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戒之王

第三部-第十八节 收复夏尔

(第三部王者再临)

第十八节收复夏尔

当一行人终于又累又湿的来到烈酒桥时,他们发现路被挡住了。在桥的两边都有着装着尖刺的大门,在河的另外一边还有几栋新盖的房子,两层楼、有着狭窄方形窗户的屋子,里面几乎没有灯光,看起来阴森森的,十分不符合夏尔的风格。

他们大力敲打外门,扯开喉咙大喊,一开始,根本没有人回应。出乎意料的是,竟然有人吹响了号角,窗内的灯火立刻熄灭了,一个声音在黑暗中大喊:

“是谁?快走!你不能进来,你看不懂告示牌吗?日落之后,日出之前不得进入!”

“这里黑漆漆的,我们当然什么鬼都看不见,”山姆不甘示弱的大吼:“如果夏尔的哈比人在这种潮湿的晚上被关在外面,等我找到告示牌,我就要把它打烂。”

窗户关了起来,一群哈比人拿着油灯由左边的屋子跑了出来。他们打开内侧的大门,有些人走到墙上,当他们看见来客时,纷纷露出害怕的表情。

“快过来!”梅里认出其中一名哈比人。“霍伯。海沃,你最好是假装不认识我啦!我是梅里。烈酒鹿,我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这个雄鹿地的人怎么又会在这里?你应该是在干草门那边才对。”

“天哪!这是梅里先生,看他全副武装要打仗的样子!”老霍伯说:“妈呀,他们说你早就死了!据说在老林里面失踪了。看见你还活着我真高兴!”

“那就不要躲在门后大喊,快把门打开!”梅里说。

“抱歉,梅里先生,可是上级有命令。”

“哪个上级?”

“袋底洞的老大。”

“老大?老大?你是说罗索先生吗?”佛罗多说。

“我想应该是,巴金斯先生,可是我们现在只能叫他‘老大’。”

“是喔?”佛罗多说:“好啦,我很高兴至少他不再姓巴金斯了,很显然现在该是同家族的人让他知道好歹的时候了。”

门后的哈比人陷入一片寂静。“这样说不好啦,”一个人说:“他会听到的,如果你弄出这么多声音,你会吵醒老大的大家伙的。”

“我们会用让他大吃一惊的方法吵醒他,”梅里说:“如果你的意思是你的宝贝老大,从外面雇了强盗来,我们回来的就正是时候。”他从小马上跳了下来,在油灯的光芒下找到那告示,将它一把扯下来丢到门后。哈比人纷纷后退,还是不准备开门。“来吧,皮聘!”梅里说:“我们两个就够了。”

梅里和皮聘翻过门,哈比人一哄而散。另外一声号角响起。有一个高壮的身影从右边的大房子走了出来。

“这是怎么搞的!”他大喊着往前走。“有人要破门吗?你们赶快滚,不然我就弄断你们的臭脖子!”然后他停下脚步,因为他在黑暗中看见了亮晃晃的刀剑。

“比尔。羊齿蕨,”梅里说:“如果你不在十秒内把门打开,你会后悔莫及;要是你不听话,我会让你尝尝宝剑的滋味!等你打开这扇门之后,给我滚出去,再也不要回来,你本来就只是个小偷和胆小的强盗!”

比尔畏畏缩缩的打开大门。“把钥匙给我!”梅里大喊。但那家伙把钥匙丢向他脑袋,然后就冲向黑暗中。当他经过众人身边时,有人瞄准他的胫骨踢了一脚,他哀叫着消失在森林中,从此再也没有出现。

“干的好,比尔。”山姆指的是那小马。

“你们的大家伙已经被解决了,”梅里说:“我们等下再来看看老大是怎么一回事。现在,我们想要有个过夜的地方,既然你们把大桥旅店拆了,改成这个丑东西,你们得要想办法补偿我们。”

“抱歉,梅里先生,”霍伯说:“可是上面不准。”

“不准什么?”

“收容外人,多吃食物和诸如此类的事。”霍伯说。

“这个地方是怎么搞的?”梅里说:“这是收成不好,还是怎么样?这应该是个不错的夏天,收成很好吧!”

“是没错,今年相当不错,”霍伯说:“我们种了很多食物,但是我们不知道这些食物的下落。这些‘收集者’和‘分享者’到处点收、把东西储存起来。他们只收集,几乎不分享,大部分的东西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喔,算了!”皮聘打着哈欠说:“我今晚不想听这么多,我们自己也有带东西吃,给我们找个房间躺下来就好了,至少会比我曾经住过的许多地方好多了。”

门边的哈比人似乎还是局促不安,很明显的这又违反了其他的规定,但是,他们不敢阻止这四名身经百战的同胞。佛罗多下令再将门锁起来,当外面还是盗匪肆虐的时候,晚上有人看门是蛮聪明的作法。然后四个人找了个哈比人住的营房钻了进去,尽可能的让自己过得舒服一些。这个屋子看起来冷冰冰的,布置得很丑,柴火也不够,烧不出什么像样的火来;上面的房间则是一整排硬床,每面墙上都贴着布告和规定的列表,皮聘把它们全撕了下来。这里没有啤酒,吃的东西也很少,不过,一行人把背包里面的食物分一分之后,大家还是吃得差强人意。皮聘把第二天的柴火丢进火炉里,潇洒的违反了四号规定。

“好啦,你说说夏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边抽烟边聊。”他说。

“现在没有烟叶了,”霍伯说:“只有老大的人可以抽,所有的库存似乎都没有了。我们听说有很多被沿着古道运出南区,越过萨恩渡口,那大概是在去年底的时候,在你们离开以后。不过,据说在之前烟叶就已经开始少量的往外运。那个罗索──”

“霍伯。海沃,你最好不要多嘴!”其他几个人大喊道:“你知道上头不准我们谈这些东西,老大会听到的,我们就有麻烦了。”

“只要你们不打小报告,他就不会知道,”霍伯生气的回嘴。

“好啦,好啦!”山姆说:“这样已经够了,我也不想听了,没人欢迎、没啤酒、没烟抽,竟然只有一大堆狗屁规定和半兽人的生活。我希望能够先休息,因为明天一定得好好整顿一番。我们先好好睡一睡,等明天早上再说吧!”

