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戒之王

第二部-第一节 波罗莫的告别

(第二部双城奇谋)

第一节波罗莫的告别

天下精灵铸三戒,地底矮人得七戒,寿定凡人持九戒,魔多妖境暗影伏,?王坐拥至尊戒。

至尊戒,驭众戒;至尊戒,寻众戒,魔戒至尊引众戒,禁锢众戒黑暗中,魔多妖境暗影伏。

※※※

亚拉冈快步跑上山丘,不停地低身察看地面上的痕迹。哈比人的脚步很轻,连游侠都没有办法轻易辨识。不过,在距离小径不远的地方,他还是找到了一些线索。

“如果我的判断没错,”他自言自语道:“佛罗多跑到山上去了,不知道他在那边看见了什么?不过,我确定他又从原路跑了回来,再度冲下山。”

亚拉冈迟疑了。他想要坐上王座,看看是否有迹象可以协助他在这一团迷雾中找到出路,时间非常紧迫,不容许他浪费了。他箭步冲向前,奔上阶梯,然后坐上王座,往四下看去。

可是,太阳似乎黯淡下来,世界变得十分遥远灰暗。他往四周看去,除了连绵不断的山丘之外还是山丘,唯一特殊的地方是他又看见远处有一只巨鹰,仿佛正在盘旋着缓缓飘降到地面去。

在此同时,他灵敏的听觉发现了河西边有些不寻常的动静。他浑身一僵,底下传来叫喊声,让他恐惧不已的是其中竟然有半兽人的声音。接着,在一声低沉的呐喊声之后,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号角声;如闷雷般的号角声在山谷之间来回震动,甚至压过了瀑布的巨大声响。

“波罗莫的号角声!”他大喊着:“他需要我们的帮助!”他立刻跳下阶梯,沿着小径往回跑。“该死!今天我做的每个决定都出错,山姆到哪里去了?”

随着他急促的脚步,此起彼落的叫喊声开始渐渐变弱,号角声变得越来越紧急;半兽人的尖厉声音此起彼落,号角声却突然间沉默了。亚拉冈迈步飞奔冲下山坡,但是,在他抵达山脚之前,那叫喊声就开始渐渐变远。当他转向左,冲向这些声音的源头时,他可以听见那声音开始往远方撤退,最后化成一片死寂。他拔出圣剑,大喊着“伊兰迪尔!伊兰迪尔”!瞬间冲入树丛间。

他在距离帕斯加兰不到一哩的草地上发现了波罗莫,他背靠着一株大树,仿佛正在休息。但是,亚拉冈注意到他浑身插满了黑羽箭;他手中虽然还紧握着宝剑,武器却已经连柄断折,他的号角也碎成两半,散落满地,许多半兽人的尸体横陈在他四周。

亚拉冈跪倒下来,波罗莫张开眼睛,挣扎着想要说话,最后,他终于挤出了几个字:“我试着从佛罗多手中夺走魔戒,”他说:“对不起,我罪有应得!”他的目光流连在倒下的敌人尸体上,这儿至少有二十具尸体。“哈比人已经被半兽人掳走了。我想他们还没死,半兽人把他们绑了起来。”他停了片刻,眼睛疲倦地开始闭上,又过了几秒钟,他继续道。

“永别了,亚拉冈!去米那斯提力斯拯救我的同胞吧,我失败了。”

“不!”亚拉冈握住他的手,亲吻他的眉心:“不,你征服了这一切,没有多少人能赢得这种辉煌战果。安息吧!米那斯提力斯将永不陷落!”波罗莫笑了。

“他们去了什么方向?佛罗多在吗?”亚拉冈追问道。

波罗莫再也无法开口了。

“难道这是天意吗?”亚拉冈说:“卫戍塔之王迪耐瑟的王储就这样离开了人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远征队分崩离析,真正失败的是我,甘道夫托付错了人。我现在该怎么办?波罗莫把米那斯提力斯的重责大任交给了我,我也的确想要去那边;但是,魔戒和魔戒持有者呢?我要怎么找到他们,才能让这次任务不一败涂地?”

他泪流满面地发呆了片刻,当勒苟拉斯和金雳找到他时,他依旧紧握着波罗莫的手。他们从西方的山坡下来,静悄悄地如同狩猎一般穿越了树林,金雳手中握着斧头,勒苟拉斯背着空空如也的箭袋,手拿着小刀。当他们来到草地上时,一时之间楞在当场。两人不约而同低下头,为眼前的景象哀悼,他们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早知如此,”勒苟拉斯走到亚拉冈的身边说:“我们在森林中辛苦杀死了许多半兽人,现在一看,才知道我们其实应该早点赶来这里。我们一听到号角声就赶了过来,但是已经太迟了……你还好吧?”

