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戒之王

前传-第十六节 夜色中的盗贼

第十六节夜色中的盗贼

接下来的每一天都非常地漫长、疲惫。大部分的矮人把时间都花在堆放和整理宝藏上。索林一直喃喃说着索恩的家传宝钻,要求他们翻遍每一个角落,务必要找到它。

“那是我父传承下来的家传宝钻,它比一整条河的黄金更值钱,对我来说更是无价之宝。只有那个宝物是专属于我的,如果有任何人知情不报,我和他势不两立。”

比尔博听见这段话之后觉得非常害怕,如果他们在比尔博当作枕头的破布包里面发现了家传宝钻,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不过,他还是没有泄漏任何的口风;因为随着众人的神

经越来越紧绷,他的小脑袋中又想出了一个新的计划。

大家就这样僵持了一段时间,渡乌带来了新消息:丹恩和五百名以上的矮人已经从铁丘陵兼程赶来,现在人在东北方,距离河谷大约只有两天的路程。

“可是,他们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越过孤山,”罗克说:“我担心在山谷中会有一场战斗。我并不认为这是个聪明的作法,虽然他们骁勇善战,但也很难突破包围圈,来到你们身边;就算他们侥幸通过,你又会获得什么?冬天就快到了,初雪随时可能降临,你们怎么能够在周围全都敌视、仇恨你们的情况下生存?就算恶龙死了,这些宝藏可能反而变成你们的末日!”

索林依旧不为所动。“严冬和风雪也同样会影响人类和精灵,”他说:“他们会发现在野地中很难承受这种剧烈的天候变化。在我的援军和天候的两面夹攻下,或许他们在谈判桌上的立场会软化。”

当夜,比尔博下定了决心,天空中一片黑暗,没有月亮,天色一全黑,他立刻走到某个小房间的角落,从背包中拿出一捆绳索,以及包在破布里面的矮人家传宝钻。然后他就来到城墙的顶端。当时只有庞伯在那边,因为这次轮到他守夜了;由于人力吃紧,矮人们一次只能派出一人值班。

“这里好冷啊!”庞伯说:“我希望我们能够和底下的营地一样生火取暖!”

“里面不会这么冷,”比尔博说。

“我想也是,但到半夜之前我都必须守在这里,”胖矮人嘀咕道:“这真是难过!我可不是背地里说索林闲话,愿他的胡子永不落下;但是,我必须实话实说,他实在是个很固执的矮人。”

“或许吧,对了,我的腿都已经有些僵硬了,”比尔博说:“我已经厌倦了阶梯和石板地了。我愿意付很多黄金来换取在草地上打滚的机会。”

“我愿意付很多黄金来换一杯烈酒,我也希望能换到一顿大餐,然后能够躺在柔软的床铺上睡觉!”庞伯也附合地说。

“在我们被包围的状况下我没办法给你这种享受。不过,离我上次值夜已经很久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替你站岗,今天晚上我睡不太着。”

“巴金斯先生,你真是个好人,我自然恭敬不如从命罗!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请先叫我起来!我就睡在左边的房间里面,不会离这里太远。”

“放心去睡吧!”比尔博说:“我半夜会把你叫醒,好让你去叫下一班哨。”

庞伯一走,比尔博立刻戴上戒指,绑起绳子,从墙上溜了下来。他大概还有五个小时的时间。庞伯一定会立刻睡死(他不管在何时何地都可以睡觉,自从经历森林中的美梦之后,他一直试图重回当时的梦境);其他人则会和索林一起忙碌着。即使是好奇的菲力和奇力,也不可能在轮到他们站哨之前跑出来。

天色十分昏暗,当他离开新建好的道路,来到河的下游时,这里的环境他并不熟悉。不过,最后他还是来到了河水转弯的地方,这才能够继续往对方的营地迈进。河水虽然还是很浅,但河面已经比之前宽了,对于矮小的哈比人来说过河并不容易。当他快要走到对岸的时候,一不小心没踩稳,哗啦一声摔进水中。好不容易才浑身湿透地从水里面爬出来到达对岸;精灵们则是拿着油灯出来,想要搞清楚这声音的来源。

“这里没有鱼!”一个人说:“附近一定有间谍!把你的油灯收起来!如果这是传说中他们那个小仆人的话,这只会让他更容易发现我们。”

“搞什么啊,把我当做仆人!”比尔博哼了哼。正当他哼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间打了个大喷嚏,精灵们立刻朝向声音的来源聚拢。

“把灯点亮!”他说:“我就在这里!”他脱掉戒指,从一颗岩石后面跳了出来。

虽然对方都非常惊讶,但还是很快就把他抓了起来。“你是什么人?你就是矮人手下的哈比人吗?你要干什么?你怎么可能溜过我们的守卫混进来?”他们丢出一连串的问题。

“我是比尔博。巴金斯,”他回答道:“如果你们想要知道的话,没错!我就是索林的伙伴。我知道你们国王的长相,不过,他看到我的时候多半不认得我。但是巴德一定还记得我,我也希望能够马上见到巴德。”

“是这样啊!”他们说:“你有什么目的呢?”