※※※

新的老大很明显有特别的办法获取情报,从大桥到袋底洞有四十哩,但有人还是急匆匆的赶了过去,很快的,佛罗多和朋友们就发觉了这个状况。

他们并没有作出什么天衣无缝的计划,只想到要先一起去溪谷地,在那边休息一下;但是,在看见目前的情形之后,他们决定立刻往哈比屯前进。第二天,他们就沿着大路朝向目标前进。风已经停了下来,但天空依旧一片晦暗,大地看起来有些哀愁和孤寂,但这毕竟已经是十一月初,秋天的尾声了。在他们的眼中,附近似乎在烧很多东西,黑烟从许多地方冒了出来,从林尾的地方冒出了一大团的黑气。

随着夜色降临,他们来到了蛙村附近,这是在大陆旁的一个小村庄,大概距离大桥有二十二哩左右。他们本来准备在这边过夜。蛙村的浮木旅店是间相当不错的小旅馆。但是,当他们来到村庄的东边时,遇到了一个路障,上面挂着牌子写道:‘没路’。在后面则是有一大群夏尔警备队,手中拿着棍子,头上插着羽毛,看起来十分有威严,但却又一脸恐惧。

“这是搞什么鬼?”佛罗多强忍住笑问道。

警备队队长,插着两根羽毛的哈比人说:“就是你看到的样子,巴金斯先生,我们要以破门、撕毁规定、攻击守门人、非法入侵、未经允许在夏尔睡觉、用食物贿赂守卫的罪名逮捕你。”

“还有吗?”佛罗多说。

“应该说完了,”警备队队长说。

“如果你想要的话,我还可以再加上几个,”山姆说:“臭骂你们的老大、想要打他的猪头、觉得你们警卫像白痴。”

“好了,先生,这样应该够了,老大命令你们安静的过来。我们准备把你们带到临水路那边,交给老大的手下,等到他判决之后,你们可以再辩解。不过,如果你们不想在牢洞里面待太久,我建议你们少说一点。”

佛罗多和伙伴们哄堂大笑,让队长觉得相当尴尬。“别傻了!”佛罗多说:“我爱去哪里就去哪里,我正准备要去袋底洞处理私事,如果你们坚持一起来,那就随便你们。”

“好极了,巴金斯先生,”队长将路障推开。“但请别忘记我已经逮捕了你!”

“我不会的,”佛罗多说:“我永远不会忘记,但以后我会原谅你的。我今天不想要再走了,请诸位护送我们到浮木旅店去,我会乖乖听话的。”

“没办法耶,巴金斯先生,旅店关门了。在村子的另外一边有个警备队的营房,我带你去那边好了。”

“好吧,”佛罗多说:“你们先请,我们随后跟上。”

山姆仔细地观察着这些警备队员,终于找到了一个他认识的家伙。“嘿,这不是罗宾。小鸡吗?”他大喊着:“过来,我要和你说话!”

小洞警员畏缩地看着队长一眼,对方虽然生气,但却不敢插手。于是他退后几步,走到下马的山姆身边。

“听着,小鸡罗宾!”山姆说:“你是在哈比屯长大的,应该知道不能和佛罗多先生作对吧!还有,旅店为什么关门了?”

“它们全都关了,”罗宾说:“老大不开放啤酒销售,至少一开始是这样的,但我想应该都被他手下喝掉了。而且他也不准人们到处跑,如果他们必须到别的地方,这些人得去警备队报到,说明原因。”

“和这堆胡说八道搞在一起真是丢人,”山姆说:“你以前不是很喜欢待在旅店里面吗?不管你是不是当班,你每次都会溜进去。”

“山姆,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啊。不要逼我嘛!我能怎么办?你知道我七年前就当上警员,那是这一切开始之前了。那让我有机会到处跑跑,看看朋友、听听消息,知道哪里有好啤酒,但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可是,如果这工作不再让你感到光荣,你可以拒绝做下去啊!”山姆说。

“上头不准,”罗宾回答。

“如果我再听到什么不准,”山姆说:“我就要生气了。”

“我可不会阻止你,”罗宾压低声音说:“如果我们一起生气,可能可以改变些什么。山姆,但关键是那些人类,那些老大的手下。他会派他们到处跑,如果我们这些小家伙胆敢争取权益,他们就会把他拖去牢洞。他们先把老水饺──喔,就是市长威尔。小脚抓去关,然后他们又抓了更多人。最近状况越来越糟,现在他们开始打人了。”

“那你为什么要帮他们忙?”山姆生气的说:“是谁派你来蛙村的?”

“没有人,我们都留在这个警备队营房里面,我们现在是东区第一战队了。现在已经有一百多个警备队员,他们还想找更多来执行这些新规定。大多数的人都是被强拉进来的,但有些人不是,即使夏尔也有一些人喜欢多管闲事和说大话。还有更糟糕的,有些人会替老大和他的手下刺探消息。”

“啊!你们就是这样才听说我们的,对吧?”

“没错,我们现在不能送信了,但他们还是在利用以前的快递系统,在不同的地方安排有专门的跑者。昨天有人从小畦那边送了份‘密件’过来,另一个人从这边接手。今天下午就有消息回来,说要逮捕你们,带去临水路,不能直接带去牢洞,老大很显然想要立刻见你们。”

“等到佛罗多对付他之后,他就不会那么急了。”山姆说。

※※※

蛙村的警备队营房和大桥边的一样烂,这只有一层楼,但窗户同样的狭窄,而且这还是用歪歪扭扭的劣质砖块盖出来的。里面又湿又冷,晚餐就在一张好几星期没擦过的桌子上吃,食物也同样糟糕,一行人很高兴可以摆脱这个地方。这里距离临水路大概有十八哩左右,他们早上大约十点时出发。他们本来想要早点出发,只是他们刻意拖延,想要整整队长。西方已经转为北风,变得更冷了,但雨已经停了。

事实上,众人离开的模样相当的搞笑,那些出来围观的人们,只是不太确定老大准不准他们在这个时候大笑。有十几名警员奉命护送这些“囚犯”,但梅里逼他们走在前面,佛罗多和朋友们则是骑马在后。梅里、皮聘和山姆旁若无人地谈笑、唱歌,警员们则是板着脸往前走,试图装出一付很威严的样子;不过,佛罗多则是一言不发的沉思,看起来相当的哀伤。

他们途中遇上了一个正努力修整围栏的老爹。“哇哈!”他取笑道:“到底是谁抓谁啊?”

两名警员立刻离开队伍,冲向他。“队长!”梅里大声说:“命令你的部下回到原来的位置,不然我就要亲自动手了!”

两名哈比人在队长的命令之下,乖乖地走了回去。“排好队!”梅里说,在那之后,他们刻意加快小马的脚步,让警员们被迫拼了老命赶上。太阳冒出头来,即使在这寒风中,他们也很快的开始喘气和冒汗。

到了各区分界石的时候,他们终于放弃了。这群人只有在中午的时候休息过一次,这天整整走了十四哩路。现在已经三点了,他们又饿又累,已经无法赶上这速度了。

“好啦,你们自己慢慢赶过来!”梅里说:“我们要继续了。”

“再见啦,小鸡罗宾!”山姆说:“我会在绿龙旅店外面等你,希望你没忘记那在哪里,路上别乱跑啦!”

“你们这是脱逃和破坏规定,”队长不高兴地说:“这可不能叫我负责。”

“我们还会打破很多东西,也都不会叫你负责的,”皮聘说:“祝你好运啦!”

