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戒之王

第三部-第十节 黑门开启

(第三部王者再临)

第十节黑门开启

两天之后,西方势力的部队全都集合在帕兰诺平原上,半兽人和东方人的部队全都被赶离了安诺瑞安,他们被骠骑给冲散,溃不成军地逃向凯尔安卓斯。在最后一个威胁被消灭之后,南方的生力军也加入防卫主城的行列,让城中的人力变得相当充足。斥候回报在逝王之十字路口东边完全没有敌人的踪迹,一切已经到了最后的关键。

勒苟拉斯和金雳会再度和甘道夫、亚拉冈一起出发,他们的位置是在登丹人和爱隆之子附近,不过,梅里不能跟着去,让他觉得非常可惜。

亚拉冈说:“你不适合走这么远的路,但你不要觉得羞愧,就算你在这场战争中再没有任何表现,也足以让人赞颂许多年了。皮瑞格林会去代表夏尔的人民,不要抱怨他有这么好的机会,虽然他靠着好运立下了不少功劳,但还是没法和你相比。事实上,所有人都一样的危险,我们可能注定要在魔多之前面临死亡。如果我们失败了,那接下来就会是你们了。再会了!”

因此,梅里只能万分沮丧地看着部队集结。伯几尔站在他身边,他觉得非常难过,因为他的父亲准备领着城中战士的连队参战,在他的罪名宣判之前,他不能够重回城中的卫戍部队;皮聘则是以刚铎战士的身份,和贝瑞贡在同一个连队。梅里可以看见他就在不远的地方,在米那斯提力斯的高大战士之中,他是一个矮小但抬头挺胸的家伙。

最后,号角声响起,部队开拔,一营接一营、一连接一连,他们向东而去,在他们离开许久之后,梅里还是站在那边。晨光照在枪尖和头盔上的最后反光也消失了,心情沉重的梅里还是低着头站在那边,他觉得好孤独,身边一个朋友也没有。每个他关心的人都去了那黯淡的东方,在他心中并不觉得自己还有机会再和他们相聚。

彷佛回应这失望,梅里手臂的疼痛又回来了,他觉得虚弱、衰老,阳光看起来也十分的软弱。伯几尔碰了碰他,梅里这才从自怨自艾中醒过来。

“来吧,派里安先生刚铎语中的哈比人,亦即是灰精灵语中的派里亚纳!”少年说:“我看得出来你还没完全好!我可以扶你回医院去。不要担心!他们会回来的,米那斯提力斯的战士永远不会被击败的。而且,现在他们还有了精灵宝石大人,还有我爸爸贝瑞贡跟他们在一起,他们一定会所向无敌!”

※※※

在中午之前,部队就抵达了奥斯吉力亚斯。所有能够抽调出来的石匠和工人,全都忙得不可开交。有些人在整修敌人大败撤退时,所破坏的浮桥和渡筏,有些人在收集各式各样的补给品,其他在河对岸的工人,则是赶工摆设克难的防御措施。

前锋快速地穿越刚铎的废墟,渡过宽广的大河,踏上在刚铎全盛时期美丽的阳之塔通往高耸的月之塔所使用的大道,月之塔现在已经成了被诅咒的米那斯魔窟。他们离开奥斯吉力亚斯五哩之后停下来扎营,结束第一天的行军。

骑兵依旧继续前进,在天黑之前,他们来到四周被森林环绕的十字路口,此地一片沉寂。他们没有发现任何敌踪,也没有听见任何声响,至少暂时还不会有箭雨从岩石之后飞出,不过,随着他们越来越深入敌境,那种受到监视和观察的感觉也越来越明显,岩石和树木彷佛都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黑暗已经被驱退了,火红的太阳朝着安都因河谷落下,白雪覆盖的山锋在蓝天下羞红了脸庞,但是,伊菲尔杜斯的方向依旧有阴影潜伏。亚拉冈朝十字路口的四个方向都派出了号手,他们一齐吹响震耳的军乐,传令官大喊着:“刚铎之王已经回来了,他要收回所有属于他的土地!”这里雕像被安插的丑恶半兽人脑袋,也被砍了下来,敲成碎片,古王的头颅则被置放回去,上面依旧有着白色和金色的花朵,人们努力试图抹去半兽人们在石雕上留下的痕迹。

