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宝

第067章 惊喜

“小落,你来了。”

新川,临近市中心的玉器一条街外,一家中式饭店内,随着一道身影从门外踏步而入,原本坐在大厅一侧近窗位置的一名女子立刻就从原地站起,笑着向周明落招手,脸上更是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恩,秀姨,等急了吧。”周明落也笑着回应,更踏步向当地走去。

行走中周明落心下的笑意也越来越浓烈,一周过后的今天,他的心情真的不错,不止黄皮书在持续壮大,让他拥有更强的能力,另一方面方叔同在狱中的事也有了眉目,想来他绝对会比以前要安稳许多,这由不得他心下不开怀。

而今天约秀姨出来吃饭,更是因为他为对方准备了一份惊喜。

这惊喜就是以前秀姨为了让方叔同被少判几年而奔波时卖出去的那家玉器店,这一周时间他都在为了这件事奔波。

自从上次赌石后手里有了不小一笔财富,周明落能做的事还真是很多,除了已经做过的,剩下最重要的事就是帮秀姨拿回这间店了。

当初她是不得已出售了这家店,不过对于这小店的感情还是很深的,毕竟在以前几年,她的生活就完全是在家与店之间奔波,这里已经成了她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至于这小玉器店的价值倒是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她为了这家店付出的心血与感情。

就连周明落也曾在这里工作过,对小店多少有些挂念的因素。

所以在这一周,他也是跑了好几天才把玉器店的归属权又重新拿了回来,包括以前秀姨为了救方叔同而大部分贱卖的玉器,虽然那不可能逐一追回来,不过周明落还是通过泰和行那边重新购置了一批。

说起来从另一家玉器珠宝店买一批货,然后再在人家附近重新开一家店去出售这些货,这种事听起来就有些扯淡,不过依他和泰和行老板王锋芒的关系,这些还真不是问题。

上次赌石的时候,他解出来的第二块满绿冰种,被王锋芒以三千万价值收购,这事虽然是明买明卖,谁也不欠谁的,不过从那次以后王锋芒就有意和周明落相交,连周明落要拿回那间玉器店他也多少出了一点力,对于拿出一小撮玉器首饰资助周明落,那更是没有丝毫犹豫。

毕竟泰和行是很大的,光是在新川的玉器店就可以称之为一个小商场,只是拿出上百件低档玉器外加十几件中档玉器,对他完全没有问题,更完全是按的出厂价处理。

做完这些事,里面的花费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一样让周明落支付了百多万的财富,直到把这一切都整理妥当,周明落才特地约了秀姨出来,要告诉对方这个惊喜。

至于花销,虽然以前的周明落面对百多万的巨款只能是仰望,可现在这对他就不算大问题了,只要这个对她犹如亲弟弟一样的女子能重新开朗起来,那一切都是值得的。

当然,或许对方会疑惑他怎么有能力重新盘回那家店,不过这些都只是小问题,毕竟钱是他靠赌石正当赚回来的,只要不说黄皮书的事,就是实话实说也没什么。

“小落,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干嘛跑这么远吃饭?”当周明落笑着走过去在秀姨对面坐下后,秀姨也坐了下去,更是微笑着开口。

看得出又过了一周时间,她的精神状态也算不错。

不过此刻的她眼中却全是疑惑,似乎很不解周明落为什么会跑这么远让她来这里吃饭。

“呵呵,没事。”周明落笑笑,随后才道,“秀姨,方叔的事你暂时可以放心了,前几天我认识几个朋友,有一个是平原监狱的副监狱长,我就托他帮忙,让他在监狱里照看一下方叔,他也答应了,有这样的好事我们也值得出来庆祝下。”

虽然今天过来把那间店给她才是主题,不过周明落也知道秀姨最关心的还是方叔同在监狱里的生活,所以第一次开口讲的还是方叔同的事。

“啊!”也是随着这话,秀姨整个人都是一呆,脸上原本还是温婉亲切的笑容蓦地就变成了狂喜,“真的?”

“恩,是真的,他已经答应帮忙了。”周明落再次一笑,很肯定的点点头。

随着着点头,秀姨唰的一下就又站起了身子,一张脸上更是喜得无法自已,双手也紧紧攥在了身前,“小落,你……太谢谢你了,我知道说这样的话会显得见外,可是,可是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止是惊喜,秀姨身子也微微有些颤抖,虽然这些曰子她已经恢复了过来,可那并不是说她完全放下了那些事,而是因为无奈,只能去接受而已。

实则她也只是把所有担心和痛苦强行压了下去而已,还是依旧担心方叔同在监狱里的生活,十分害怕他在里面过的不如意。

没想到这才几天不见,周明落就告诉她一个这么大的喜讯,她真是激动的有些不知所措。

“没事,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周明落也理解对方的心情,所以在随后再次感慨的开口。

“是,值得庆祝,这件事的确值得庆祝一下,只要你叔能在里面过的好一些,就什么都行了,虽然我们曰子也不太好过,不过也不差这一次。”秀姨再次激动的连连开口,似乎还没消化这样的好消息,不过也就这么低语之后她才突然脸色一变,又有些紧张的坐下,直直看向周明落,“小落,那位副监狱长肯答应帮忙,恐怕也不是白帮吧?你这孩子,你的钱也不多了,上次的事你都已经……要是不够的话,我把房子卖了?”

的确,激动之后她才想起,现代社会要想请人帮忙,还是毫不相干的人,恐怕人家绝不会白忙一场吧。

之前为了让方叔同少判几年,她可是和周明落一起去求了好多人帮忙,但是那些人压根就不甩他们,直到把除了眼下仅有的一套住房之外的财产都变卖的差不多了,最后也只是落得让方叔同入狱五年的下场。

这过程里她更是知道周明落也把自己的积蓄花的差不多了,那对方虽然又认识了一个副监狱长,人家也答应帮忙了,可恐怕也肯定不是白忙。

不过她也实在没其他东西了,估计只剩下卖房子这一条路了。

“卖房子?”周明落却直接被秀姨的话搞得一愣,跟着就有些哭笑不得,“不用,秀姨,不用卖房子的。”

“怎么不用,我知道只让那位副监狱长帮忙,肯定要不了这么多钱,不过关键是你啊,你前前后后把自己所有积蓄都花了进去,我看着也心疼,把房子卖了,咱们手里也算有点钱了,到时候你也可以过得好一些。”秀姨直接一瞪眼,看着周明落,不过说着说着,她的话里却突然多出了一丝辛酸,“现在已经入冬了,又快过年了,到时候你回家总要置办些东西,不能太寒酸,我倒是没什么,卖了房子以后租房住就行,反正都是住,就算你这几天没认识那个副监狱长,我也有打算把房子卖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