※※※

一行人继续前进,当太阳开始缓缓地沉入白岗之后时,他们终于来到了临水路附近,在这里,他们才真正感受到震撼。这是佛罗多和山姆从小长大的地方,他们这才意识到,自己对这个地方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都要看重。他们自小看到大的许多屋子都不见了,有些似乎是被烧掉的。原来在水池旁边一整排的可爱哈比地洞也全都不见了,水边美丽的花园现在也长满了杂草。更糟糕的是,在池边还有一整排丑陋的新屋子,原先是哈比屯路靠近岸边的位置,那边之前有一整排树,现在全都没有了。当他们难过地看着袋底洞时,他们看见了远方有座砖块搭成的高大烟囱,它正不停的朝着天空排放黑烟。

山姆觉得满腔怒火。“佛罗多先生,我要带头冲进去!”他大喊着:“我要去看看怎么搞的,我想要找我老爹!”

“山姆,我们最好先搞清楚这是什么状况,”梅里说:“我猜那‘老大’应该会有不少手下,我们最好先找个人告诉我们目前的状况。”

但是,在临水路一带所有的屋子和地洞全都门窗紧闭,没有人出来迎接他们。这状况让他们觉得很奇怪,但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原因。当他们走到哈比屯尽头,几乎化成废墟的绿龙旅店时,看见了六七个猥琐的男人靠着墙壁聊天,他们的眼睛很小,脸色泛黄。

“就像布理看到的那个比尔的朋友,”山姆说。

“我在艾辛格也看到很多这种人。”梅里嘀咕着。

这些坏蛋们手中拿着棍棒,腰间别着号角,但除此之外似乎没有别的武器。当一行人靠近时,他们离开了墙壁,走到路中央挡住去路。

“你们要去哪里?”一个最高大、看起来最邪恶的家伙说:“再过去不是你们能走的路了,那些警员到哪里去了?”

“正在后面赶过来,”梅里说:“或许有点腿酸吧,我们答应要在这里等他们。”

“啥?我刚刚不是说过了,”那个坏蛋对同伴说:“我告诉萨基说最好不要相信那些小蠢蛋,我们应该派我们自己人去才对。”

“哼,会有什么差别吗?”梅里说:“我们这边是不常有人拦路打劫啦,但我们知道要怎么对付他们。”

“拦路打劫?”那人说:“你们用这种态度说啊?最好改一改,不然我们会亲自动手的。你们这些小家伙实在搞不清楚状况,你们不要太依赖老大的好心肠啊!萨基现在来了,他会照着萨基的话做。”

“那又是谁?”佛罗多静静地问。

“这个地方需要好好整顿一下,”那坏蛋说:“萨基会完成这个工作,如果你们逼他,他会来硬的,你们需要更大的老大。如果还有更多麻烦,年底以前就会有个更大的老大来管你们。你们这些小老鼠,到时就可以学到教训。”

“是啊,我真高兴可以先听到你们的完美计划,”佛罗多说:“我正准备要去找罗索大人哪,他或许会有兴趣听一听的。”

那坏蛋笑了。“罗索!他早就知道啦,你别担心,他会照着萨基说的话做,因为如果老大惹麻烦,我们可以换老大的。你明白吗?如果你们这些小家伙,老是爱挤进那些不受欢迎的地方,我们可以耍耍狠让你们见识一下。明白吗?”

“是的,我明白了,”佛罗多说:“至少我明白你们这里实在是跟不上时代了,自从你们离开南方之后发生了许多事情,你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所有的坏蛋都一样。邪黑塔已经崩溃,人皇已经在刚铎登基了,艾辛格已经被摧毁,你们的主人已经成了荒野中的乞丐,我在路上还遇到过他。人皇的使者很快就会来绿荫路了,不会有艾辛格的强盗来支援你们了。”

那人瞪着他,露出了笑容。“荒野中的乞丐!”他模仿着。“喔,是嘛?尽管乱掰,尽管乱说吧,可怜的小家伙,但这可不能阻止我们在这个肥沃的土地上住下来。而且──”他在佛罗多的面前一弹手指,“人皇的使者!真好啊!如果我看到的话,我会记住的!”

这对皮聘来说实在太过份了。他的思绪飘回到可麦伦平原上的庆典,而眼前这个下三滥竟然称呼魔戒持有者为“可怜的小家伙”!他掀开斗篷,拔出宝剑,刚铎的黑银制服闪耀着光芒。

“我就是人皇的使者,”他说:“刚刚和你说话的是人皇的好友,也是西方大地上最著名的英雄。你不只坏,而且蠢,跪下来求饶,不然我就会用这把杀过食人妖的宝剑给你好看!”

那柄剑在阳光下反射着让人目眩的光芒,梅里和山姆也同时拔出剑,赶到皮聘身边,但佛罗多并没有动作。坏蛋们纷纷后退,恐吓布理的农民、欺负胆小的哈比人一直是他们平日的工作,拿着利剑、凶狠的哈比人则是前所未见的景象。这些陌生人的语调和口气,的确是他们未曾听过的,这让他们感到极为胆寒。

“快走!”梅里说:“如果你们敢再打搅这村庄,你们会后悔的!”三名哈比人不断进逼,那些坏蛋转身逃跑,一路沿着哈比屯路没命奔逃,沿路则是不停地吹着号角。

“好啦,我们回来得还不算太迟!”梅里说。

“一点也不迟,或许有点晚了,我想我们大概来不及救罗索了!”佛罗多说:“可怜的笨蛋,但我还是替他感到遗憾。”

“救罗索?你这是什么意思?”皮聘说:“我们应该是要打垮他吧!”

“皮聘,我想你大概没弄清楚状况,”佛罗多说:“罗索根本不想要变成这样,他的确是个坏心眼的家伙,但他现在进退维谷。这些坏蛋其实才是真正的老大,他们以他的名义横征暴敛,破坏一切,现在,甚至不再需要以他当挡箭牌。我猜他现在应该已经成了袋底洞的囚犯,而且还十分害怕,我们应该设法救他出来。”

“真是让我没意料到啊!”皮聘说:“我真没想到这趟旅程的最后,竟然会是在夏尔和混种半兽人以及坏蛋打斗,而且还要救那个死罗索!”

“打斗?”佛罗多说:“是嘛?我想可能也会演变到那样。不过,请记住:绝对不要杀哈比人,即使他们投靠了另一边也不行。我是说真的心甘情愿的听命,而不是因为害怕而被迫服从。夏尔的哈比人从来不会自相残杀,现在也不例外,如果可能的话,最好不要流血。按捺住你们的脾气,到最后一刻才动手!”

