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宝

第013章 转手

“算了,既然这些都是事实,也只能接受了。”

等拳头上的疼痛彻底消失后,周明落才又逐渐收敛情绪,跟着就想起了秀姨,毕竟不管【金刚符】的作用是大是小,他都无力改变,想不接受也不行。

而从发现黄皮书的改变开始,一直折腾到现在时间也到了中午,他的确也是该去看看秀姨了。

对方虽然只是发烧,不过也很严重,已经到了神志模糊的地步,不止需要紧急治疗,更需要有人在事后照顾,在早上周明落知道白天可能没时间后,直接就把她送到了较近的市三院,并办理了入院手续。

这或许有点小题大做,但他却觉得值得,他还真怕自己离开后若没人在旁照顾的话,秀姨再出什么事,放在医院可能费钱,但有护士照看总好得多。

“高烧终归是小问题,希望现在她已经好了,哎。”

低叹一声,周明落才踏步向外行去,随后不过半个小时就抵达了市三院。

熟门熟路的进了住院部大楼,撑电梯抵达六楼,周明落沿着楼道抵达609病房门前时,透过门上的玻璃窗向内观看,一眼就见到了里面正躺在病**的秀姨。

秀姨年纪并不大,今年只是三十出头,也颇有几分靓丽,不过此刻那张病**躺着的人,面容却是憔悴的一塌糊涂,猛一看去更是像平白苍老了十多岁的模样。

一想到往曰里对自己像大姐姐一样和善,温婉的秀姨,这些曰子以来却因为方叔同的入狱而搞得如此狼狈,周明落心下都是疼得厉害。

“不管你是谁,把方叔一家害成这样,在以前也就算了,为了各种现实我也只能认了,但从现在起我一定要你后悔所作的一切!”

重重握紧双拳,又一次几乎是把短短指甲插进手心嫩肉里,周明落眼中全是一片森寒。

下一刻他才快速收拾起情绪,轻轻敲了敲房门后才推门而入。

“秀姨,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进入病房,周明落快步来到病床前,努力挤出一副灿烂的笑容,越是靠近秀姨,他心下就越难受的厉害。

“小落,真是难为你了,我没事了。”从周明落推门那一刻,秀姨就转过了视线,一直拿着慈爱的目光看来,不过在这目光中,她却也带着一丝歉疚之意。

她真的很歉疚,虽然这些曰子她承受的压力可谓不一般的大,所以在得知方叔同拒绝自己去探监时,猜测出这里面的原因她才会那么崩溃,让自己独自在家喝的酩酊大醉,更是发起了高烧。

哪怕在经过上午的治疗后她的高烧已经基本退却,甚至连心情也依旧压抑的厉害,可到现在她也已经能很理智的去思索事情,面对现实了。

也是直到再次看到周明落时,她才豁然而惊,她这些天受的压力很大,难道周明落就小么?就算如此,周明落还要分出那么多精力来照顾她。

这由不得她不惭愧,自己怎么能一病了之,却把所有事都让一个孩子承担?对她而言,周明落现在也真的只是一个大孩子罢了。

既然方叔同的事已经成了定局,她也要及早从这件事的阴影中摆脱,毕竟五年之后方叔同还是可以出来的。

“真是让你受累了,秀姨对不住你。”

“千万别这么说,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听对方这么说,周明落倒是急忙摆手,不过还不等他讲完,秀姨就蓦地一笑,撑着身子就坐了起来,“我真的没事了,只是发烧而已,之前医院也又替我做了一便检查,我都可以回家了。”

“恩?”见到秀姨虽然坐起了身子,不过却很吃力的样子,周明落连忙把对方又按在了病**,才笑道,“秀姨,我知道你也好得差不多了,不过既然都住在这里了,也不用急着马上回去,你现在身体还虚弱,还是再多休息一下吧,等养足了精神我再送你回家。”

下一刻,周明落才又起身道,“你现在想吃什么?我出去给你买。”

“小落。”

几句话,秀姨却眼睛一酸,差点又掉出泪来,但随后还是强忍着泪水,努力挤出一脸笑意讲出了想吃的东西,等周明落一一记下,起身出去买食物后,她才再也忍耐不住,终于在脸上又趟出了热泪。

不过在流泪的同时,她心下却也暗暗下定了,自己绝对不能再这么不负责任的病倒,把一切担子都压在周明落一人身上了。而她和方叔同当年能收留下周明落这么一个好孩子,就真的是这些年来最大的收获和幸福了。

……………………

第二天,新川市南江大酒店。

“毕老。”一名干净清爽的青年手捧一个瓷盘,站在走廊上,微笑看向开门的老者。

青年正是周明落,昨天下午在医院陪着秀姨休养半天,直到晚上时才接秀姨回了瑞祥小区。

跟着他就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在12点后绘画了新的【觅文符】、【金刚符】才安然入睡。

不过在今天睡醒后,略微思索了一番,他还是直接拿出昨天毕姓老者给他的名片,按照名片上的手机号码开始拨打。

他联系对方的目的是要出售那青花地砖,既然已经把青花地砖内的【文气】吸纳完毕,那他也没必要继续留下它了。

毕竟他不是真正的收藏家,更别提现在的他需要钱,而且是急需。

当初为了让方叔同判的轻些,不管是方家以前的积蓄还是他的,几乎都已经变卖一空,虽然他手头还剩余一些小钱,可在昨天送秀姨住院,以及购买这个青花地砖的过程中那些小钱就也挥发的差不多了。