“波罗莫死了,”亚拉冈说:“我毫发无伤,因为我根本没有和他并肩作战。当我在山坡上调查的时候,他为了保护哈比人而牺牲。”

“哈比人!”金雳大喊道,“他们呢?佛罗多到哪里去了?”

“我不知道,”亚拉冈非常疲倦地回答:“在波罗莫死前,他告诉我半兽人绑走了他们,他认为他们还活着。我派他过来是为了保护梅里和皮聘,但是我来不及问他是否看到佛罗多和山姆。我今天所做的每个决定都是错的,现在该怎么办?”

“我们必须先处理牺牲的弟兄,”勒苟拉斯说:“我们不能让他和这些该死的半兽人一起曝尸荒野。”

“但也不能耽搁太久,”金雳说:“他也不会希望我们在这边耗费太多时间,只要还有希望救回人质,我们就必须跟踪那些半兽人。”

“可是,我们不知道魔戒持有者是否和他们在一起,”亚拉冈说:“我们要舍弃他吗?我们难道不应该先去找他吗?眼前又是一个两难!”

“让我们先做能做的事情吧,”勒苟拉斯当机立断地说:“我们没有时间和工具来安葬伙伴,也没时间火化他的遗骸。”

“那会花上太多时间了,水边又没有岩石可以利用,”金雳无可奈何地说。“那么,我们就把他和配戴的武器,以及那些被他击杀的敌人武器一起放上船,”亚拉冈说:“我们让他航向拉洛斯瀑布,把他献给大河安都因。守护刚铎的河流,至少不会让任何邪恶的生物冒渎他的遗体。”

※※※

他们很快地从半兽人的身上收集到许多刀剑、破碎的盔甲和盾牌,并且将它们堆成一堆。

“你们看!”亚拉冈说:“这是他们用的东西!”他从一堆破烂的武器中找出两柄叶状的短剑,剑柄上面缠绕着金色和红色的装饰;在仔细寻找了片刻之后,他又找到了两个黑色、上面有着小小红宝石的剑鞘。“这不是半兽人的东西!”他说:“这些是哈比人随身携带的武器,半兽人抓住了他们,但却不敢留下这些短剑,因为它们是西方皇族打造的,上面被注入了摧毁魔多之力的咒文。好吧,如果我们的朋友还活着,他们现在手无寸铁。让我先保管这些东西,只要不放弃最后一丝希望,我相信还是有机会把这些东西物归原主。”

“而我,”勒苟拉斯说:“会收起所有还可使用的箭矢,因为我的箭囊已经空了。”他在地上的武器堆中不停地搜寻着,找到一些箭身比较长、完好无损的半兽人箭矢,收到箭囊中。

亚拉冈则是检查着地上的尸体,最后作出了结论:“这里有许多士兵并不是来自魔多,根据我对半兽人的了解,有些是从北方的迷雾山脉来的。这里还有一些更奇怪的状况,他们的装备完全不是半兽人惯用的!”

地上躺着四名身材高大的半兽人士兵,他们眼睛细小、手脚都格外粗壮,他们身上配戴着刀锋宽大的短剑,不是一般半兽人爱用的弯刀;而且,他们的长弓是紫衫木做的,在形状和长度上都与人类惯用的接近。他们的盾牌上有着一个奇怪的徽记,在黑色背景中出现一只白色的手,在他们的头盔正面,有着用白色金属镶嵌的符文。

“我之前没看过这些徽记,”亚拉冈说:“不知道它们代表什么意义?”

“我猜是‘索伦麾下’的意思,”金雳说:“很容易猜嘛!”

“不对!”勒苟拉斯说:“索伦不会使用精灵的符文。”

“而且,他也不会使用我们称呼他的名字,更不可能准许属下将它拼出来,甚至是放在头盔上。”亚拉冈判断道:“况且,他绝不可能使用白色,巴拉多要塞的半兽人使用的徽记,是血红眼。”他沉思了片刻:“我猜这是代表萨鲁曼,”良久,他终于作出判断:“艾辛格中邪恶酝酿,西方已经不再安全。正如同甘道夫所担心的一样,萨鲁曼透过某种方法知道了我们的计划,他很有可能也知道甘道夫牺牲的消息。摩瑞亚的追兵可能躲过了罗瑞安的防守,或者是透过其它的路线到达了艾辛格,半兽人的脚程很快。不过,我想,萨鲁曼的情报来源绝对不只一个,你还记得在天空盘旋的那些飞鸟吗?”

“好啦,我们没时间猜谜了,”金雳说:“我们赶快处理波罗莫的遗体吧!”