“可是,如果有很多这种坏蛋,”梅里说:“就一定会打起来的。亲爱的佛罗多,只是感到震惊或哀伤,是救不了罗索和夏尔的。”

“是啊,”皮聘说:“第二次要吓走他们就很困难了。他们这次是没有心理准备,你们听见了那号角声吗?很明显附近还有别的坏蛋,等到人数比较多的时候,他们会更大胆的。我们晚上最好找个掩护,虽然我们都有武器,但毕竟我们只有四个人。”

“我有个点子,”山姆说:“我们去南路那边找汤姆。卡顿!他一直都很顽固,而且他有很多儿子都是我的朋友。”

“不行!”梅里说:“找地方掩护是没有用的。之前人们都一直在这样做,这正好趁了坏蛋们的心意。他们只会使用武力,把我们逼到角落,赶我们出去,或是把我们烧死。不行,我们得要立刻行动才行。”

“行动什么?”皮聘说。

“唤醒整个夏尔!”梅里说:“就是现在!唤醒所有的同胞!你们也看得出来,他们痛恨这一切:除了一两个无赖之外,每个人都痛恨这一切。夏尔的居民偏安已久,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做,他们只需要一根火柴,就会烧成熊熊烈火。老大的手下都明白,他们会想要赶快把我们扑灭,我们的时间并不多了。”

“山姆,如果你同意的话,你可以赶去卡顿的农场,他是这边的意见领袖,也是最坚强的家伙。快点!我要吹响洛汗的号角,让他们听听从来没见识过的乐音!”

※※※

一行人骑到村庄正中央,山姆策马朝南奔向卡顿家,他没跑多远,就听见响彻云霄的号角声,它在山丘中和平原上不停回汤,这号角声让山姆差点想要勒马冲回去。他的小马人立起来,大声嘶鸣。

“冲啊,小子!冲啊!”他大喊着:“我们很快就会回来了。”

然后他听见梅里改变了调子,吹起了雄鹿地的紧急号声,让大地也为之震动。

醒来!醒来!失火!敌人!醒来!

失火,敌人!快醒来!

山姆可以听见身后传来许多的吵杂声和开关门的声音,在他之前,灯光纷纷亮起,狗儿狂吠、脚步声四起。在他来到路底之前,农夫卡顿就领着三名孩子冲向他,那是小汤姆、乔力和尼克,他们手中都拿着斧头,挡住了去路。

“等等!这不是那些强盗,”山姆听见农夫说:“从体型看起来应该是哈比人,但穿着很奇怪。嘿!”他大喊道:“你是谁,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是山姆──山姆。詹吉,我回来了!”

老农夫卡顿又走近了些,趁着天光打量他。“哇!”他吃惊地说:“声音是没错,山姆,你的脸也没怎么变,但你穿成那样,我在大街上也认不出你来。看来你去了很远的地方,我们都担心你已经死了。”

“我才没死!”山姆说:“佛罗多先生也活得好好的,他和朋友们在这边,那声音就是他们弄出来的,他们想唤醒夏尔。我们准备赶走那些坏蛋,还有他们的老大,我们准备现在就开始!”

“很好,好极啦!”农夫卡顿说:“终于让我等到了!我一整年都想要推翻这些家伙,但人们就是不肯帮忙,而且我还有老婆和小玫必须担心。这些坏蛋终于要受报应了,孩子们,快点来!临水路要起义啦!我们最好不要错过!”

“卡顿太太和小玫怎么办?”山姆说:“把她们留在这边不安全。”

“我家的尼伯斯会留下来,如果你有心的话,也可以去帮他。”老农卡顿露出诡异的微笑,然后他和儿子们就跑向村中。

山姆匆忙地来到屋前,卡顿太太和小玫就站在院子前的石阶上,尼伯斯抓着稻草叉站在两人前面。

“是我!”山姆边靠近边大喊:“是山姆。詹吉!尼伯斯,你可别刺我啊,不过,其实没什么关系,我里面有穿锁子甲。”

他从马上跳下,走上石阶,三人沉默地瞪着他。“晚安哪,卡顿太太!”他说:“你好哇,小玫!”

“山姆好!”小玫说:“你到哪里去了?他们都说你死了,我从春天就一直等你回来,你们并不急嘛,是吧?”

“或许吧,”山姆有些尴尬地说:“但我现在就比较急了,我们准备对付那些坏蛋,我得要赶快回到佛罗多先生身边,但我想我可以先看看卡顿太太过得怎么样,还有你,小玫。”

“我们过得很好,谢谢你!”卡顿太太说:“如果不是这些偷抢拐骗的家伙,至少应该算过得很好。”

“好啦,你快走了!”小玫说:“如果你之前一直照顾佛罗多先生,正当局势危险的时候,你干嘛抛下他不管?”

这对山姆来说实在很难解释,可能花上一整星期都没办法说清楚。他转过身,骑上马,但正当他准备离开时,小玫跑下阶梯。

“山姆,我觉得你看起来很帅唷!”她说:“加油!要小心照顾自己!等你除掉那些坏蛋之后,赶快回来这边!”

※※※

当山姆赶回去的时候,他发现全村的人都已经醒了过来;事实上,除了很多年轻的哈比人之外,已经有一百多个壮年的哈比人拿着斧头、重锤、长刀和棍棒赶了过来。几个人甚至带着狩猎用的弓箭,还有更多人正从外面的农场赶过来。

几个村民点起了一大团火,一方面是为了让大家保暖,一方面也是因为这是老大禁止的事情之一,连夜色都无法完全掩盖这熊熊的烈火,其他人则是在梅里的命令之下,在道路的两边设起路障。当警员们赶来时,他们则是瞠目结舌不知如何是好,但等到他们一明白状况之后,大多数的人都拔下羽毛加入这场起义,其他人则是悄无声息的溜走了。

山姆在营火边找到了正在和农夫卡顿谈话的佛罗多和伙伴们,临水路的居民则是敬佩地站在一旁围观。

“好啦,下一步该怎么办?”农夫卡顿说。

“我不确定,”佛罗多说:“我得知道更多一些才行,这些强盗有多少人?”

“很难说,”卡顿说:“他们经常到处跑,来来去去。有些时候他们在哈比屯会有五十个人,但是他们经常会到处跑,照他们所说的一样‘收集’或是偷窃东西。不过,在老大身边的人通常不会少于二十人。他在袋底洞,至少之前还在,但他现在并不常离开地洞了。事实上,已经有一两个礼拜没有人看过他了,但那些人类不让我们靠近。”

“哈比屯不是他们唯一的根据地,对吧?”皮聘说。

“不,很可惜,”卡顿说:“我听说在长底和萨恩渡口也有不少人,有些人在林尾附近鬼鬼祟祟的行动,他们在汇口也有房子,而且还有他们所说的牢洞;米丘窟的旧地道被他们改造成仓库,用来囚禁胆敢反抗他们的人。不过,我想整个夏尔也不过最多三百个人,或许更少。只要我们团结在一起,我们就可以打败他们。”

“他们有什么武器吗?”梅里问。

“鞭子、刀子和棒子,够他们用来欺负我们,至少到目前为止,他们只亮出这些东西。”卡顿说:“但是,如果起了冲突,我打赌他们还有更多东西,有些人还有弓箭,他们射死了我们一两名同胞。”

“佛罗多,听见了没!”梅里说:“我就知道我们一定得开打的。好啦,这下是他们先开杀戒的。”

“不完全是,”卡顿说:“至少射人这方面不是,那是图克家先动手的。皮瑞格林先生,你老爸从一开始就看那个罗索不爽,他常常说如果要当什么老大,只有夏尔的领主是理所当然的。当罗索派人过去时,他还是不改口,图克家运气不错,他们在绿丘有很深的洞穴,就是那些大地道什么的,那些强盗也进不去,他们也不让这些家伙进来。如果他们大胆的做了,图克家族就会射杀他们。图克家射死了大概三个入侵和抢劫的家伙,在那之后,这些强盗就变得更残暴了。他们相当严密的监视着图克区,现在人们进不去也出不来。”

“图克家族果然不愧是老图克的子孙哪!”皮聘大喊:“但现在有人要进去了,我要去大地道,有谁要和我一起去?”

