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宝

第168章 致命吸引力

“明落,你怎么在这里?怎么,从新川回老家过年了,哈,来,坐,坐下!”长发型的餐桌是四座,毕老自己坐在一侧,对面两个老人坐在另一侧,随着刚才周明落的招呼声站起后,此刻的毕老脸上也真是充满了意外的惊喜。

经过新川那次的事他对周明落印象的确很不错,小家伙不止卖给了他一个出自大报恩寺塔的青花地砖,让他大为满意,而且还十分勤奋好学,态度恭顺,悟姓也强,临走那天他都忍不住有了一丝收徒的意念呢。

当然,那也仅仅是当时的一丝心动,并没有转化为行动,不过在这里再次遇到周明落他心情也相当不错。

笑着看了周明落一眼,更是拉开身侧的椅子,毕老才转身对着对面两个老人道,“来,给你们两个老鬼介绍下,这是我在新川认识的周明落,也是咱们古玩行当的,水平不错,明落,这老头子是宋老鬼,这个是赵老鬼。”

随着这话,对面两个老头子却顿时笑骂起来。

“毕老头,哪有你这样为老不尊的。”

“就是,免得教坏了小孩子。明落是吧,看来毕老头和你挺投缘的,要知道这老东西以往在小辈面前可总是很摆谱的。”

……周明落顿时笑了,在以前接触的时候,他也知道毕老最初接触时看起来有些威严,很有大家的气度,不过实际上却是很随意的类型,此刻也马上笑着对对面两人道,“宋老,赵老。”

“两个老头子也是喜爱这一行的人,宋老头比较擅长青铜器,陶器之类,赵老头在字画方面是大家。”毕老再次笑着解释一句,跟着才上下打量周明落一眼,把视线落在了周明落手里捧着的盒子上,“你这是?”

在这里吃饭碰到周明落是凑巧了,不过周明落竟然随身抱着一个盒子倒让他有些好奇,知道对方也是混古玩界的,他都有些好奇是不是这小家伙又弄到了什么好东西。

“呵,上午和朋友一起去参加了一场拍卖会,拿下了一件瓷器。”随着对方好奇的目光,周明落才笑着解释起来,说来也是无奈,虽然买下了这件鸳鸯水滴,可怎么存放现在他却有些不便,哪怕他可以直接把鸳鸯水滴收进【图天符】,但眼下总有些不合适,万一林浩或是等他晚上回去后那边周光磊得到消息想看看,自己难道再取出来?

这么短时间就浪费一张【图天符】,他也有些不舍得。

既然马上放进符箓里不合适,而且他也不敢随意放在那辆大众里不管,只能暂时随身抱着了,好在这盒子不大,毕竟鸳鸯水滴本就是很小巧的瓷器,即便随身拿着也很方便,现在毕老问起他自然也不会隐瞒。

“哦?上午参加拍卖会?我倒是知道咱们中州今天有个不小的拍卖会,本来也打算去看看呢。”毕老眼前一亮,直接就笑道,“明落你拿下了什么,让我们几个老家伙看看。”

赵老和宋老一样神色微变,有些雀跃的看向那盒子。

拍卖会之类的事情其实是经常都有的,他们这些人也都是有兴趣了才去,没兴趣也就算了,宋老更是笑着道,“听说这次的拍卖会上还有件汝窑瓷要拍卖呢,可惜咱们都是穷鬼,买不起那玩意,去了也是白去,不止拿不到那东西还只能睁眼看着别人拿走,还不如不去了。”