“在那之后我们还是要搞清楚这谜团,否则我们不可能作出正确的选择,”亚拉冈回答。“或许根本没有所谓正确的选择!”金雳说。

矮人拿出战斧,砍下几根树枝。他们接着利用弓弦将这些树枝绑起来,最后将斗篷铺在其上,利用这个简陋的担架,他们将伙伴的尸体搬到岸边,身上放着从刚才的战场上收集来的战利品。这段路并不远,但因为波罗莫十分高大壮硕,对他们来说并不轻松。

亚拉冈站在湖边,看顾着担架,勒苟拉斯和金雳则赶忙回到帕斯加兰。这里距离该处大概一哩左右,他们过了一段时间才划着两艘船沿着湖岸回来。

“有件怪事!”勒苟拉斯说:“岸边只有两艘船,我们找不到另一艘。”

“半兽人到过那边吗?”亚拉冈问。

“我们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金雳回答:“如果是半兽人,他们应该会弄坏所有的船只,还包括那些行李。”

“等我们过去的时候,我会再仔细检查那里的脚印。”亚拉冈说。

接着,他们将波罗莫放在小舟的正中央,把灰色的精灵斗篷折好,垫在他的头下;三人梳理好他黑色的长发,让它披散在他的肩膀上,罗瑞安的金色腰带闪耀发光,他的头盔放在身边,腿上则放着断成两半的号角和断折的剑柄;在他的脚下放着敌人的武器。

接着,他们将小舟的船首绑在另一艘小舟的船尾,缓缓地划进河中。他们沿着湖岸伤心地划着,越过帕斯加兰之后就进入大河的主流中。托尔布兰达的陡峭山壁在阳光下反射着光芒,现在已经下午了。随着他们继续往南划,拉洛斯瀑布的水雾开始将他们包围,形成一片金色的迷雾。瀑布如同千军万马,奔腾的声响震动了附近静滞的空气。他们哀伤地松开了波罗莫遗体放置的小舟,让他安祥地在水面上漂浮;水流载着他缓缓远去,其它人则是划动着船桨保持在原地。小舟慢慢飘向瀑布,变成金光中的黑点,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拉洛斯瀑布依旧不变的发出怒吼声,大河接纳了英勇的波罗莫,从此,他再也不能够像过去一样,每天清晨登上米那斯提力斯的城墙,了望魔王的领土。不过,日后,刚铎流传着一个传说:这艘精灵的小舟载着他穿越了瀑布和大湖,经过奥斯吉力亚斯的河岸,从大河安都因入海,自此沐浴在黑暗海面上的星光拥抱中。

三名伙伴沉默不语地看着小舟渐行渐远,然后,亚拉冈开口了:“圣白塔之民将会期待他的归来,”他说:“但是,他再也不能从山中或是海上回到他的故乡。”他缓缓开口唱道:

穿越洛汗一望无际的草原,西风步履轻盈来到城墙边缘。

“喔,漫游的风儿,今晚你从西方带来什么消息?

是否见到壮汉波罗莫在月光下的声息?”

“我见他策马越过七溪流,越过宽广大江;我见他疾行于荒野,进入北方,那魔影遍布之地,自此渺无音讯。

北风或许听见迪耐瑟之子的号角传讯。”

“壮哉波罗莫!从那高墙上我看向远方,但你的身影却不再出现在那荒芜人烟的地方。”

勒苟拉斯接着唱下去:

从那汹涌的海岸南风吹来,越过沙丘和岩石;带着海鸥的哭喊飞向前,在那门口悲叹多时。

“喔,低叹的风儿,南方是否有什么消息?

俊壮的波罗莫人在何方?他迟迟不归,我只能空等叹息。”

“别问我他最后落脚的地方,无数白骨躺在白色沙滩,衬着黑色海岸,和天空的悲苦。

无数魂魄流入安都因,在海中消失无踪。

问那北风,问那北风可有他的踪影!”

“伟哉波罗莫!大江越过海口,往那南方流去,但你的身影却再也不会与灰暗大海相聚。”

亚拉冈最后开口唱道:

北风穿过王者之门,越过那狂吼的瀑布;清澈、炽烈的号角声刺破高塔旁的云雾。

“喔,强有力的风儿,你今天带来什么北方的消息?