皮聘和六七名少年骑着小马离开了。“到时再见!”他大喊着:“这边过去只有十四哩,我明天一早就会带图克家的大军来支援。”梅里在他们走了之后又吹了一声号角,众人纷纷欢呼。

“不管怎么说,”佛罗多对附近所有的人说:“我不希望流血,即使是那些坏蛋也是一样;除非是到了最后关头,为了阻止他们伤人。”

“好啦!”梅里说:“从现在开始,哈比屯的家伙随时都有可能来拜访我们,他们可不会是来和我们聊天的。我们会试着和平解决,但我们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我有个计划!”

“很好,”佛罗多说:“交给你来安排。”

就在那时,被派去哈比屯探查情况的几名哈比人跑了回来。“他们来了!”他们说:“大概二、三十个,可是有两个往西跑了。”

“我想应该是去汇口那边,”卡顿说:“应该是去找更多帮手。好啦,反正两边都是十五哩,我们暂时还不须要担心他们。”

梅里匆忙地跑开开始发号施令,农夫卡顿清开街道,把所有人都赶进屋内,只有拿着武器的年长哈比人留在外面。他们没有等很久,很快的,他们就可以听见对方大声交谈和沉重的脚步声。一整群强盗正往这边走。他们看见路障,不禁哈哈大笑,他们实在很难想像在这个穷乡僻壤,会有什么力量能抵抗二十个他们的力气。

哈比人打开路障,站到一边去。“多谢你们!”那些人们笑着说:“在我们拿出鞭子来之前,你们最好赶快回家去。”然后,他们沿街大喊:“快把火灭掉!进屋去,留在里面!不然我们一年就要抓五十个人去关。快进去!老大不高兴了。”

没有任何人理会他们,当那些强盗经过之后,他们无声无息地紧跟在后面。当那些坏蛋走到营火边时,农夫卡顿单枪匹马的站在那边烤手。

“你是谁,你以为你在干嘛?”强盗头子说。

农夫卡顿缓缓抬起头,“我还正准备问你这问题哪!”他说:“这不是你的家园,也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我们可想要替你找个地方待啊,”头子说:“我们要抓你,弟兄们,抓住他!带他去牢洞,让他安静点!”

坏蛋们朝他走了一步,就停了下来。他们四周突然喧哗起来,这才意识到农夫卡顿并不孤单,他们被包围了。在火光边缘的黑暗中,哈比人们成群结队的走出,这次几乎有两百多人,每个人都拿着武器。

梅里走出来说道:“我们之前见过面,”他对头子说:“我警告你不要再回来,我再警告你一次:你站在亮处,附近都是弓箭手,如果你敢碰这农夫一根汗毛,你立刻就会被射死。放下你们的武器!”

头子看着四周:他被困住了,但他并不觉得害怕,只要身边还有这些弟兄就没问题。他对哈比人太不了解,以致于低估了自己所在的危险,他愚蠢的决定抵抗,突围应该很简单。

“上啊,弟兄们!”他大喊着:“让他们见识一下!”

他左手拿着长刀,右手拿着棍子朝着包围圈冲,试着冲回哈比屯。他对准挡路的梅里狠狠砍去。四支箭同时射中他,将他当场射死。

这对其他人来说够了,他们放弃了。他们丢下武器,被绑在一起,被赶到一个他们自己盖的小屋内。然后,哈比人将这些人手脚绑起,锁上门,派人在外面看守,那个死掉的头子被众人拖去埋了。

“看来太简单了,对吧?”卡顿说:“我就说我们可以打垮他们的,但我们需要人激励。梅里先生,你回来得正好。”

“还有更多事情要做,”梅里说:“如果你推测的没错,我们只不过解决了十分之一的问题而已。现在天黑了,我想他们第二次攻击应该会是在天亮之后,然后我们就必须去对付老大。”

“为什么不是现在?”山姆说:“现在也不过六点左右,我想要见见我老爹。卡顿先生,你知道他怎么了吗?”

“他过得并不好,山姆,但也不算差,”农夫说:“他们挖掉了袋边路,这对他来说是一大打击。他现在住在那些老大手下的人们所盖出的房子里面,就在临水路底一哩左右的地方。但他有时会来找我,我会想办法让他吃得比一些可怜的人要好,当然,这都是违反规定的。我本来想要把他接过来,但老大不准。”

“卡顿先生,实在太感激你了,我永远不会忘记的!”山姆说:“但我好想要见见他。那个老大和他们说的什么萨基,在天亮之前可能还会惹事的。”

“好啦,山姆,”卡顿说:“挑一两个小家伙陪你,去我家附近。你不必要靠近哈比屯那边,我家的乔力会带你去的。”

※※※

山姆离开了,梅里沿着村外安排了哨兵,在路障口则安排了夜卫,然后他和佛罗多与农夫卡顿一起离开。他们和一家人坐在温暖的厨房里,卡顿家人礼貌性的问了几个关于这次旅行的问题,但对答案并不真正在意,他们比较关心夏尔的状况。

“这一切都是痘王开始的,喔,这是我们替他取的绰号,”卡顿农夫说:“佛罗多先生,这是从你一离开之后就发生的。痘王老是爱胡思乱想,看起来他想要拥有一切,指使其他人。很快的他就有了比其他人更多的东西,而他还是想要更多,只是,他从哪里弄来资金就是个谜了。他买了磨坊、仓库和旅店还有农场、烟叶田。他在来到袋底洞之前,就已经从山迪曼手中买下了磨坊。”

“当然,他一开始在南区就继承了很多他爹留给他的财产,看起来他卖了很多最上等的烟叶,过去一两年间都偷偷的往外运。到了去年年底时,他开始送走大批大批的东西,不只是烟叶。货品开始短缺,冬天也来了,人们开始不高兴,但他想办法处理掉这些不满。一大群人类,大部分是强盗无赖之流,拖着大车过来了。有些是把东西往南运,有些则留了下来,接着还有更多人过来。在我们搞清楚状况之前,他们已经在整个夏尔定居下来,到处砍树挖洞、任意盖屋破坏。一开始痘王都会赔偿那些东西,但很快的他们就开始到处指使,恣意任为。”

