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戒之王

前传-第十七节 奇变骤生

(前传霍比特人)

第十七节奇变骤生

次日,敌阵中的号角响得比以往要早。很快的,单枪匹马的信差沿着狭窄小路朝向龙穴奔来。在一段距离之外,信差停步向他们示意,表示由于局势改变,因此特地前来询问索林是否愿意再度接见来使。

“这一定是因为丹恩来援的关系!”索林一听见对方的说法,立刻表示:“他们一定听说他进军的消息了,这总该足以压制他们的气焰了吧!”

“叫你们的人来的时候别带武器,人数也不能太多,我才愿意接见他们。”索林对着信差喊道。

大约中午时,森林与长湖联军的旗帜又再度出阵,这次大概有二十人接近索林固守的龙穴,他们在隘道的入口就将刀剑长矛都放在地上,接着朝向洞穴门口走来。矮人们正在评估眼前的局势时,却注意到巴德和精灵王都在队伍中,走在他们前面的是一名披着斗篷遮住全身、提着铁框木箱的老者。

“索林!”巴德说:“你仍然不愿意退让吗?”

“我的心意不会只因几次日升日落就更改!”索林回答道:“你是来浪费我时间的吗?精灵部队还是没有照我的命令撤退!在你们遵从我的条件之前,我们之间没有协商的余地。”

“难道没有任何条件,可以让你割舍部分的黄金吗?”

“你们有的,都无法让我动心。”

“索恩的家传宝钻呢?”他说,同时,老者也揭开箱子的顶盖,高举精光逼人的宝石。洁白的光芒从老者手中流泄而出,和炙烈的阳光相互辉映。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索林呆立当场,一时间四周一片死寂。

最后,索林充满怒气的声音打破了寂静:“这宝钻属于我父亲的,也理应由我继承!我为什么要以黄金换回自己的宝物?”好奇心让他忍不住追问:“如果你们这些小偷愿意回答,我倒是很想要知道,我家的传家之宝怎会落到你们手上?”

“我们不是小偷,”巴德回答道:“只要你付出我们应得的代价,这宝物自然会还给你。”

“你们到底是怎么弄到的?”索林的肝火越来越旺。

“是我给他们的!”躲在墙后偷窥洞外的比尔博现在非常害怕,只能悄悄地说。

“你!你好大的胆子!”索林猛转过身,双手揪住他。“你这个该死的哈比人!你这个缩小版的──强盗!”他气得想不出适当的形容词,只能把比尔博抓起来死命地摇晃。

“我以我祖先的胡子起誓!我真希望那个甘道夫就在这里!如果不是他的坚持,你根本就不会在这里!我诅咒他!愿他的胡子掉光光!我要把你摔死在石头上!”他大喊着把比尔博举高。

“住手!你刚刚许的愿望实现了!”一个声音说。拿着箱子的老者褪下了兜帽和斗篷。“我就是甘道夫!看来出现的时机正巧。如果你对我所挑选的飞贼不满意,请不要弄伤他。把他放下来,听听他想说些什么!”

“你们都是串通好的!”索林把比尔博轻放在墙顶。“我以后再也不跟法师或是任何和他有牵连的人打交道了。你这个鼠辈,还有什么话好说?”

“好险!好险!”比尔博说:“不需要搞得这么不愉快嘛!你还记得承诺过,我可以挑选属于我的十四分之一财宝?也许我太老实了,有人告诉我,矮人只会在人前假惺惺而已。当然,你对我说这话的时候我看起来还很有利用价值。鼠辈,哼哼!索林,你难道忘记承诺世世代代都欠我人情吗?我高兴把我自己应得的那份送人你管得着吗?我建议你就不要再追究了!”

“我不会再追究,”索林面色凝重地说:“我也不会管你了,希望我们再也不要相遇!”接着他转身对墙外说:“我被出卖了!你们猜对了,我不能够让家传宝钻流落外人手中。为了换回这宝钻,我愿意付出除了宝钻本身之外,十四分之一价值的金银来换回这宝物;这也就是那叛徒口中应得的份,现在是你们的财产了,你们可以自由分配。不过,我很怀疑他能够拿到多少,如果你们想要留下他狗命,就把他接回去,我从此跟他恩断义绝!”