满打满算此刻的他家底都还不足三百块,所以赚钱也就成了他眼下最主要的目标。

不管是为了接下去的生活,还是继续寻找古玩以壮大自己手中的黄皮书,可都是需要钱的。

而这里面最快捷的办法无疑就是把昨天买来的青花地砖出手了。

所以他才想起了那毕姓老者。

像是周明落和方叔同这样的二道贩子,一般在外收购来的古玩大部分都是转手给熟人,比如方叔同以往就建立起了比较完善的关系网,新川内那些较为知名的收藏家,他就认识不少,那些人既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又懂古玩爱好收藏,实在是最理想的客户类型。

不管方叔同淘到什么宝贝,都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找出最合适的买家,卖出较为理想的价钱。

但这方面周明落就是实打实第一次了,以往的他也只是在方叔同手下打下手,偶尔自己实践也大多都是打眼,都没机会去走这转手流程,自是没有相熟的收藏家。

这也幸亏昨天在买这个瓷砖时遇到了那毕姓老者,周明落更是对对方印象不错,否则究竟如何出售这瓷砖恐怕都要费一番功夫。

而当时在小区里电话接通以后,刚一讲明自己的意思,对面的毕老立刻就兴奋的答应了下来,

在随后问明了对方下榻之地,周明落也抱着青花地砖就打车赶了过来。

南京大酒店,在繁华的新川亦有着一定的名气,算是市内数得着的五星级酒店之一,毕老定的是一个商务套间。

“呵,明落小兄弟,快请进!”

直到此刻,毕老脸上依旧带着一丝浅浅的惊讶,他真的有些不敢相信周明落会这么快就捧着这块青花地砖来到了自己面前,昨天他几次开口求购周明落都坚定的不肯出售,现在才过了一夜对方就立场大变,这着实让人生疑。

不过说实话他倒是很乐于见到这样的情况。

请周明落进入房间,两人在客厅内的沙发上坐下后,又是略微的客套,毕老就小心的又拿起整个瓷盘放在眼前认真鉴赏片刻,等确认这瓷盘的确是昨天那个,整个瓷盘底部也真的是出自天下第一塔的青花地砖后。

毕老整个人才明显松懈下来,之前他也真的怀疑过周明落会不会拿一个假瓷盘来忽悠自己,又或者昨天自己看走眼了,这底盘并不是真的青花地砖,是这小家伙在回去之后发现了什么才拿过来的。

毕竟对方的转变有些太突然了,由不得他不生疑,刚才那番鉴赏甚至比他昨天第一次观看这瓷盘都更认真,仔细。

不过现在这一切猜想当然是不攻自破。

东西没问题,那不管周明落为什么转变,他都绝不会介意拿下这块瓷砖。

“明落小兄弟,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突然改变立场,也不想知道,能拿到这么一块瓷砖,我这次来新川也值得了,这样吧,我出18万买下这块瓷砖,不知道这个价格你满不满意?”

随着毕老的话,周明落直接一怔,18万?

这个数字倒是真的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不是低了,而是高了,以他之前的估价这瓷砖的价格应该在一二十万之间,但一二十万只是个笼统数字罢了,毕竟它究竟是什么价位,还是由购买者自己的购买意愿决定的。

要是落在不怎么喜欢这瓷砖,只是准备转手出售的人手里,顶天了也就是十万左右的价码,就算是一般较为喜欢想收藏它的人,恐怕也只会出价十二三万,想卖出近二十万的价也是可能的,但那通常都要有几个想收藏他的人在一起,有了竞争,才会抬高价格。

这样的情况在拍卖会倒是经常发生,不过若是进了拍卖会,那被扣除的佣金一样不菲,最终落到周明落手里,其实也还是不高出多少的。

但此刻毕老竟然开口就是18万,口气中甚至都还有商量的余地?

周明落就不信对方一点都猜不出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快改变立场,昨天林宏可是说过,自己目前的状态很缺钱的。

一个人很缺钱的时候,若是卖东西往往都会亏着卖,哪怕对面的买家是头猪,恐怕也都明白此刻是最好的压价时刻。

深深的看了毕老一眼,周明落才笑着点头道,“谢谢毕老,这个价格我很满意。”

“好。”

毕老一样笑着颔首,更是随身从上衣口袋内取出一根钢笔,“我这就给你开支票。”

几个呼吸,一张可以提取18万的现金支票就签订完毕,等支票落尽周明落手中,确认无误后,双方的第一次交易亦走到了尽头。

此刻不管是周明落还是毕老都是满脸的兴奋,周明落的兴奋不用多想,当然是为自己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检漏而激动,之前几百块买来的东西,转手就能卖出十几万的价格,这就是检漏的乐趣所在,很容易让人滋生一种成就感,更是解决了他迫在眉睫的难题,当然值得开心,而毕老则像是孩子一样捧着那瓷盘爱不释手,再一次细细开始观赏。

“毕老,若没有其他事,那我就先告辞了。”片刻后周明落才收起现金支票,准备起身告辞。

“等一下。”直到这时,依旧在细细观赏手中瓷盘的毕老才蓦地一顿,从兴奋中清醒,跟着更是笑道,“明落小兄弟,我还有个不情之请,二十多年前我也来过临川,不过当时这里和现在可根本没得比,地方小了几十倍不止,其他变化也太大了,如果你有时间,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帮我这老头子一把,带我游下新川?我们这种人,每到一地,最感兴趣的恐怕都是一样的地方。”

的确,不管是收藏家还是二道贩子,每到一个地方最感兴趣的恐怕都是当地的古玩汇聚之地。听了对方的话,周明落才立刻也笑了起来,这当然没问题。

不过在起身那一刻,周明落也有些疑惑,这是对方真的不熟悉新川需要导游,还是对方心情太高兴,想给自己一个学习的机会?也或许,是两者兼而有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