接着,众人开始争论往后该何去何从,有些人说他们应该先攻击米那斯魔窟,如果成功了,应该将它彻底摧毁。“而且,”印拉希尔说:“或许从那边通过隘口,会是突击黑暗魔君最好的途径,我们就不需直接从北门正面攻击。”

甘道夫反对这项意见,一方面是因为那山谷中的邪恶力量,会让人们变得疯狂和恐惧;一方面则是因为法拉墨所带回来的消息,如果魔戒持有者真的走这条路,那么他们就绝不能让魔王的注意力转移到这里。因此,当第二天主力部队出发时,他们决定在十字路口设下坚强的防御工事,至少可以暂时阻止从魔窟或是南方来的敌人增援。这些留守的部队大多是熟悉伊西立安环境的弓箭手,他们可以躲藏在森林和斜坡上,不需要和敌人正面作战。甘道夫和亚拉冈跟着前锋来到了魔窟谷的入口,观察那座邪恶的城市。

那是个黑暗、了无生气的地方,因为居住在那边的半兽人和魔多的怪物都已经战死了,戒灵也离开了该处,不过,谷中的空气依旧充满了恐惧和憎恨。于是,他们破坏了谷口的桥梁,放火烧掉谷口的植物,然后就离开了。

※※※

隔天,也就是他们离开米那斯提力斯的第三天,部队开始沿着道路往北方移动。从十字路口到摩拉南大约有一百多哩,没有人知道在他们抵达目标之前会遇上什么,他们光明正大的前进,但依旧十分谨慎。骑马的斥候会先探勘前方的状况,后方的步兵则是平均散在两边,特别是东方的侧翼,因为那个方向是黑暗的森林,还有崎岖的峡谷和峭壁,在那之后则是陡峭的伊菲尔杜斯。天气还是相当良好,风向依然是西风,但在黯影山脉的迷雾中,一切照旧不为所动,山脉有时还会升起诡异的黑烟,在空中飘汤。

甘道夫下令号手,每隔一段时间都必须吹响号角,传令官则会配合着大喊:“刚铎之王来了!离开这块土地,把它还给我们!”但印拉希尔插嘴道:“不要说刚铎之王,用人皇伊力萨会更好。虽然他还没有继承王位,但这是千真万确的;如果传令官用这个名号,会让魔王更加担心。”因此,传令官之后会一天三次宣布伊力萨王到来的消息,但依旧没有人回应他们的挑衅。

不论如何,当他们在这种看似平静无波的状况下行进时,全军的士气都在逐渐的低落,随着他们越来越深入敌境,这种状况也越来越严重。到了离开十字路口的第二天快结束时,他们才第一次遇到了敌人。一支由半兽人和东方人所组成,相当强大的部队,想要以偷袭的方式消灭先头部队;那个地方刚好就是法拉墨埋伏哈拉德林人的地方,该处的道路正位于山丘的俯视之下。不过,这些人的行踪早就被马伯龙带领下汉那斯安南的斥候给发现了,因此,这场埋伏本身反而成了偷袭的对象。西方部队的将领派出了骑兵绕过山丘,从敌人的侧翼和后方展开攻击,消灭了大部分的敌人,其余则被赶入山中。

不过,这胜利无法提振众人的士气。“这是佯攻,”亚拉冈说:“我认为这场攻击的目的不过是让我们轻敌,只是为了引诱我们深入的诱饵而已。”从那天傍晚之后,戒灵无时无刻不在高空监视,观察这部队的一举一动。他们飞得很高,只有勒苟拉斯看得见,但人们还是可以感觉到他们的行踪,太阳彷佛跟着黯淡下来,人们的情绪也跟着低落。虽然戒灵还没有朝着敌人俯冲,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但他们如影随形的恐惧感,还是令人难以摆脱。

※※※

这场无望的旅程依旧继续着。到了离开十字路口的第四天,也是从米那斯提力斯出发的第六天,他们终于来到人类国度的尽头,开始进入了西力斯葛哥隘口,他们从那边可以看见往北和往西延伸到爱明莫尔高地的腐臭沼泽和沙漠。这个地方死气沉沉,散发强烈的恐怖气息,导致部队中有些人完全崩溃,连路都走不动。