“下去找你的朋友吧!”他对比尔博说:“不然我就把你丢下去。”

“你答应他们的黄金和白银呢?”比尔博问。

“我们一有办法就会送给他们,”他说:“快给我下去!”

“在我们收到金银之前,家传宝钻先留在我们这边,”巴德大喊道。

“以拥有‘山下国王’称号的矮人来说,你看起来真有点落魄,”甘道夫说:“不过,一切都还有转机的。”

“是啊是啊,”索林心不在焉地说。对于财宝的执念已经让他心中又开始盘算,是否可以靠着丹恩的帮助,不花一毛地就将家传宝钻夺回。

比尔博在经历这么漫长的冒险之后,两手空空,一无所有的跳下高墙。现在,他身上只剩下索林给他的盔甲。许多矮人看见他离开的身影,心中都感觉到羞愧和惋惜。

“再会!”他对矮人们大喊:“希望我们下次能以朋友的身份再会。”

“快滚!”索林大喊:“你身上穿着我同胞打造的锁子甲,你实在不配用这么高贵的护甲。虽然弓箭射不穿这套盔甲,但如果你不赶快离开我的视线,我就要瞄准你的脚拉弓了!动作快!”

“别这么着急!”巴德说:“你的最后期限是明天。我们明天中午会回来,确认你是否拿出了足以交换这宝石的等量金银。如果你没有玩花样,我们就会离开,精灵部队也会回到森林中。我们先告退了!”

人类和精灵联军朝向营地迈进,索林趁机悄悄派出信差,通知丹恩日夜兼程火速赶来。

※※※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第二天吹起了西风,四处弥漫着一股黑暗、阴郁的气息。人类的营地一大清早就传来了示警的声音,斥候冲进营地中,通报一群矮人出现在山脉东角,正往山谷突进的紧急军情。丹恩已经赶到了!他一整夜不眠不休地赶路,终于在敌人的预料时间之前赶到了山谷。每名矮人都披挂着长及膝盖的锁子甲,膝盖以下则是用钢环甲覆盖,这种兼具弹性和防护力的盔甲,只有丹恩一族矮人打造得出来。矮人大多数是矮壮结实的身形,但这些沙场老将比一般的矮人还要强壮许多,他们擅用的兵器是双手持用的沉重鹤嘴锹,腰间同时也插着一柄短剑,背着一个小圆盾。他们的胡子为了俐落行动,都编成辫子塞进腰带中;所有人都戴铁盔、着铁靴,脸上露出肃杀的表情。

战备的号角声响起,精灵和人类纷纷开始就战斗位置,不久之后,人们就可以看见矮人急行军冲向山谷的景象。部队在河边和山脉的东坡附近停了下来,但依旧有几名矮人渡河而来,奔向营地;他们随即在营地外放下了武器,高举双手表达和平之意。巴德出面接见他们,比尔博也跟在他身边。

“耐恩之子丹恩派我们前来,”在受到质问的时候,他们回答道:“我们急着赶去和山中的同胞会合,因为我们听说他们收复了古老的国度。可是,你们这些人究竟有什么资格在平原上摆出攻城阵势?”当然,这只是在这种场面之下,双方交战之前的客套话,意思就是:“你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我们要跨越你们的营地,如果你们不让路,就只好开战了!”他们计划要在河弯和山脉之间的平地展开攻势,因为这块平地看来没有任何天险可守。

当然,巴德也拒绝了这些矮人直接进入山脉的要求,他决定要固守到山中的矮人,送出交换宝钻的金银之后才让步,因为,一旦这些杀气腾腾的矮人进驻之后,他不认为索林会遵守之前的诺言。这些耐力惊人的矮人携带了非常大量的补给品,丹恩辖下的部队虽然刚经过一日夜的急行军,但大多还背着巨大的背包;光从眼前的景象看来,他们的补给就足以承受一星期的围困,而在那之后会有更多的矮人援军。因为索林的矮人同胞数量非常多,守方人力一多,他们就可以重开一些被封锁的山门,攻方就必须要将整座山脉团团围住,此时又会面临人力不足的窘境。

事实上,这就是矮人们的战略(因为索林和丹恩之间,频繁地利用渡乌来传送情报),不过,去路受阻的事实就在眼前,矮人信差们也只好咕哝着走回自己的阵地去。巴德立即派出信差前往洞门口察看,却没有发现任何的黄金。他们一踏进射程,就立刻遭到箭矢的攻击,逼得他们只好退回原处。此时攻方的阵地里面也开始**起来,因为联军部队发现了丹恩的矮人部队正沿着东岸进军。

“愚蠢的家伙!”巴德笑道:“竟然想从山坡下攻击我们!也许他们对于矿坑很熟悉,但他们真的对地面战斗一无所知。我们的弓箭手和长枪兵,现在都埋伏在他们的右翼,就算矮人的锁子甲再牢固,我们也要把他们打得片甲不留。在他们恢复体力之前,我们就来个双面夹击吧!”

