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宝

第025章 你不去我也不去

不提那中年老板的心中古怪。

依旧在大喜的张忠林却是再次对着任立娟开口,“任老还有多久做寿?我在以往可是对他老人家久仰的很,可惜一直没机会拜见,如果可以到时候我也想前去恭祝他老人家寿比南山,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机会。”

他可是分外想去参加任老的寿宴的,那一天绝对会是权贵云集之曰,只要能进去的人绝对都算是在新川有头有脸的角色,他既然帮任立娟掌眼,一起选出了这把黄花梨交椅,等任立娟送出去时,毕老一开怀记得他这个名字,那对他绝对是好得不能再好的美事了。

退一步来讲,就算到时候不能引起毕老的注意,在那种场合只要随便结交一两个朋友,对他也是极为有利的事。而且通过这件事他也可以顺理成章的和任立娟保持联系,有了更进一步结交对方的充足理由,实在是一举多得。

之前他就一直想开口,奈何时机不到,现在已经买下了这把椅子,在任立娟那里也算留下了不错的印象,他再提这事就也顺理成章了。

这种情况恐怕是个人都很难拒绝,毕竟自己才帮了她一个忙,现在提出的事情也是要过去恭贺她爷爷一声而已,对方就算想拒绝恐怕也难。

也果然,随着这句话任立娟顿时就在脸上闪起一丝犹豫。

她还真不好拒绝,不过若是就这么答应,也实在有些不太好。

自己爷爷过大寿,以任家在新川的地位到时候去的人肯定很多,但那也不是说谁想去都可以去的,没有一定的身份地位,你就算想去也去不成。

事实上这场寿宴已经开始准备,到时候只有接到邀请函的人,才有资格踏入任家大门。

虽然任立娟若是想拿到几张邀请函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但这个问题她以前还真没想过,现在若是只邀请张忠林一个异姓青年去给爷爷祝寿,难免会引起旁人的一些误会。

微微犹豫之后,任立娟才开口笑道,“丹丹,张总,周先生,今天这件事多亏了你们帮忙我才选定了礼物,我爷爷是在下周二过寿,到时候如果大家有时间,不如一起过去热闹一下?”

她的确无法拒绝张忠林,但又不好只邀请他一个,所以只能把在场所有人都邀请一遍了。

一语落地,张忠林顿时狂喜,成了,任立娟果然没办法拒绝这种要求,这可等于给了他一次天大的良机,这又让他如何不喜。

不过在狂喜中张忠林却是很意外的看了周明落一眼,这个家伙真是走狗屎运了,一边站着什么事也不做都能天下掉馅饼,简直太幸运了,自己是辛辛苦苦争取来的,他倒好,只是因为在这里就被顺手带上了。

毕竟也不是刚来的那一刻了,经过这短暂的接触,张忠林当然看清了任立娟和周明落并不熟,若不是自己开口提到这事,任立娟又不好意思只请他一个人,那么周明落是万万不会有这种机会的。

但被邀请的另外两人此时全却有些讶然,怎么自己也稀里糊涂的被邀请了?

杨丹先是看了任立娟一眼,才又转头向周明落看去,她对于这样的顶级宴会还是有一丝向往和好奇的,也想去看看,开一开眼界。

不过就算有些心动,但她也有些忐忑,拿不定主意。

这也是人之常情,或许每一个社会底层人士都会幻想自己有一天能成为上流人士,整曰穿梭在顶级宴会之间,但若是有一天这机会在你没有丝毫心理准备时就突然来了,恐怕九成以上都会心生忐忑,真正能坦然自若的绝对是极少数,即想去又忐忑害怕,都是很正常的情绪。

若要她一个人去她是不敢的,就算她知道任立娟当时也在,可问题是任立娟不可能一直陪着她,那时她不管是去接待其他来客,还是见见其他长辈什么的,都将会留下她一个人。

她就算对那种场合好奇,想去看看,却也没有足够的底气一个人面对。

若是周明落也去,那就比较令人安心了。

这就好比一个从没出过远门的人突然要出国,要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紧张和忐忑是必然的,但身边若有一个认识十多年的朋友陪着,就会安心许多。

在杨丹的注视下,周明落才是郁闷的一塌糊涂。

稀里糊涂去给一个毫不认识的人拜寿?他还没这个雅兴,他连任立娟也是第一次见,甚至这一次见面还不算多么愉快,落得一个被人毫不信任的下场。

这种事在处心积虑想要上进的张忠林眼中或许是天赐良机,那也的确是。

因为他也明白能参加那样的寿宴,随便认识一两个朋友,就可能对一个社会中下层的人起到极为庞大的帮助,可能都能让人少奋斗好几年,但他也清楚那种地方就算认识人也是要有资本的,没有足够的资本你去了人家也未必拿正眼看你,而他现在就恰恰处于这种行列,所以他对此还真是没什么兴趣。

“抱歉,我想我还是不去了吧。”下一刻,周明落直接露出一丝歉意的笑容,果断拒绝。

这番话却让本正在赞叹他走大运的张忠林豁的就瞪圆了眼,不是吧,这傻瓜竟然拒绝了?

他简直不敢相信有这么蠢的人,但在震惊中张忠林却又顿时兴奋起来,这个**,这么好的机会竟然主动放弃,不过他不去,自己才能更好的亲近任立娟和杨丹啊。

就连一侧的杨丹也是惊啊一声,似乎没想到周明落会拒绝,不过随后,她还是也古怪的笑道,“你不去啊,那我也不去了。”

只她一个她还真没足够的底气。

“啊~”任立娟顿时一愣,周明落拒绝也就算了,杨丹不去可不行,不然又成了她只邀请一个异姓朋友去参加自己长辈的寿宴,那多容易让人误会啊。

当然,就算杨丹真的不去要解决这个问题也不难,大不了她在后面几天里邀请一些其他人和张忠林一起去就行了,可问题是除了杨丹之外,和她关系好的朋友还真不多,如果要她心下选择她还是最想杨丹也能去的。

“没什么的,就是一起去热闹一下,丹丹,你可不能不去啊。”接下去,任立娟才无奈的劝说起了杨丹。

面对劝说杨丹明显有些心动,可却没有立刻答应,而是转头对着周明落道,“周明落,你真不去?要不咱们一起去吧?”

她这是拉人一起壮胆子,可周明落就是真不想去了,再一次开口委婉拒绝。

结果杨丹也再次略微带着一丝失望的拒绝任立娟。

事情到了这里,任立娟也明白过来想说服杨丹去,周明落才是关键,反正周明落去不去对她根本无所谓,“周先生,你和丹丹可是认识十多年的老同学了,真这么忍心拒绝她?如果到时候你没有事的话,还是一起来玩玩吧。”

“是啊,咱一起去玩玩。”杨丹一样帮腔。

这一幕却顿时看的张忠林一阵瞠目,更在心下破口大骂,这也太没天理了,自己辛辛苦苦才争取来的机会,周明落不珍惜也就算了,那是他有眼无珠,蠢得无可救药,怎么现在反而是两个大美女一起求着他去?

想想周明落那称得上猥琐的鉴赏力,本就在今天没出力,再看看现在的待遇,他差点就气得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