亚拉冈看着他们,他的眼中只有怜悯,没有愤怒;因为这些人都是洛汗的年轻人,他们是从远方的西谷来的,或是罗萨那奇的农夫。对他们来说,从小魔多就是邪恶的象征,但却是隐藏于噩梦中、不真实的名称,与他们俭朴的生活一点关系也没有。现在,他们却必须面对这成真的噩梦,他们一点也不明白,为什么这场战争或命运会安排他们来到这个地方。

“去吧!”亚拉冈说:“但不要让你们自己丢脸,也别用跑的!你们还是可以执行一项任务,不会让这成为临阵脱逃的耻辱。请你们往西南方走,前往凯尔安卓斯;如果像我推测的一样,该处还是在敌人的占领下,把它夺回来!之后,为了刚铎和洛汗的安全,请誓死守住它!”

有些人在这样的宽宏大量下,反而克服了自己的恐惧,得以继续前进;其他人则是看到了新希望,自己还可以有所贡献,不至于一败涂地,于是他们离开了。从这时开始,由于之前在十字路口已经留下了许多守军,西方势力真正来到魔多挑战魔王的部队,剩下少得可怜的六千人。

部队行进的速度缓慢许多,因为随时都有可能受到攻击。将领们将队伍收拢,派出斥候去侦察变成了浪费人力的动作。到了离开魔窟谷的第五天傍晚,他们扎了最后一次营,尽可能从附近收集了一些枯木和柴薪,燃起营火。众人十分警觉地度过夜晚的每一分每一秒,很清楚四周有许多看不见形影的事物在不停地移动、窥探,恶狼嚎叫的声音一整夜毫不停歇。风停了下来,空气似乎凝结了,虽然天空万里无云,月光十分明亮,但他们还是什么都看不见,到处都是地面下冒出来的黑烟和笼罩魔多的迷雾。

气温下降了,等到曙光降临,空气又再度开始流动;不过这次的风是来自北方,很快的,它带来了清新的气息。夜晚的威胁全都消失了,大地看来空旷一片。在部队北方的是奇诡陡峭的地形、烧焦的土地和岩块,彷佛都是魔多居民破坏过后的痕迹。南方是西力斯葛哥的铜墙铁壁和夹在其间的黑门,两旁则是高耸入云的利牙之塔。在最后的路程中,众人决定转离道路,避开山丘中隐藏的危险;于是,他们就如同许多天前的佛罗多一样,从西北方前往摩拉南。

※※※

黑门三扇庞大的入口紧紧闭着,城墙上似乎空无一人,四周无比安静,但却有着山雨欲来的气势。部队终于到达终点,在眼前的是高耸、难以攻破的城墙和堡垒,对于这场攻城战的结果,没有人抱持任何的希望。即使他们带来威力强大的攻城武器、而魔王只有薄弱的防御,注定失败的结局还是不会改变。他们很清楚,在摩拉南的山丘和怪岩之间有着无数隐藏的敌人,在那之后的奇诡地形间,也被无数的邪恶生物挖洞凿空。此时,他们可以看见戒灵全都聚集在一起,像秃鹰一样盘旋在牙之塔上,他们知道自己在魔王的监视下,但是,魔王依旧按兵不动。

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尽责的执行这自杀任务到最后。因此,亚拉冈以他所能想到的最佳战术来指挥部队。他们刚才爬上半兽人花了好几年堆出来的小丘上,在士兵们眼前,魔多就像是一池不停冒出浓烟和恶臭的泥浆。在部队布好阵形之后,将领们率领一群精锐骑兵、掌骑官和号手,缓缓走到黑门前。甘道夫是带队官,亚拉冈和爱隆之子、洛汗的伊欧墨、印拉希尔则跟在后面,勒苟拉斯、金雳和皮瑞格林也被要求一起前往,如此一来,魔多的所有敌人才能亲眼目睹对方的一举一动。

他们来到了摩拉南的边境内,展开了所有的旗帜,并且吹响了号角。传令官们排成一列,用中气十足的声音大喊道:

“出来吧!”他们喊道:“让黑暗大地之王出来吧!正义的势力将给予他公平的审判。他毫无理由和刚铎宣战,破坏人民的家园,因此,刚铎的人皇要求他为了这罪行赎罪,并永远离开这里。快出来!”