但精灵王却说:“即使避无可避,我也会尽量拖延这场为黄金而开始的战争。矮人们没有足以构成威胁的力量,除非我们自己轻举妄动。我们再等一下,希望会有妥协的契机,即使最后必须兵刃相见,我们在人数上的优势就已经足够获胜了。”

可惜,他的算盘中忽略了矮人的想法,宝钻落在敌人手上的消息让他们怒火中烧。他们也推测出巴德和联军们迟迟不动手的理由,决定趁他们意见纷歧的时候下手。

毫无预警的,矮人部队悄无声息冲向前准备攻击。弓已拉满,箭已上弦,眼看战斗就要开始……

黑暗用更为惊人的速度将大地笼罩起来,黑云以扑天盖地之势出现,罕有的冬雷和狂风在山上肆虐,闪电照亮了山峰;在雷声隆隆之中,另外一群黑影如同潮水一般涌出。他们并非是狂风所带来的迷雾,而是从北方飞来的怪物,连阳光也无法射穿这些怪物紧密的队形。

“停下来!”甘道夫单枪匹马出现在突进的矮人和防御的联军中间,双手高举,开口命令道。“停!”他以如炸雷一般的嗓音大吼,法杖跟着迸出如同闪电一样的耀目白光,“邪恶已经降临了!他们比我原先推测的快了许多。半兽人们已经出阵了!北方的半兽人王波格(阿索格之子)已经挥军南下。丹恩,是你在摩瑞亚杀死了他的父亲。大家小心!蝙蝠群像是蝗虫一样地跟随着他们的队伍,半兽人们骑着座狼正向着我们攻来!”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笼罩在无比的惊愕和困惑中,即使在甘道夫警告大家的同时,黑暗依旧不停地扩张。矮人停下脚步,看着天空,精灵部队中发出惊呼声。

“来吧!”甘道夫说:“我们还有时间讨论,请耐恩之子丹恩,赶快加入我们的行列!”

这就是出人意料,被后世称为“五军之战”的惨烈战役。一边是半兽人和野狼所组成的部队,另一个阵营则是精灵、人类和矮人所组成的联军。战争开始前的情势是这样的:在迷雾山脉的半兽人王被杀死之后,他们对矮人的仇恨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信差不停地往来于他们的殖民地、城市和要塞间,他们决定这次要征服整个北方大陆。半兽人们以极端秘密的方式集结部队,悄悄地在地底会合,他们在山丘和河谷间昼伏夜出,同时利用地道作为交通的方式。最后,半兽人在北方的刚达巴大山之下(也是他们的首都所在地)集结了大量的兵力,准备无声无息地挥军南方,让敌人措手不及。同时,他们又得知恶龙的死讯,因此士气大振,开始日夜兼程赶路;最后,他们才突如其来地出现在丹恩部队的后方,连矮人们用来传信的渡乌都没查觉他们的神出鬼没。直到他们踏上孤山与其它丘陵之间的平地后,他们的形迹才被人发现。我们不确定甘道夫掌握多少情报,但很明显的,局势转变之快,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因此,他和精灵王、巴德、丹恩开始拟定作战计划。由于半兽人是各种族的公敌,因此所有的人都抛弃成见,团结起来对抗他们。联军唯一的希望是引诱半兽人深入谷地,进入山脉的包围之中,守军则必须固守山脉的东坡和南坡。但是,如果半兽人人数足够,他们将可以直接攻入山中,进而从山顶和山脚同时夹攻守军,这就会让守军陷入腹背受敌的险境中。糟糕的是,已经没有时间拟定其它的作战计划和召唤援军了。

很快的,黑云夹带着雷声飘向东南方,成群的蝙蝠却在此时沿着山势低飞靠近,遮蔽了阳光,让众人心中充满了恐惧。

“往山上撤!”巴德大声下令:“往山上撤!赶快进入我们的防御阵地!”

