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宝

第006章 透视的额外效果

不过也就在激动中周明落却突然一拍额头,跟着就是一声怪叫,“我怎么用的这么早,这应该等到了古玩城再用啊。以我这点家底全是假货丝毫不足为奇,若是我把这符箓留到古玩城再用,说不定可就有收获了。糟了,这张符箓只有一个小时时限!”

真的很郁闷,他刚才满脑子只记得要去验证【觅文符】是否能透视,也是直到现在才想起若它真的有效,那这第一张觅文符,很可能存在被浪费的嫌疑。

现在好了,小区虽然距离新川市古玩城不算远,可至少也要十多分钟才能到地点啊。

惊叫中周明落一把抓起只剩半瓶的矿泉水就急急向门外走去。

也顾不得这种急行再次让他变得有些气喘吁吁力不从心,很快就走出房门,快步抵达了楼道电梯间。

略微带着一丝急躁的按下电梯按钮,等原本停在24楼的电梯缓缓下降时,周明落才又打开水瓶猛灌了一口,含在口中细细滋润咽喉。

“叮!”

终于,当电梯在15楼发出一声脆响,两扇铁门豁然而开时,周明落一步跨入,刚想去按钮,一道清脆的声响蓦地就从电梯外响起,“等等。”

随着悦耳的脆响声,更伴有急促的高跟鞋踏地声泛起,一道苗条纤瘦的身影蓦地就从外部跑来。当周明落缩回已经放在电梯按钮上的手抬头望去时,一具凹凸有致,不着寸缕的娇躯瞬间就暴漏在了他眼底。

“噗~”

原本还在滋润干燥如火的咽喉的矿泉水,在这一刻直直从周明落吼中狂喷而出,一下子喷洒上了前方惹火的娇躯上。

“啊!”

好大一口混合了口水的矿泉水,如数喷洒在来人头脸之上,连胸前衣衫亦被喷的一塌糊涂。

这身影明显没想到拦个电梯竟然也受袭,顿时发出一声惊粟的尖叫,整个身子也像是受惊的鸟雀一样豁的后跃。

这一跳在外人眼里并无异样,可落入周明落眼中,却是一个浑身一丝不挂的美人儿,突然来一个后扬,对方胸前一对颤巍巍的丰肉在这跳动下也一抖一颤,充满弹力的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波纹。

周明落双腿直接一软,手中矿泉水瓶也重重砸落而下。

不怪他,这真的不是他没见过世面,而是此情此景实在太让人吃惊了,毕竟谁能想到公共场所里,面前会突然窜出一个不着寸缕的妙龄女子?还做出这么诱人的动作?

至少活了这二十年出头,周明落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公共场合不着寸缕,对方更还是个妙龄美女,身材惹火逼人。

“你……你……”

向后跳出一步,依旧是满脸口水和矿泉水混合的异味,那一丝不挂的娇躯再次一颤,跟着就蓦地抬头露出一张秀气甜美的俏脸,不过此时这张脸上却充满了悲愤。

当女子气的差点七窍生烟时,一眼看到喷了自己一脸口水的家伙竟死死盯着自己前胸,嘴角也吧嗒吧嗒的有透明**淌下时,她可真是晕了!

色狼她见过不少,可是像眼前这个四眼竟然肆无忌惮的盯着她胸前观看,一边还狂留着口水??这也太尼玛极品了。

“你混蛋!!”

一对悄目猛的向上一翻,女子气的怒不可遏,差点生生背过气去。

也是这一骂,周明落才一个激灵苏醒过来,可哪怕清醒了,站在前方不足一米外那副一丝不挂的完美娇躯,依旧在给他带来不小的视觉冲击。

刚想开口说什么,对面女子却是俏脸一寒,嫌恶的瞄了一下周明落嘴角依旧在流淌的矿泉水,

恶狠狠低骂一声,身子一扭,踩着高跟鞋就踏踏向回走去,被喷这么一脸口水,差点当场恶心死她,这也别出门了,还是赶快回家洗澡吧。

直到对方彻底消失,周明落都依旧呆在原地,脑海里也全是一片白花花,充满弹姓的细肉,甚至在自己的记忆中似乎还隐约看到一抹黑色,是那么鲜艳明目。

“靠,我怎么忘了透视还有这效果。”足足愣到电梯自动闭合,周明落才终于彻底苏醒,眼中一片哭笑不得。

是啊,透视还有这种效果呢。

那岂不是说他走到大街上不管看谁都是赤身[***]?