四周陷入很长一段时间的寂静,不管是城墙还是大门都悄然无声,没有任何回应的迹象。但是,索伦其实早已安排好一切,他只想在动手前好好玩弄、折磨这些讨厌的老鼠。因此,就在他们准备转身离开时,这片寂静突然被打破了,震耳的低沉鼓声如同闷雷一般,在山中不停回响,刺耳的号角声撼动大地,让人们耳膜隐隐生痛。黑门最中央的开口轰然一声打开了,邪黑塔的使者旁若无人地走了出来。

在队伍最前端是个高大邪恶的身影,他骑着像是黑马的生物。那只生物的身躯巨大,脸孔像是骷髅一般,在它的眼窝和鼻孔中燃烧着赤红的火焰,骑士浑身披着黑袍,连头盔都是黑色的;但是,这并非是戒灵,他是一名活人,他是巴拉多之塔的大将,没有任何的传说提及他的名号,因为连他自己都忘记了。他开口道:“我是索伦之口!”不过,根据历史的记载,他是名叛徒,属于黑暗努曼诺尔人的一支。这些人在索伦掌权的时候居住在中土世界,他们敬拜魔王,以此换取邪恶的知识,在魔王再度转生时,他进入邪黑塔服侍索伦。由于他的诡诈和聪敏,他越来越受魔王的信任,地位也越来越高,他学到了非常强大的巫术,也极为了解索伦的想法,而且比任何半兽人都残酷。

从黑门走出来的就是这个家伙,跟随他的只有几名黑衣黑甲的战士,和一面黑底绣着血红邪眼的旗帜。他们在敌人面前几步之处停了下来,打量着对方,接着哈哈大笑。

“你们之中,有任何人有资格和我谈话吗?”他问:“或者有足够的大脑了解我说的话?看你是一定不行的!”他轻蔑地转向亚拉冈:“要成为人皇,不是只靠块精灵的破玻璃就够了,更别提这块烂布啦!看你们这付德行,山里的强盗看起来都没这么落魄!”

亚拉冈一言不发,但他紧紧地捕捉住对方的眼神,两人无声无息较劲了片刻。很快的,虽然亚拉冈表面上动也不动,也没有拿出武器,但对方却连退好几步,彷佛担心受到攻击:“我只是负责传令的使节,你们不能攻击我!”他大喊着。

“如果你们认同这种惯例,”甘道夫说:“那所谓的使节也不应该态度这么无礼。请你看清楚,我们根本没人威胁你,在你把口信带给我们之前,你没什么好怕的。不过,在那之后,除非你的主子回心转意,否则你和所有他的奴仆都身处极大的危险中!”

“好吧!”信差说:“那你是发言人罗,胡子老爹?我们好像经常听见有关你的消息,听说你东奔西跑,总是躲在暗处闹事?不过,甘道夫先生,这次你的胆子实在太大了些,你将知道胆敢把罗网织到索伦大帝脚下会是什么结果。我有些信物要带给你们看看,特别是你,如果你敢上前看清楚的话──”他对士兵比了个手势,对方拿着一个黑布包裹走上前来。

信差把黑布解开,让西方所有的将领都能够看见他眼中的是什么东西。众人看清楚那些东西之后,每个人都如受重击,呆立当场说不出话来:那是山姆携带的短剑,接下来是一件连着精灵胸针的灰色斗篷,最后是佛罗多在破烂的衣服底下所穿的闪亮秘银甲。众人眼前陷入一片黑暗,最后一丝希望也跟着彻底破灭。站在印拉希尔王之后的皮聘,哀伤地大叫一声,跳了出来。

“安静!”甘道夫声色俱厉地把他推回去,信差哈哈大笑。

“原来你们还随队带着这种小妖怪!”他大喊着:“我实在不了解你们到底能在他们身上找到什么好处,不过,派他们来魔多当间谍,真是蠢到超越了你之前的一切愚行。不过,我很感谢他,很显然这家伙以前曾经看过这些东西,你们现在要否认也没有用了。”

“我不想要否认,”甘道夫说:“事实上,我很清楚这些东西的来历,而你这位索伦的臭嘴先生根本什么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把这些东西带过来呢?”