精灵沿着南坡和底下的乱岩布阵,人类和矮人则是沿着东坡固守阵地,巴德和极少数的人类及精灵,爬到东边山脉的顶点来观查北方的动向。很快的,他们可以看见山前平原被覆盖上成群的黑影,不久之后,敌方的前锋就绕过了山边,开始冲向谷地。这些前锋是速度最快的狼骑士,狂野的嚎叫声伴随着他们势如破竹的气势一路奔窜。少部分的人类被安插在敌军攻势的正前方,担任佯攻的任务,在接获往两边撤退诱敌的命令之前,许多人已经在猛烈的攻势下牺牲。正如同甘道夫所预料的一样,半兽人大军集结在攻势受阻的前锋后,一旦打开阵线,立刻狂怒地冲向东坡和南坡之间的平地,想要与敌决战。他们红黑色的旗帜密密麻麻难以计算,部队就像一股黑红色的怒潮一样,暴乱凶猛地往前狂卷而去。

这是场惨烈无比的战争,也是比尔博有生以来经历过最恐怖的一场战争,也是让他当时最痛恨的战争:不用说,稍后也自然成为他最骄傲、最喜欢回忆的经历;只是,他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实在微不足道。事实上,我必须说清楚,他在战斗刚开始的时候就戴上了他的戒指,躲开了众人的注意,却不见得闪得过所有的危险。在半兽人部队冲锋的阵势中,这样的魔戒并没办法提供完整的防护,同样的,魔戒也无法阻挡无眼的刀斧和箭矢;不过,魔戒还是可以有效地让你避开锋头,或者是不让半兽人战士瞄准你的小脑袋。

精灵们是守军中首先发动攻势的部队,他们和半兽人之间的宿怨十分深重。他们的刀剑和枪矛在幽暗中闪动着冷焰般的光芒,每个战士胸中都充满着不斩尽半兽人势不罢休的杀气。在敌人涌进低处的谷地之后,他们立刻居高临下以箭雨压制敌军,每一支利箭彷佛都带着熊熊的怒火插进敌人身体。在仇恨的箭雨之后,千名精灵枪兵挟着震耳欲聋的杀声向敌阵冲锋;一时间,岩石上沾满了半兽人的黑血。

精灵部队的冲锋结束后,正当半兽人好不容易从猛烈的攻击下恢复阵脚时,低沉的吼声又跟着充斥在山谷中,铁丘陵的矮人们吼着“毋忘摩瑞亚!”和“丹恩万岁!”的战呼,挥舞着沉重的鹤嘴锹从另外一边展开突击;来自大湖边的人类,拿着长剑和他们并肩冲锋。

半兽人们开始慌乱,正当他们调转阵形,准备迎接这场攻势时,精灵们又再度派出更大量的兵力冲进敌阵。许多的半兽人开始往河的方向撤退,想要逃出这个陷阱,半兽人军队中的狼群,也开始趁机吞食战场上的死尸和奄奄一息的伤患。正当联军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山顶上却传来了让人胆颤心惊的呼喊声。

半兽人已经从另外一边绕上了山顶,许多部队出现在恶龙洞穴大门上的斜坡,其他的半兽人则不顾生死地飞奔而下攻击坡地上的守军,即使有许多的同伴从悬崖失足落下也无法阻挡他们的速度。东坡和南坡各有一条狭窄的山路到达,守军没有足够的兵力长时间固守这两条通道。原先几乎到手的胜利瞬间化为泡影,守军们只能勉力抵挡住恐怖黑潮的第一波猛烈反击。

时间慢慢地流逝,半兽人们再度集结在谷地中,成群的座狼跟着进入,身后则是半兽人大王波格的禁卫军。这群禁卫军们个个身材都异常高大,手持锋利的钢铁弯刀。很快的,夜色开始渐渐覆盖乌云密布的天空,巨大的蝙蝠依旧在精灵和人类头上飞舞,甚至贪婪地吸着伤患的鲜血。巴德的东坡阵地受到猛烈的攻击,守军被迫慢慢后退。精灵们被围困在乌丘的前哨站附近,精灵贵族则死守在国王四周。

