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宝

第066章 神医(四)

市一院肝脏科,几名医生都是拿着两份报告来回传阅,随着对两份报告的对比,几人都在眼中忍不住升起一丝惊疑,惊叹。

这两份报告,一份是一周前的检验,证明陈宏陈狱长患有酒精姓脂肪肝、酒精姓肝炎外加早期酒精姓肝硬化,另一份则是今天的,证明陈宏陈狱长只患有酒精姓脂肪肝、酒精姓肝炎。

报告的结果,准确的证明了一件事实,陈狱长的早期酒精姓肝硬化,只是花费了一周就痊愈了。

这简直就是医学奇迹,由不得几人不惊讶。

在几人的惊讶中,也忍不住让人升起一丝疑惑,那就是这报告的准确姓。

会不会是查错了?比如检查过程中工作人员拿错了其他人的报告给陈狱长?但这又有些不可能,因为这两张报告上其他数据都准确显示,这是同一个人的身体,既然不是拿错,那就只能说明是他的肝硬化真的好了。

而在另一侧,一名面目阴沉的男子则是拉着陈狱长道,“陈先生,你确定你的酒精姓肝硬化是只用了一周就痊愈了?是谁帮你治疗的?”

面对男子的问询,陈狱长却显得有些不耐烦,而是拿着你谁啊的眼光扫了一遍,才再次看向张主任,“张主任,我的报告是不是真的?真的好了?”

眼前这几位都是在刚才一通电话后赶过来的,几个白大褂都是过来以后直接奔了报告过去,那男子却是直奔陈狱长而来,但很明显,对于这个不知底细的男子,陈狱长压根没有关注的心思。

他更在意的还是刚才那个普通的肝脏科医生是不是看错了自己的报告。

“没错,根据报告显示,你的肝硬化的确痊愈了,只是……”随着陈狱长的话,对面的张主任才不得不从惊疑中苏醒,只是他还是有些惊疑,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似乎是看出了对方的震惊,陈狱长在得知肯定的答案后才蓦地松了一口气,转而有些得意的道,“是我一位朋友,他只让我用了一个疗程的中药治疗,还有,当初我能来医院做检查,也是那位朋友一眼就看出我的肝脏有问题,建议我来检查的。”

他不能不得意,毕竟自己能治好体内的疾病,虽然主要是得益于周明落的治疗,得益于周明落神医级别的医学能力,但也有一定因素是他自己分外相信周明落。

现在的结果就证明了他当初的相信是多么正确了。

也是随着这句话,病房内几人才豁然而惊,全都很是不可思议的看来,真有这么神的人?一眼能看穿别人的肝脏有问题,劝他来医院检查,然后只用一周时间,靠着一个中药疗程就治好了肝硬化?

若是换了平时,几人或许还会觉得陈狱长是在吹牛,但此刻面对对方的身体报告,他们却无法怀疑这话里有水分了。

“你那个朋友在哪?能不能把他请过来……算了,应该是我和你一起去请那位。”震惊中,那阴郁男子直接开口,更是微显激动的抓起陈狱长的双手。

神医啊,依陈狱长的描述那位绝对是名杏林国手,这由不得他不激动,毕竟眼下自己关心的人就正躺在市一院的急诊室里昏迷着,他也几乎是发动了能发动的力量在全力救治那位,奈何结果却不尽人意,现在突然听闻有这样的神医出现,他怎么可能不激动。

激动中男子更是道,“救人一命总是好事,希望这位先生务必帮我引荐下那位先生。”

“这……”要说陈狱长之前还在疑惑男子究竟是谁,现在却总算大致听了出来,感情这位也是被医患所困者,这倒让他多少有些心软,毕竟他不久前才刚经历过那种彷徨无助,紧张失措的心情,很是理解对方的心态,“你是……”

“我一位长辈一样是肝硬化,不过却是晚期,更伴有很严重并发症,现在还在急诊室救治,但一直都在昏迷,陈先生,求你无论如何要帮帮我!你那位朋友是在新川么?不在新川也没关系,只要在边南省,应该都来得及。”男子脸上的阴郁逐渐退却,全部化成了一片担忧和紧张。

这也是事实,若不是那位长辈得的就是肝硬化,那么在听到有人能在一周内就至于这个病后,他也不会这么激动了。那位能治愈陈狱长的国手,应该是极为擅长肝病的,否则也不可能做到这样的奇迹,这对他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他是在新川……好吧,其实我和那位也不是太熟,不过你的情况这么危急,想来我那位朋友也会伸出援手的。”见到对方差点急的火烧眉毛,陈狱长才肯定的点点头。

虽然他也没有把握周明落会不会出手帮忙,不过自己尽一份力也就是了,毕竟这事关人命,与他什么身份,什么地位,环境都毫不相干。

在这种事上能帮一把,他也不会考虑太多。

“真的?太好了!谢谢,谢谢你,我们这就走吧。”

下一刻,男子才蓦然一喜,抓着陈狱长的手就向外走,这连拉带拽的方式,都带的陈狱长脚步有些失措,让他微微懊恼,不过一想到对方的心态,他也就释然了,事关自家长辈的生死,人家就是表现的毛糙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黄先生,等等。”

却就在两人急急向外走时,里面几个还拿着报告的一声却突地一怔,随后张主任就突然开口,在唤住两人后,他才古怪的道,“黄先生,在咱们新川,从没有听过有这样的杏林过手啊,会不会……”

是啊,医生这行当,是讲究论资排辈的,若是新川真有这么牛的神医,他们怎么会一点没听说,就这么贸贸然去把那人请来,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比如对方治好陈狱长的事只是个误会,虽然他们拿着的报告没错,绝对是一个人的,可万一是机器故障什么的怎么办?

到时候那位神医要真的不行,随便治疗,把那位昏迷的老人治死在市一院,那乐子可就大了。

要知道为了抢救这一位,可是由卫生部一位副部长亲自打电话过问的,而且在此时,新川附近的所有肝脏科专家都在全力赶来,包括盛会羊城的最知名肝脏科专家也正在赶来,他总觉得像是这样只能称之为奇迹的事,似乎并不是那么容易发生的,与其去请那一位过来,还不如等着羊城的专家赶过来靠谱。

毕竟这件事带给他,乃至市一院其他所有人的压力都太大了。

但这位张主任的担忧却让黄姓男子眉头猛的一皱,似乎就想发怒,不过随后他还是强按下怒意,根本连回话都没有,就对着陈狱长继续道,“不用理他,陈先生,我们走。”

再次拉着拉着陈狱长健步如飞,黄姓男子很快就来到了医院停车场,打开一辆奔驰车门就坐了进去,可也是到了这时,一直被拉过来的陈狱长一眼瞄到奔驰车的车牌,却突然浑身一颤,很是震惊的就愣在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