“然后开始起了一些争执,但这还不够。市长老威尔去袋底洞抗议,但他根本没到那边,半路上他就被这些坏蛋抓走了,把他关在米丘窟的洞穴里,现在他人还在那边。在那之后,大约是新年左右,就不再有市长了。痘王开始叫自己警长老大,或就是警长,然后开始高压统治一切,如果有人心生不满,他们就会跟在威尔之后,因此,事情越变越糟糕。除了给这些人类用的之外,根本就没有烟叶了。老大不准我们喝啤酒,只有他的属下可以。他关闭了所有的旅店,除了规定之外,其他的东西都变得越来越少。有些人会把东西藏起来,那些坏蛋就会来搜刮,说是要‘平均分享’,解释起来的意思就是他们有全部,我们什么都没有,除非你们可以在警备队获得他们的同意。一切都变得很糟糕,但自从那个萨基来了之后,更是急转直下。”

“这个萨基是谁?”梅里说:“我听过有人提到他。”

“看来是这些坏蛋中最大的,”卡顿回答:“在上次收割的时候,或许是九月底,我们第一次听到他。我们从来没看过他,只知道他在袋底洞,我猜他现在是真正的老大了。所有的坏蛋都听他的,破坏、放火,现在竟然到了杀戮的程度,他们一点也不会有罪恶感。他们会砍倒树木,就让它们枯死,他们烧掉屋子也不会再盖。”

“就拿山迪曼的磨坊来说好了,痘王一进袋底洞几乎就立刻把它拆了。然后他带了很多脏兮兮的人类来,盖了更大的一栋,装了很多外地的轮子什么鬼的。只有那个傻泰德觉得很高兴,他的工作现在成了替那些人擦轮子,亏他老爹还是磨坊主人呢!根据痘王的说法,他是想要磨更多的麦子。他还有其他类似的磨坊,但你得要有麦子才能磨啊,我们的生产也没有比以前多,根本没办法供应给这些新磨坊。自从萨基来了之后,他们根本就不再磨东西了,它们每天不停的敲敲打打,发出恶臭和浓烟,哈比屯即使晚上也不得安宁。他们会故意倒出脏水,把这边的水源都污染了,连烈酒河都开始受影响。如果他们想把整个夏尔变成沙漠,那这可是正确的做法。我不认为那个愚蠢的痘王在背后控制一切,我推测应该是那个萨基。”

“没错!”小汤姆说:“对啦,他们甚至抓走了痘王的老妈,那个罗贝拉,大家都知道只有他最爱她。哈比屯有人看到了,她正拿着旧雨伞在路上走,有些坏蛋推着大车往上走。”

“‘你们要去哪里?’她问。”

“‘去袋底洞,’他们说。”

“‘干嘛?’她问。”

“‘替萨基盖房子,’他们说。”

“‘谁准你们的?’她说。”

“‘萨基说的,’他们回答:‘老妖婆,别挡路!’”

“‘你们这些强盗,我会让你们的萨基学到教训!’她拿着雨伞就去找那个有她两倍高的头子,他们就这样抓走了她,不看她一把年纪,居然把她关到牢洞里。他们也带走了两个我们的朋友,但她可是其中抵抗最激烈的家伙哪!”

正当众人聊到一半时,山姆带着老爹冲了进来。老詹吉看起来并没怎么变老,但听力似乎变差了些。

“晚安哪,巴金斯先生!”他说:“我真高兴可以看你平安归来。请容我大胆挑剔一下,你根本不应该卖掉袋底洞的,我以前就这么说,一切坏事都是这样开始的。当你在外国旅游的时候,听我山姆说,你在那些山区追赶黑影人,不过他到底没说清楚是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他们则是把袋边路都挖掉,把我老家给夷平了!”

“詹吉先生,我真是非常抱歉,”佛罗多说:“但我现在回来了,我会尽力补偿你的。”

“好啦,这样就够了,”老爹说:“佛罗多。巴金斯先生是个最慷慨的哈比人,我从以前就这样说,不过其他和他同姓的人就不一定了。我希望山姆很乖,没有惹事吧?”

“乖得很,棒极了,詹吉先生,”佛罗多说:“事实上,不知道你相不相信,但他是全世界最有名的人了!从海边到大河流域,他们都替他写歌,歌颂他的丰功伟业。”山姆胀红了脸,但他感激地看着佛罗多,因为小玫的眼中发着光,正冲着他笑。

“我可真难相信哪!”老爹说:“但我看得出来他这次交了一些怪朋友。他的铁背心哪里来的?不管看起来好不好看,我可穿不习惯这种铁衣服。”

※※※

农夫卡顿一家人和客人全都起了个大早,一夜无事,但在天亮之后一定会有更多麻烦的。“看起来袋底洞似乎没有剩什么强盗了,”卡顿说:“但汇口的人应该很快就会到了。”

大伙用过早餐之后,图克区的使者来了,他非常兴奋。“领主通知了全区,”他说:“消息传得像野火一样快,监视我们的坏蛋还活着的都往南逃了。领主派人追踪他们,准备抵挡更多的敌人,但他还是派皮瑞格林先生带多余的人力来支援。”

第二个消息就比较不妙了,离开一整夜的梅里在十点左右骑马赶了回来。“大概四哩之外有一大群敌人,”他说:“他们从汇口那边沿着路过来,路上有许多流浪的坏蛋也加入了他们。他们大概有一百多个人,而且他们还沿路放火。该死!”

“啊!这些家伙是不会谈判的,如果他们抓到机会,一定会动手的,”卡顿农夫说:“如果图克家不赶快来支援,我们得要找好掩护,直接开火。佛罗多先生,在这一切结束之前,看来我们得要好好打上一仗。”

幸好图克一族来得比较快,不久之后,大约一百多人就在皮聘的带领下赶了过来,梅里现在有了足够的人手对抗那些坏蛋。斥候回报他们保持着紧密的队形,他们知道附近全都起义了,很显然想要毫不留情的对付他们,特别是镇压这场起义的中心。不过,不管他们的决心有多坚强,他们之中似乎都没有懂得战术的领袖。他们毫无防备的来了,梅里很快的安排好他的战略。

※※※

坏蛋们沿着东路走过来,他们毫不迟疑的转向临水路,这路的两边有蛮高的陡坡。绕过转弯处之后十几尺,他们就在大路上遇到了一辆翻倒的车子,这让他们停了下来。这时,他们注意到两边的陡坡上都挤满了哈比人。在他们身后,其他的哈比人又从附近推出了之前隐藏起来的车子,也把他们的退路挡了起来。一个声音从坡上对他们说道:

“好啦,你们已经走进陷阱中了,”梅里说:“你们从哈比屯来的同伴也是一样,一个死了,其他都成了俘虏。放下你们的武器!退后二十步,坐下来,想要逃跑的就会被射杀。”