“矮人战甲、精灵斗篷、西方皇族的刀剑、老鼠国夏尔的间谍,嘿!别吃惊!我们可是对它清楚得很,这些都是你们阴谋的铁证。现在,或许带着你这些东西的家伙,是你们不在乎的陌生人?还是你们无法割舍的好友?如果是后者,那么请你们用仅剩的睿智赶快决定该怎么做。索伦并不喜欢间谍,他的命运会和你们的决定息息相关。”

没有人回答,但他可以看出对方的脸色灰败、眼中含着恐惧,因此,他又再度开始冷笑;很显然的,他这项计谋相当成功。“很好,很好!”他说:“我知道他对你们很重要了,或者,他的任务对你们重要到不能失败?可惜,他失败了。接下来,我们魔多将会用最自傲的拷问术日夜不停地折磨他,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除非,最后他背叛了你们,我们才会让不**形的他过来见你,这样你们就可以好好的欣赏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误。当然,如果你们愿意接受我主的条件……”

“说吧!”甘道夫不带感情的说,但他身边的人可以清楚地从他脸上看见痛苦挣扎,他似乎在一瞬间苍老了许多,多年的努力都在此刻化为乌有,他们毫不怀疑他会接受对方一切的条件。

“条件是这样的,”信差得意地将视线从每个人身上扫过。“刚铎和他们盟友的乌合之众,应该马上退到安都因河之外,发誓永远不再公然或秘密的攻击索伦。安都因河东方的土地此后全都归索伦所有,安都因河西方直到迷雾山脉和洛汗隘口的土地,全都必须定时向索伦纳贡,那里的人们必须解除武装,但拥有自治权;而且,他们也必须协助重建遭到粗暴摧毁的艾辛格,那里也将归索伦所有。他也会派大将进驻该处,当然不是萨鲁曼,而是更高贵、更值得信任的人。”

他们看着信差的表情,知道了他的想法。他会是那名所谓的大将,整个残破西方的领土都将在他的管辖下;他将会成为暴君,而他们将会成为他的奴仆。

甘道夫回答:“用这么丰厚的条件来换取一名仆人未免太过份了,你的主人竟可以获得须经过数年苦战才能攻下的领土?是不是因为刚铎摧毁了他用武力强夺的希望,他才会来这边和我们讨价还价?如果我们真的这么看重这个俘虏,又有什么东西能够保证谎言之王索伦会信守承诺?这名俘虏在哪里?带他出来,把他交给我们,我们才愿意接受这些条件。”

甘道夫像是与一名致命对手过招的剑客一样,仔细、小心地打量着对方的一举一动,每一个呼吸和肌肉的**。那名信差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但很快他就用狂笑掩盖过这失态。

“你真是太痴心妄想了,竟然在索伦之口前卖弄唇舌!”他大喊道:“你还真是贪心,但索伦什么都不会给你的。如果你们想得到他的宽恕,必须先照着他所说的做,这就是他的条件,要不要随便你们!”

“我们接受的是这个!”甘道夫突然说。他掀开斗篷,刺眼的白光像是刀剑一般割裂了此地的黑暗。在他高举的右手前,丑恶的信差退缩了,甘道夫一把将那些信物抢了过来:锁子甲、斗篷和宝剑。“我们会接受这个,纪念我们的朋友!”他大喊:“至于你所说的条件,我们拒绝。滚!你的任务已经结束,准备面对你的死亡吧!我们来这边不是浪费唇舌和那万恶的索伦交易,更不是把时间浪费在他卑贱的仆人身上。滚!”

魔多的信差再也笑不出来了,他的表情极度扭曲,充满了惊讶和愤怒,看起来像是野兽一般龇牙咧嘴。他本来以为猎物已经快要到手,却被人当头一棒打醒了美梦,这人的双眼布满血丝,喉中发出毫无意义的声音。但是,他看着对方尊贵的身影和眼神,恐惧压过了他的愤怒,他惨叫一声,转过身跳上马,没命地逃回黑门内。就在那时,他的士兵们吹响了等待已久的号角,索伦的陷阱这才真正的撒开。

