过大河在卡拉克北边数百哩的区域,也更不敢靠近我的住所──这里在晚间可是警备森严!不过,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尽快策马前进,因为如果他们很快发动总攻击,那么他们将会从南方过河,席卷森林中所有的村庄,将你们包围;而且,座狼也比你们的小马快多了。虽然表面看起来好像是自投罗网,但事实上,越往北走,你们就越安全;因为那里也是他们最不设防的地方,他们也必须要走比较远的路才能够抓到你们。快点出发吧!”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会沉默地不停赶路,只要道路平坦,他们就会策马飞奔。黑沉的山脉一直在他们的左手边,远方的河流不停地逼近。当他们出发的时候,太阳才往西方移去,现在太阳已经落往西边,洒出万道金光,他们很难想像身后有半兽人穷追不舍。当他们远离比翁的居所数十哩之后,众人就开始大声谈笑和歌唱,完全忘记了眼前还有森林中黑暗的道路。等到夜色降临,山峰上反射着金光时,他们就开始扎营,并且安排了轮班守夜;即使如此,大多数人的梦中还是有半兽人的尖叫和座狼的狂嚎声。

第二天早晨依旧是阳光普照的美丽日子。地面上有种像是秋天露重时的雾气飘移着,温度也稍稍低了一些,但很快的,火红的太阳从东方升起,薄雾就跟着消失了。他们就这样骑了整整两天,眼中所见的只有稀疏的树木和草地、花朵和飞鸟,偶尔还有一小群一小群的野鹿在荒野中漫步,或是在河流边饮水。有时,比尔博可以看见灌木丛中伸出公鹿美丽的鹿角来,一开始,他这个土包子还以为这是干枯的树枝哩!到了第三天的傍晚,他们急着赶路,因为比翁说他们第四天一早,应该就可以抵达森林的入口处;这天他们马不停蹄的赶路,直到月亮探出头来为止。当月光减弱的时候,比尔博觉得在四周的树林中似乎看见了大熊出没的踪影。但是如果他鼓起勇气询问甘道夫这件事,巫师只会说:“嘘!不要多说!”

虽然赶路到很晚,但第二天他们还是天亮之前就出发了。等到太阳刚从地平线上探出头来,他们就可以看见森林无声无息地迎了上来,像是座黑沉沉的高墙一样等待着他们。飞鸟开始变得沉默,野鹿也都跟着消失了,连兔子都溜得无影无踪。到了下午的时候,他们已经抵达了幽暗密林的边缘,休息的时候几乎就是在它外缘的树木正下方歇脚。这些树木的枝干十分的粗大,上面长满了树瘤,枝丫相当的扭曲,树叶则是暗绿色的,无名的爬藤生长在树干上,一路低垂到地面。

“好啦,这就是幽暗密林了!”甘道夫说:“北方世界中最广大的森林。我希望你们喜欢眼前的景象,现在你们得送回借来的这些小马了!”

矮人们似乎正准备开始抱怨,但巫师警告他们不要做傻事。“比翁比你想像的还要靠近,你们最好不要失信,和他为敌可不是明智之举。巴金斯先生的视力比你们要好很多,你们没看见,他每天晚上可都注意到有一头大熊跟着我们,或是在月光下远远地守护着我们的营地。他不只是为了保护你们、指引你们,也是为了留心他的小马们。你们不明白,比翁肯让矮人们骑这么快是多么的慷慨;你们最好不要冒险尝试把小马带进森林里面,否则后果是难以想像的。”

“那你骑的马呢?”索林说:“你怎么没提到要把它送回去?”

“我当然没提到,因为我不准备把他送回去。”

“那你答应人家的事情又该怎么办?”

“我自然会处理的,我不把马送回去的原因是我还要骑!”