但这次,这些坏蛋就没这么容易屈服了。几个人听话照做,但很快就被同伴阻止了。二、三十名强盗冲向车子,六名被射死,但其他人在杀死两名哈比人之后,就朝向林尾的方向四散奔逃。这些人跑到一半又有两人倒下,梅里吹响了号角,四野传来许多的回应。

“这些人逃不远的,”皮聘说:“现在到处都是我们的猎人。”

那些被困在陷阱中的人类大约仍有八、九十名,他们随即试着往不同的方向突围,哈比人们被迫用弓箭或是斧头攻击他们。许多比较强悍的家伙从西边突围,转过身开始攻击包围者,这时他们满脑子只有杀戮,已经不再多想逃跑的事情。几名哈比人战死,其他的人开始动摇,原先在东边的梅里和皮聘立刻冲过来攻击对方。梅里自己杀死了一个带头的家伙,对方浑身肌肉,看起来像是只高大的半兽人;然后他让部队全都退开,将这些人类包围在弓箭手的火网中。

最后,一切都结束了,有将近七十名的强盗被杀、数十名被俘,十九名哈比人战死、三十名负伤。强盗的尸体被用车子拖走,丢进附近的一个旧沙坑里面,这里从此就被称为“战坑”;牺牲的哈比人则被一起合葬在山边的一块墓地中,稍后竖起了一块纪念碑,并且也建造了一座花园。一四一九年的“临水之战”就这么结束了,这是夏尔中发生的最后一场战斗,也是自从一一四七年北区的“绿原之战”以来唯一的一场战斗。虽然牺牲的人数少得让人庆幸,但也替它在红皮书中争取到了一席之地,所有参与此役的人都被列入名单中,被日后夏尔的历史学家所熟记。卡顿家的崛起和出名就是从这场战争开始的,不过,在名单的最上面两个,还是威名显赫的梅里雅达克和皮瑞格林将军。

佛罗多也有参战,但他并没有拔剑,而他主要扮演的角色,是拦阻怒火攻心的哈比人杀死那些弃械投降的敌人。等到战斗结束,安排好善后工作后,梅里、皮聘和山姆回来找他,四人一起前往卡顿家。他们吃了顿下午的正餐,佛罗多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我想我们该对付这个‘老大’了。”

“没错!越快越好,”梅里说:“也别太心软!他必须为了带来这些强盗而负责,他们的所作所为也都要算在他头上。”

农夫卡顿召集了二、三十名比较强悍的哈比人护送他们。“我们只能猜测袋底洞没有人留守,”他说:“但我们不能确定。”然后,众人就在佛罗多、山姆、梅里和皮聘的带领之下出发了。

这是他们这辈子最哀伤的一刻,那巨大的烟囱出现在面前,当他们越来越靠近水边的村庄时,两边林立着新盖的、丑陋的砖屋。最后,他们看见了那新磨坊难以描述的丑恶外型,那座巨大的砖造建筑拦住了小溪,不停的冒出水蒸气,临水路的每一株树都被砍掉了。

当他们越过小桥,看着眼前的山丘时,他们全都猛吸一口气,即使山姆在那镜中所见的景象,也无法和眼前的状况相比。西边的老屋遭到拆除,取而代之的是一整排黑漆漆的屋子。所有的栗树全都被砍掉了,灌木丛和道路的两边一片残破,巨大的马车散乱停在一块寸草不生的空地上。袋边路成了一片荒凉,堆满了砂石和瓦砾,袋底洞处在许多高大房屋的夹缝之中,已经看不见了。

“他们把它砍了!”山姆惊呼:“他们砍了那株宴会树!”他指着比尔博当年发表告别演说时的地方。它就这么倒在地上,这对山姆来说彷佛是最后一击,让他忍不住热泪盈眶。

一个笑声打断了众人的哀痛,前方有一个矮胖的哈比人靠着磨坊的墙壁。他满脸脏污,双手也是黑漆漆的。“山姆,你不喜欢吗?”他轻蔑地说:“你从以前就是个娘娘腔,我一直以为你会坐着你说不停的那些船离开这里,你回来干嘛?夏尔这边可有很多工作要做。”

“我也这么认为,”山姆说:“这已经不是用水洗可以清除的了,而是要拆毁这一切。听着,山迪曼先生,我准备替这村庄讨回公道,如果你再罗唆,恐怕你一辈子也付不完!”

泰德。山迪曼对着墙壁啐了一口。“妈的!”他说:“你不能碰我,我可是老大的朋友,如果我再听你乱说,他会好好教训你的。”

“别浪费时间在这个笨蛋身上,山姆!”佛罗多说:“我希望不会有其他的哈比人沦落到这种程度,这会比那些人类所造成的破坏都还要严重。”

“山迪曼,你不但肮脏,而且还无礼,”梅里说:“同时,你也真的是跟不上时代,我们正准备去除掉你那宝贝老大,我们已经解决了他的手下们。”

泰德吃了一惊,这时他才真正看清楚梅里身边的一大群护卫。他慌张地冲回磨坊,拿出一支号角,死命的吹着。

“别浪费力气了!”梅里说:“我的号角更好。”他拿出银号角用力一吹,清澈的号声穿透了附近的每个住屋和地洞,哈比屯的每个哈比人都欢声雷动地出来迎接他们,一大群人浩浩荡荡走向袋底洞。

在路的尽头,队伍停了下来,佛罗多和朋友们继续往前,这才终于来到了他们心念所系的真正家园。花园中盖满了粗制滥造的小屋,有些挤到了西边的窗户边,完全遮住了风景,到处都是一堆堆的垃圾。门上满布刮痕,门铃松松的挂在门上,门铃也已经不再会响,无论他们怎么敲,都没有任何回应。最后,他们推了一下,门就自动打开了,四人走了进去。这个地方臭得让人反胃,到处都一团凌乱,看起来已经很久没人住过了。

“那个该死的罗索躲在哪里?”梅里说。他们搜遍了每一间房间,除了老鼠之外什么都没找到。“我们要去找其他的屋子吗?”

“这比魔多还要糟糕!”山姆说。“对我们来说实在是难以忍受,你不会想到它会一路跟着你回家。人们说家是永远的避风港,而这次连这最后的港口都被污染了。”

“是的,这就是魔多的痕迹,”佛罗多说:“这就是它的影响。萨鲁曼一直以为他在为自己打算,却只是协助魔多而已。而受到萨鲁曼诱骗的,像是罗索也是一样。”

梅里强忍恶心,难过地看着四周。“我们赶快出去吧!”他说:“如果我早知道他把这里搞成这样,我会把我的背包塞到他喉咙里面!”