不过事实证明他的激动纯属白瞎,等乘着电梯走下楼以后,在电梯房没遇到其他人,而一旦出了楼道,才发现入目可见的依旧是一片正常世界。

只有在以他身体为圆心,向左右前后辐射的一米范围内,他才拥有透视能力。

可以想见若是在人山人海的热闹场所,别说是挤在别人一米范围内,就是肩并肩也不稀奇,那种场合他才能随处可见一个个**男女,但在这还算清幽的小区内,又是上午十点多,来往人少的可怜,就算有人若是不认识的,放着宽阔的大马路不走,谁会紧跟着一个陌生人走在一米之内?

那只有相熟的朋友才能做到。

就算周明落自己想跟着一个陌生美女,一直贴近对方一米内紧追着走,怕不是也会当场招人白眼。

所以直到在街角拦了一辆的士上去,他都没再次获得大饱眼福的机会。

而等上了的士以后,坐在的士司机身旁对方倒是落入了【觅文符】可以透视的范围,但司机却是个男的,还是中年大叔。

这一次透视倒把周明落搞得狼狈不已,直接在报了目的地后就微闭上了眼,来了个眼不见为净。

“这不行啊,难道所有的人或物都强制姓透视?换了美女也就算了,难道每一个在我一米内的男人都也来个透视?”

周明落得承认,自己的名字虽然叫明落,乃是其父取自“光明磊落”一词,算是堂堂正正的好名字,而且他也跟着方叔同奔跑了三年多时间深受对方影响,在做人方面也都有着自己的各种底线。

但他毕竟还是单身青年,从没和什么异姓有过零距离接触,对于美丽异姓的身体依旧有着强烈的好奇心。

之前那次直面相对虽不足让他太过忘形,可给他的心理冲击依旧是有的。

如果还有机会,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要看还是不看。

但可以肯定不管对美女看或者不看,对于**男子他是压根一点都不想看的。

微微的沉思中,周明落这才又小心的张开双眼,偷偷看向身侧的中年司机,这一眼对方依旧是赤身[***]模式,把一个大好的魁梧身材暴露于外,若不是那啤酒肚太过雄壮,遮挡住了某处视线,周明落一眼就能看到某些好东西,可就算没看到也让他暗暗皱眉的厉害,不过他还是在脑海中泛起一个念头。

这**的男人?还是不看了吧!

随着这念头翻转,原本还是赤身[***]的中年司机,一套随意的休闲装呼的就又覆盖了对方全身。

“啊!”原来真的可以不看?周明落一喜,表情也松了下去,自己也可以选择不看的,这才是最理想的啊。

很快,就在周明落怀着古怪心思静默中,出租车也沿着平整宽阔的街道,快速抵达了新川市北部的古玩城。

作为一个经济发达的沿海城市,整个新川不缺乏富人有钱人,哪怕是社会底层也要比内陆那些城市里许多人都过的滋润,盛世收藏,乱世黄金。

越富足的人群在安定的社会状态下,对于收藏的渴求就越大,而整个新川就足有两个古玩城,一南一北分别相对坐落,除了两大古玩城,在新川城中偏西地带还有玉器一条街。

这三大地带经常都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结账下车后,周明落稳稳站定,取出手机看了下时间,才发现自己用过的【觅文符】此时还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限。

“三十多分钟应该能帮我做出一些判断了吧。虽然透视只能辨别材质的新旧,旧货不一定就是真正的古玩,但这样筛选起来却无疑更容易了许多。”

在出租车司机倒车离去时,周明落心中亦再次升起一丝激动。不过实话实说,对于新川市的几个古玩城,他以前虽然来过不止一次,可也算不上熟,他大部分时间还是跟着方叔同在外地跑,还真没有认真逛过新川。

下一刻他才踏步前行,沿着前方由两根石柱拱卫起一块巨大牌匾的正门就走了过去。行走中有他人从对面而来,周明落更是带着一丝紧张望去。一米外,一米,一米内,擦肩而过。

这个过程平静无波,直到行人彻底离去他才跟着庆幸起来,那人是穿着衣服的。

原来自己只要选择一次不看他人的[***],【觅文符】就会遵循这个默认的意念。

这倒是极好,至少不用他每次都要先看过别人的[***]后再选择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