勇者波罗莫去向何处?他已离此甚久,渺无音信。”

“在那阿蒙汉山下我听见他的怒吼,他只身迎战无数敌人。

他的破盾、断剑,随着滔滔江水流逝,他神情自傲、抬头挺胸,足以在任何豪雄身边安息;拉洛斯,金黄的拉洛斯瀑布,将他拥在胸前。”

“勇哉波罗莫!卫戍之塔将永恒地望向北方,看着拉洛斯,金黄的拉洛斯瀑布,直到地老天荒。”

一切就这样结束了。然后他们转过小舟,使尽全力逆着水流划回帕斯加兰。

“你们把东风留给我描述,”金雳说:“但我决定保持沉默。”

“也就这样了吧,”亚拉冈说。“在米那斯提力斯,他们承受东风的吹拂,却不会询问它任何消息,因为它代表邪恶的势力。现在,波罗莫上路了,我们也必须决定自己的道路。”

他搜查着眼前的绿色草地,目光贴近地面:“这块土地尚没有半兽人的足迹,”他说:“否则我就什么也看不出来了!我们来回的足迹都在这里,我看不出在找寻佛罗多的任务开始之后,有多少哈比人回来过。”他转过身,看向河岸,仔细看着山泉流入大河的地方。

“这里有几个很清楚的脚印,一个哈比人涉水走进河中,又跑了回来,但我看不出来是多久以前。”

“你猜这是怎么一回事?”金雳问道。

亚拉冈没有立刻回答,反而回到宿营地去检查行李的状况。“少了两个背包,”他说:“一个很明显是山姆那个又重又大的背包。那么,根据现场的状况研判,很显然佛罗多乘船离开了,而他的仆人则是跟他一起走。我往山上走的时候遇见了山姆,请他跟我走,很明显他并没有照做。他猜到了主人的心意,在佛罗多离开前回到这里来。要摆脱山姆恐怕没那么简单呢!”

“可是,他为什么不留下只字片语就离开我们?”金雳说:“这样真的太奇怪了!”

“而且也很勇敢,”亚拉冈说:“我想山姆说的对,佛罗多不想牵累任何朋友,和他一起踏上往魔多的死路,但他知道自己非去不可。在他沉思的那段时间中,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克服了恐惧和疑惑。”

“或许是那些半兽人找上他,他就这样跑了,”勒苟拉斯说。

“他的确是逃跑了,”亚拉冈说:“但是,我认为他并不是在躲避半兽人。”他并没有说出佛罗多离开的原因,波罗莫最后的遗言将永远成为他心中的秘密。

“好吧,至少我们目前已经确定了这些事情,”勒苟拉斯一项项的分析道:“佛罗多已经离开河的这岸了,唯一可能划走船的只有他。山姆和他在一起,否则没人会拿走他的背包。”

“那么,我们只能选择──”金雳接续着说:“划着剩下的船去追佛罗多,或者是步行去追半兽人。两个方向达成目标的希望都很渺茫,我们已经损失了最宝贵的黄金时间。”

“让我想想!”亚拉冈说:“我得要作出一次正确的抉择,扭转这不幸的一天!”他沉默了片刻。“我决定追踪半兽人,”他最后终于说:“我本来应该指引佛罗多前往魔多,一路到达最后的目标;但是,如果我计划在河上追到他,就等于袖手让被抓走的人质遭到折磨和杀害。我想一切都很明白了,魔戒持有者的命运不再由我掌控。远征队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但只要我们还有一口气在,就不能够舍弃战友。来吧!我们即刻出发,把所有不必要的行李都丢掉,我们日夜兼程赶路!”

他们将最后一艘小舟拖上岸,藏在树林中。他们将所有非必要的行李藏在船上,然后离开了帕斯加兰。当他们回到波罗莫战死的草地时,天已经快黑了,他们仔细地搜寻半兽人撤退的方向。由于半兽人向来做事草率粗鲁,要找到这些痕迹并不困难。“世界上没有其它的种族会造成这样子的足迹,”勒苟拉斯说:“他们喜欢破坏甚至不在他们道路上的一切动物和植物。”

“即使是这样,他们的速度还是迅速无比,”亚拉冈说:“而且他们好象永远不会疲倦似地。不久之后,我们可能必须在寸草不生的硬地上追踪他们的足迹。”

“不管怎么样,赶快动身吧!”金雳不耐烦地说:“矮人的脚程也很快,而且我们的耐力并不会比半兽人丝毫逊色。这次我们可能要耗费很长的时间,他们已经领先很多了。”

“是的,”亚拉冈说:“我们都会需要矮人般的耐力。来吧!即使只有一线希望,我们也会紧追敌人到天涯海角。如果我们的速度能比他们快,他们就会尝到我们的怒火了!我们将会替人类、精灵和矮人,创造出前所未有的传说来。出发吧,三名复仇的战士!”

他如同麋鹿一般轻盈地拔腿狂奔,穿越浓密的树林。他领着众人马不停蹄、不眠不休地赶路,很快的,湖边的森林就被他们抛在脑后。他们急如星火地在陡峭的山坡上飞奔,黑色的身影衬托着血红的落日,构成了一幅壮丽诡异的景象。暮色渐渐降临,他们化身成模糊的影子,消逝在群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