战鼓雷鸣,熊熊火焰四处喷发!摩拉南所有的大门全都打开,千军万马如同洪水一般掩杀而至……

所有的将领全都上马,调转马头骑回本队,魔多的士兵为此兴奋地狂呼高喊。空中尘沙飞扬,东方人的部队从伊瑞德力苏的山脉中狂奔而出,难以计数的半兽人,从摩拉南两边的山丘中蜂拥而出。西方的战士被团团围住,很快的,除了他们所站立的灰色山丘之外,附近的所有土地都被数十倍的敌人给包围了,索伦的钢牙终于准备咬下这饵食。

亚拉冈只剩下极短的时间可以指挥部队应变,他和甘道夫站在其中一座山丘上,绝望地扬起圣树与星辰的旗帜;在另外一座山丘上,则是飘扬着洛汗与多尔安罗斯的旗帜,白马与银天鹅彼此争辉,每座山丘都围成了滴水不漏的防卫阵形。在面对魔多方向,也是对方的第一击会对准的最前线,爱隆的两名儿子和登丹人站在左边;右边则是印拉希尔王和安罗斯的骑士,以及白塔卫戍部队的精锐。

狂风吹拂,号角鸣响,箭矢飞射;太阳虽然高挂天空,但却被魔多的黑雾遮掩了大半,只能投射出暗红色的光芒。在旁观者眼中,这彷佛是夕阳,或许是这世界所看到最后一次的夕阳。在这黯淡的光芒中,戒灵让人不寒而栗的声音撕裂众人的心神,一切希望都跟着掩没在黑暗中──

※※※

当皮聘听见甘道夫拒绝对方的提议,让佛罗多永远在黑塔受苦时,他的心都碎了。不过,他很快恢复了镇定,他现在和贝瑞贡并肩站在印拉希尔部队的最前线。因为皮聘觉得不如赶快死去,舍弃这一切都已绝望的世界。

“我真希望梅里也在这里,”他听见自己喃喃自语。当他看着敌人以雷霆万钧的气势朝向这边冲锋的时候,脑中心念电闪,“啊,嗯,我终于明白可怜的迪耐瑟是怎么想的了。既然我们都一定会死,梅里和我为什么不干脆死在一起?好吧,反正他不在这里,希望我能够死得轻松一点。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是得好好表现才行!”

他拔出宝剑,仔细观察着它,上面有金色和红色的刻痕,努曼诺尔人的文字像是火焰一般在剑刃上闪烁着。“这就是为了这个时刻所打造的,”他想:“真希望我能用这个东西杀死那可恶的信差,这样至少我勉强可以和梅里平起平坐了。好吧,在我死前会用这东西好好杀几个丑家伙,真希望未来还有机会可以看见阳光和绿草!”

就在那一瞬间,敌人第一波攻势已经冲进他们的阵形之间。半兽人被山坡所阻挡,因此停下脚步对着守军射出箭矢;一大群山丘食人妖则是推开他们,从葛哥洛斯一路冲了过来,像是野兽一般狂吼。它们比人高、比人壮,身上只披着贴身的鳞甲,或许那是它们的皮肤也说不定。这些食人妖拿着大圆盾,挥舞着沉重的锤子,它们毫无所惧地冲进池水中,大吼着奔来。它们像是飓风一样打散了刚铎的防线,敲碎头盔和脑袋、砍断武器和盾牌,如同铁匠一样撼动整个原本毫无缝隙的防线。贝瑞贡被对方的一击震倒在地上,高大的食人妖酋长弯下腰,伸出手,准备将敌人的喉咙咬断。

受到彻底忽略的皮聘猛地往上一刺,西方皇族打造的剑锋刺穿了食人妖坚硬的皮肤,深深刺进它的内脏,大量的黑血喷溅出来,恶臭、剧痛和黑暗笼罩了皮聘,他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糊不清。

“原来就是这样结束的啊!”皮聘的思绪正缓缓的飘走,小小的意志甚至还开心地笑了笑,很高兴终于可以摆脱一切的疑惑、恐惧和忧虑。在他神智渐渐离体时,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彷佛是从别的世界传来的怪声。

“巨鹰来了!巨鹰来了!”

皮聘的思绪又停留了片刻。“比尔博!”他想:“不!这是他故事里很久很久以前发生的事情。这是我的故事,它要结束啦!大家再见!”他闭上了眼睛,陷入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