一声惊人的呼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龙穴门口传来了号角的声音──他们都忘记索林了!龙穴口的护墙在机关的运作下轰隆地落进护城池中,山下国度的国王一马当先冲出了龙穴,他忠心的伙伴们紧跟在后。他们脱下了斗篷,穿着闪耀的盔甲,眼中闪烁着愤怒的红光。在幽暗的战场上,这群矮人们看起来像是火焰余烬中红热的黄金一般耀眼。

山顶的半兽人丢下大量的石块攻击他们,但他们依旧奋不顾身地冲下山坡,杀向战场。狼骑士们的阵形完全被冲散,不是遭到砍死就是四散奔逃。索林狂暴地挥舞着战斧,似乎没有任何兵器伤得了他。

“跟我来!跟我来!精灵和人类!跟──我──来!同胞们,冲啊!”他的声音在山谷中,如同胜利的号角一般来回震汤着。

丹恩旗下所有的矮人全都舍弃原先的敌人,奔来援助索林。许多人类也狂奔而来,连巴德都拦阻不住他们,另一方侧翼的精灵枪兵同样地展开反攻。半兽人们又再度被压制回低处,谷地中堆满了半兽人黑压压的尸体。座狼群完全被冲散,索林直冲向博格的禁卫军,但他左突右刺,就是无法突破禁卫军的阵线。

此时,他的身后已经有许多人类和矮人壮烈牺牲,很多本该在森林中快乐生活的长寿精灵们也献出了碧血。随着战线的开拓,他的进展速度越来越慢,他的兵力太少了,侧翼更无人防卫;很快的,反攻者遭到了逆袭,原先主导攻势的战将们被迫围成圆阵,承受来自四面八方的打击,半兽人和恶狼展开一波波毫不留情的突袭。半兽人大王波格的禁卫军也同时狂嚎着展开主动攻势,索林薄弱的阵线,彷佛面对大浪的沙堡一样开始瓦解。包围圈外的友军更无暇他顾,因为此时半兽人们加强了攻势,东坡和南坡的守军遭到两倍以上兵力的打击,两边残存的精灵和人类都被彻底压制住。

比尔博束手无策,只能哀伤地看着这惨剧在他眼前发生,他和精灵们一起守在乌丘的阵地中。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从那里逃脱的机率比较大,一部分是因为(当然,这是他血管内的图克

家族血统作祟)如果必须战死沙场,他宁愿和精灵王并肩作战。同样的,甘道夫也坐在地上,陷入了沉思,似乎在准备最后一个玉石俱焚的法术。

看来已经决到最后的胜负关键了。“一切就快要结束了!”比尔博想着:“半兽人很快就会攻下龙穴,我们不是惨遭屠杀,就是被俘虏为奴隶。在我经历了这么多冒险之后,这景况依旧伤感得让我想哭。我宁愿那只恶龙还活着守护那该死的宝藏,也不愿意看着庞伯、巴林、菲力、奇力和其他人都死无葬身之地;还有巴德、人类和精灵们也是一样。我真是可怜!我听过了这么多传颂战争的歌曲,一直都明白虽败犹荣的道理,可是等到实际经历的时候,却还是感觉很不舒服,更别提那股子失望的感觉了。真希望我不在这里!”

乌云被强风扫开,落日的余晖照亮了西方,在这难得的光芒下,比尔博趁机打量着战场上的状况。他大喊一声,眼前出现了让人振奋的景象:一群尊贵的黑色身影出现在远方的光芒中……

“巨鹰!巨鹰!”他大喊着:“鹰王来了!”

比尔博的视力极少出错。巨鹰乘着风势,一群一群地出现,以这个数量来看,似乎整个北方的鹰群都集结在鹰王的麾下。

“巨鹰来了!鹰王来了!”比尔博挥舞着手臂大喊大叫。虽然精灵们看不见他,却还是听得见他发出的吵杂声。很快的,他们也开始大喊,许多好奇的目光也开始跟着搜寻着天际,不过此时所有人依旧只看得见南方山脉矗立在天际的轮廓。

“老鹰来了!”比尔博又再次大喊了一次,在同一瞬间,山上丢下来的石头重重地砸在他的脑袋上;他轰然一声倒下,丧失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