“亲爱的精灵,不管是什么事情,那都是我的问题。不过,如果你们希望赶快离开这个冷冰冰的地方,”他发着抖说:“最好快带我到营火边,让我可以烘干,并且尽快和你们的首领谈话,我只剩一、两个小时的时间了。”

※※※

就这样,比尔博在离开正门两小时后,就已坐在一座大营帐旁的温暖营火前烘手,而精灵王和巴德就坐在他身旁,两人都好奇地打量着他。毕竟,一名穿着精灵盔甲、裹着旧毯子的哈比人,可不是常见的景象。

“你们也都应该知道,”比尔博正使出浑身解数,换上他最佳的商人口吻:“成功的希望相当渺茫。我个人已经厌倦了这一切。我希望可以赶快回到我西方的家乡,那里大家还比较讲理一些,不过,我也有我的利益考量。精确一点,根据合约,我拥有十四分之一的净利。我相信这契约还戴在身上。”他从旧夹克中掏出一封信(他还把这夹克套在盔甲外面),那信揉的旧旧、烂烂的,那就是索林今年五月放在他壁炉上时钟下的那封信!

“请注意,是净利的十四分之一,”他继续道:“我很清楚,在我来说,我很希望赶快可以仔细地评估你们的要求,在公平的分摊之后,再从其中取得我应得的收益。不过,你们恐怕没有我了解索林。橡木盾。我向各位保证,只要你们人还留在这里,他宁愿坐在金山银山上挨饿。”

“随便他!”巴德说:“这种笨蛋挨饿活该。”

“你说的没错,”比尔博说:“我同意你的看法。不过,冬天也快来了。不久之后就会开始降雪,而你们的补给就会开始变得很困难,我相信连精灵也不例外。你们是否听过丹恩和铁丘陵的矮人?”

“我们很久以前听过这名号,但他又和我们有何关连?”国王问道。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看来,我手头有些情报是你们不知道的。请容我告诉诸位,丹恩现在距离此地不到两天的路程,他手下至少有五百名骁勇善战的矮人,许多更曾经亲身参与过那场矮人和半兽人的大战,相信诸位也都听说过。当他们赶到这里的时候,恐怕事情就没有那么容易结束了。”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消息?你准备出卖朋友,还是来威胁我们的?”巴德表情严肃地说。

“亲爱的巴德啊!”比尔博说道:“不要这么性急!我没遇过像你这样多疑的家伙!我只是想要替大家省麻烦。下面才是我的建议!”

“说吧!”他们回答。

“你们马上就会看到了!”他说:“是这个!”他拿出矮人的家传宝钻,揭开外面的破布。

精灵王早已见识过各种各样价值连城的宝物,但却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站了起来,连一板一眼的巴德都张口结舌地瞪着它──这彷佛是一颗装满了月亮光芒的圆球,被包在一个由星光所织成的网子中。

“这就是索恩的家传宝钻!”比尔博说:“山之心,这也是索林朝思暮想的宝物。他看重它更胜于金山银山。我把这个送给你,这会让你们在谈判上占有很大的优势。”比尔博强忍住内心的欲望,压抑住多看几眼的冲动,将这宝石递给巴德。对方目瞪口呆地拿着,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怎么有资格把这东西送给我们?”他好不容易才挤出这个问题。

“喔,原来你在怀疑这件事情!”哈比人不安地说的:“它不完全算是我的,但我愿意用它来抵销我所有应得的报酬。或许我是名飞贼,至少他们都是这样认为的,但我自己一直不这么想。即使如此,我至少还算是个诚实的飞贼。反正,我现在得走了,随便矮人怎么处置我,我希望你们能好好利用它!”

精灵王用十分尊敬的眼神看着比尔博。“比尔博。巴金斯先生!”他说:“你比许多拥有精灵血统的人,更有资格穿上这件精灵的盔甲。很可惜,我不知道索林是否会同意我的看法。或许我对于矮人的了解还是比你多一点,我建议你最好留在我们身边,我们会十分尊敬你,无微不至的照顾你。”

“实在多谢你们的好意,”比尔博深深一鞠躬道:“但我想,在我们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我不应该就这么抛弃朋友。而且,我还答应半夜要把庞伯叫起来!我真的得走了。”

他们好说歹说都无法阻止他,因此他们只能指派士兵护送他离开。当他离开此地的时候,国王和巴德都向他敬礼。在众人走到营区外缘的时候,一名裹着暗色斗篷的老人从营帐门口站了起来,走向他们。

“干的好!巴金斯先生!”他拍着比尔博的背说:“你果然深藏不露啊!”这人就是甘道夫。

很多天以来,比尔博第一次真心感到高兴,但是,他没有时间把所有的疑问都问完。

“到时你就知道了!”甘道夫说:“除非我弄错了,否则,一切都已经快结束了。你面前还有一段艰困的道路,千万不要灰心!你还是可能度过这一切难关的,有许多消息是连渡乌都不知道的。晚安吧!”

有些困惑、但却十分兴奋的比尔博继续往前走。他被领到渡口,安全走了过去。然后,他向精灵们道别,小心翼翼地向大门攀爬。他开始觉得非常的疲倦,不过,当他攀着绳索(那绳子还原封不动的留在那边)往上爬的时候,离半夜还有好一段时间。他解开绳索,将它藏起来,接着,他坐在城墙上紧张得思索着,未来到底会怎么样。

到了半夜,他叫醒了庞伯,然后他就裹起睡袋,不想听见矮人的连声道谢。(因为他觉得自己实在不好意思)他很快就陷入沉睡,这次一觉到天亮,把心中的忧虑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事实上,他的梦中只有香喷喷的荷包蛋和培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