这时,他们才知道甘道夫准备在幽暗密林边和他们分手,一行人心情落到了谷底。不过,不管他们好说歹说,都无法改变他的心意。

“我们之前在卡洛克那个地方就已经讨论过了,”他说:“再吵也没有意义。如同我之前所说过的,我在南方有些更急迫的事情要去忙;我为了照顾你们,事实上已经迟了一段时间。在一切都结束以前,或许我们还会见面,也有可能就此无缘再见。关键在于你们的运气和勇气,以及你们的判断力,而且,我也会派巴金斯先生和你们一起去。我老早就跟你们说过,人不可貌相,你们在不久之后就会明白的。比尔博,高兴起来,不要臭着一张脸!索林和伙伴也打起精神吧!毕竟这是你们的冒险。想想看最后可以获得多少财宝,忘记这森林、忘记恶龙,至少好好休息到明天早上吧!”

等到了明天早上,他依然这么说。因此,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在森林入口前的小溪装满水,把小马背上的行李都卸下来。他们将行李尽可能地平均分摊,不过比尔博还是觉得这行李重了些,他一点也不喜欢未来要背着这沉重的负担,在森林里跋涉的景象。

“不要担心!”索林说:“它很快就会变轻的。当我们的食物开始短缺的时候,相信你会宁愿当初背得更重一些。”

最后,他们终于向小马道别,让它们转头回家。它们高兴地迈步,看来似乎对于能够把幽暗密林抛在脑后感到相当兴奋。当它们离开的时候,比尔博发誓他看见了一只大熊跟着它们狂奔离开。

最后,轮到甘道夫道别了。比尔博坐在地上,觉得闷闷不乐,心中暗自希望自己是坐在巫师的骏马上。他在吃完早餐之后(相当的寒酸),曾经冒险进入森林中一探。发现白天的森林似乎也是和晚上没什么两样,而且有种极为隐密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暗中观察和等待!”他自言自语道。

甘道夫对索林说:“也和各位道别了,再会!你们应该直直穿过森林。千万不要离开道路!如果你们违背了我的叮咛,那你们大概有一千比一的机会会找不到路出来。万一发生了这种状况,我想不管是我或是其他人,恐怕都再也看不到你们了!”

“我们真的一定要过去吗?”哈比人哀嚎道。

“是的,你们一定要!”巫师说:“如果你们想要到森林的另一边去,就得要这样做,不然你们就必须放弃这次的任务。巴金斯先生,我可不准备让你临阵退缩,光是想到这点子就让我替你觉得丢脸,你得要替我照顾这些矮人啊!”他笑着说。

“不!不!”比尔博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有别的路可以绕过去吗?”

“是有,如果你想要往北走上两百哩,然后再往南走上两倍的距离,那倒是另一个方法啦。即使你愿意绕远路,那也不会安全到哪里去,在这一带根本没有任何地方是安全的。记得,你们已经越过了野地的边缘,不管去到哪里,都会好戏连篇的。在你能够从北边绕过幽暗密林之前,你会遇到各式各样凶狠残暴的地精啦、大地精和半兽人;在你从南边绕过幽暗密林之前,你们将会踏入死灵法师的领土。比尔博,即使是你,也不需要我来描述这个邪恶妖术师的故事。我建议你们最好不要靠近任何受到他力量监管的地方!乖乖地走在森林中的道路上,抖擞精神,抱着最好的希望,只要你们运气够好,将来一定有天能够踏上森林另一边的土地。在那之后,孤山就在你们的东边,史矛革也住在那边,希望他不会预料到你们的出现。”

“你可真会安慰人哪,”索林低吼道:“再会了!既然你不跟我们来,那就麻烦你不要再多说了!”

“那就再会啦,这次可是真的告别了!”甘道夫扭转马头,朝向西奔驰而去。但是,他实在忍不住要说最后几句话。在他离开众人的视线之前,他转回头,双手拢成杯状大吼着。他们可以依稀听见他的声音传送过来:“再会!要安分守己,好好照顾自己──千万不要离开道路!”

然后他就策马急驰,很快地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喔,再会啦,快走啦!”矮人嘀咕着,因为他们真的很不愿意失去他,所以才都积了一肚子气。现在开始,就是这段旅程最危险的部分了。每个人都肩起沉重的背包,和装着饮水的皮囊,离开外界的光明,一头钻进黑暗的森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