“没错,没错!但你并没有,所以我才能够欢迎你们回家。”站在门口的就是萨鲁曼,他看起来吃饱喝足、过得很好,眼中闪烁着邪恶和玩弄敌人的兴致。

佛罗多突然明白了。“你就是萨基!”他惊呼道。

萨鲁曼笑了。“原来你们听说过我啦?我想,我所有在艾辛格的手下都是这么叫我的,或许这是他们对我的匿称吧,这可能起源于半兽人语中的shark,“老家伙”的意思。很显然你们没意料到我会在这里出现。”

“我的确没有,”佛罗多说:“但我早应该猜到才是。甘道夫警告过我,你还是可以玩些邪恶的小把戏。”

“当然可以,”萨鲁曼说:“恐怕还不只一些小把戏。你们这些哈比小鬼,和那些伟人们同进同出,以为自己很安全,让我实在忍不住大笑。你们以为自己已经表现得够好了,想要回来在乡下安养终老。萨鲁曼的家被毁了,也可以把他赶走,但是没人可以碰你们的家。喔,喔,甘道夫会照顾一切的!哈!你们错了!”

萨鲁曼再度放声大笑。“他不会的。当他的工具失去利用价值之后,他就将他们弃之不顾。但你们就是死缠着他,跟着他、聊天、瞎逛,绕了两倍远的路。‘既然这样,’我想:‘如果他们是这种蠢蛋,那我不如抢在他们前头,给他们一个教训,这就叫一报还一报。’如果你们给我更多时间、更多人手,这个教训会更深刻的。不过,我已经做了够多,你们这辈子可能都无法将它恢复原状。当我在舔舐伤口时,光想到这一点就让我无比的满足。”

“好吧,如果你只能从这上面找到满足,”佛罗多说:“那我必须同情你,恐怕这只会是一场回忆而已。马上离开,再也不要回来!”

村中的哈比人看见萨鲁曼从一间屋子里面走了出来,他们立刻都蜂拥到袋底洞的门口。当他们听见佛罗多的命令时,立刻愤怒地呐喊道;

“不要让他走!杀死他!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坏蛋。杀死他!”

萨鲁曼看着他们充满敌意的脸,不禁笑了。“杀死他!”他捏着嗓子学道:“杀死他!勇敢的哈比人啊,难道你们以为自己人够多吗?”他挺起胸膛,以黑眸瞪着众人。“别以为我失去了所有法力,就失去了一切!敢攻击我的人将会受到诅咒。如果我的鲜血落在夏尔的土地上,这里将变成一片荒凉,永远无法恢复。”

哈比人退缩了。佛罗多说:“不要相信他!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只剩他那可以趁虚而入的声音。不要担心,我不会让他被杀的,以牙还牙是没有意义的,这不会治好我们的伤口。走吧,萨鲁曼,快点离开吧!”

“巧言!巧言!”萨鲁曼大喊道,巧言从附近的一间小屋爬了出来,几乎和只狗没两样。“我们又要上路啦!”萨鲁曼说:“这些好人们又要赶走我们了,跟我来吧!”

萨鲁曼转身准备离开,巧言畏缩的跟在后面。但正当萨鲁曼走到佛罗多身边时,他猛地拔出小刀,朝向佛罗多刺去,佛罗多身上的秘银甲让刀子断成两半。十几名哈比人在山姆带头之下,大呼着将这家伙压倒在地上,山姆拔出宝剑。

“不,山姆!”佛罗多说:“就算这样也不要动手杀他,他没伤害到我。而且,不论如何,我都不希望他在这种满心邪恶的状况下被杀。他以前曾经非常伟大,属于我们不敢抬头望去的高贵种族,他堕落了,我们无法治好他,但我还是愿意饶恕他,希望他能改过自新。”

萨鲁曼站了起来,瞪着佛罗多。他的眼中混杂着惊讶、尊敬和仇恨。“半身人,你成长了,”他说:“没错,你已经成长了许多。你很睿智,却也非常残忍,你剥夺了我复仇的甜美,让我此后必须苟且偷生,永远欠你一命。我恨你!我还是会离开,不再打搅你们。但别妄想我会祝你健康长寿。这两者你都不会拥有。这不是我的诅咒,只是我的预言。”

他缓缓走开,所有的哈比人都让出一条路给他,但他们紧握着武器的指节都因用力而泛白。巧言迟疑了一下,然后还是紧跟着主人。

“巧言!”佛罗多说:“你不须要跟他走,你对我没有做过任何坏事。你可以在这边休息、吃点东西,等你恢复了体力,可以踏上自己的道路再离开。”

巧言迟疑了一瞬间,回头看着他,似乎真的准备留下来。萨鲁曼转过身。“没做过坏事?”他咯咯大笑。“喔,不!是啊,他晚上偷溜出去也只是看星星而已,多可爱!可是,我刚刚是不是听到有人问说罗索躲在哪里?巧言,你知道的,对吧?你愿意告诉他们吗?”

巧言趴在地上,抱着头呻吟着:“不,不要!”

“那就由我来说吧,”萨鲁曼说:“巧言杀死了你们的老大,那个可怜的小家伙,自以为很行的老板大人。对吧,巧言?我想应该是在睡梦中刺死了他吧。我希望他把它埋起来了,不过,最近巧言肚子一直很饿……算啦,巧言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最好把他留给我。”

巧言泛红的双眼盈满了仇恨。“是你叫我做的,是你逼我的!”他嘶嘶的说道。

萨鲁曼笑了,“你总是会照着萨基说的做,对吧?好啦,他现在说了:跟上来!”他对准巧言的脸踢了一脚,让他趴在地上哀嚎,随即转身离开。就在那一瞬间,有什么束缚断裂了──巧言突然站起来,掏出一柄隐藏的匕首,像野狗一般疯狂嘶吼着跳上萨鲁曼的背,一把将对方的头往后拉,割开了他的咽喉,迅即哀叫着往路的另一边奔逃。在佛罗多来得及恢复镇定或开口之前,三支箭劲射而出,巧言就这么死了。

萨鲁曼的身体四周突然冒出了灰气,像是火焰中冒出的浓烟一样飘往高空,一个形体模糊的身影俯瞰着山丘。它摇晃着,看着西方;但从西方吹来一阵冷风,它就在一阵叹息中彻底蒸发了。

佛罗多恐惧、满心同情的看着那尸体。就在他面前,那尸体似乎已经死了很久,一瞬间开始萎缩,干枯的脸皮变得像是挂在丑恶骷髅上的破布。他拿起那件肮脏的斗篷,盖住尸体,转身离开。

“原来就这样结束了,”山姆说:“真是个恶心的结局,我希望自己没看见,但至少替这世界做了件好事!”

“我希望仗都打完了,”梅里说。

“我也希望这样,”佛罗多叹气道:“这真是最后一击了。谁想得到,这会发生在这里,就在袋底洞的门前。不管我怎么胡思乱想,连我的噩梦中都没预料到这件事情。”

“在我们把一切清理完毕之前,我可不认为这算是结束,”山姆阴沉地说:“这可得花上好长一段时间和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