“去你的,宋老头,我和毕老头还能说是穷鬼,你就别卖乖了。”赵老却是笑骂一声,随后见到周明落把手里的盒子递给毕老,才开始较为关注的看去。

既然刚才毕老头说过周明落水平不错,那他拍下来的东西自然也应该不错。

当然了,这种不错并不一定是指很昂贵那种,古玩这东西有一部分即便不是多昂贵,可只要有不错的纪念意义就也很惹人怜爱了。

就好像那块出自大报恩寺塔的青花地砖,若是拿在手里摩挲一下,难免就会想起史上赫赫闻名的天下第一塔,这就是其意义,哪怕这东西价值只有十多万,可也是值得收藏的。

或者是那枚民国三年的袁大头银币,若是落入袁式后人手中自然也有不小的纪念价值。

不止是赵老,宋老也停止笑骂看了过去,等毕老真的一手打开纸盒,看到纸盒里妥善放置在一片软绵中的精巧瓷器后,三个原本只是稍微有点兴趣的老人才齐齐一怔愣在那里,几个呼吸后,毕老才率先回过神倒抽一口冷气,“这是鸳鸯水滴?今天那场拍卖会上准备拍卖的那件汝窑瓷?”

“不是吧,真是那东西?”

“啧,那东西竟然落入了你手里?”

……在毕老回过神后其他两人也纷纷倒抽一口冷气,他们没去参加那场拍卖会,虽然原因很多,但也的确有一部分如之前的宋老所说,那就是他们早知道自己没资本拿下那件汝窑瓷,去了也是看着别人拿走,白白坐在一边蛋疼,还不如不去自在。

但他们也没想到今天那场拍卖里的重头戏之一,竟然就这样被周明落捧在手里?

而宋老头更是直直从自己的座位上离开,上前一步就从纸盒里取出鸳鸯水滴放在手里细细打量,观看了片刻后才忍不住道,“的确就是那个鸳鸯水滴,那件汝窑瓷,毕老头,你结识的小朋友不简单啊。”

“嘿,的确不简单,明落,你花了多少钱拿下的?”赵老也凑上去,眼巴巴的看着鸳鸯水滴,虽然他们没去,可不代表见了真正的汝窑瓷不动心,这都是世界闻名的至宝啊,全世界也就那么一百多件而已。

“2500万。”周明落笑着点头,一句话再次让三个老头子一瞪眼,就连毕老也瞠目不已,他虽然认识周明落也对这小家伙较为赞赏,可以前他还真不知道周明落的底细,毕竟上次两人就是只谈古玩不谈其他,纯粹在古玩城逛游而已。

他都不知道周明落这么给力。

“不错,不错,这么年轻,有水准,有财力,有魄力,看来咱们这一行当可又多了一个新秀啊。”终于等宋老看完,赵老刚一接过鸳鸯水滴,忍不住就是一连串赞叹。

这赞叹倒也让毕老得意不已,毕竟自己结交一个小友,能换来几个老友这样的赞叹的确让他备有面子,“那是当然,哈!”

而已经看完鸳鸯水滴的宋老,此刻却突然变得神色很怪异,一直盯着周明落上下来回打量,打量几下后才一把拉住周明落小声道,“明落,听毕老头说你以前是在新川的?以你这样的能力连汝窑瓷都可以收藏,想来在新川古玩界也有不少关系了,那你知不知道一件事?”

“什么事?”周明落一怔,有些疑惑的看去。

“嘿,我之前听新川那边一个朋友说,那边出了一件传说中的至宝定水带,真的像传说一样那么神奇,我一直有些不敢相信,你见没见过?”宋老这才轻声开口,一脸的兴奋。

却不曾想这句话直接让一侧的两个老头哑然失笑,连正在观看鸳鸯水滴的赵老也转移了注意力,更是笑骂道,“宋老头,你疯了吧,那样的消息你还以为是真的?怎么可能呢!”

“是啊,也不知道从哪听来的笑话,就你还信以为真,眼巴巴跑来跟我们瞎吹。”毕老同样笑的厉害,很是不给面子的打击道。

随着两人的笑骂宋老这才一滞,有些悻悻的道,“我这不是听说么,说这个的也算是古玩界有头有脸的人,不应该骗我啊。”

这才是今天三个老家伙聚在一块的初衷,宋老半生收藏,最精通的青铜器皿和陶器,最钟爱的也是这两类,这阵子突然收到消息说是新川那边出了定水带那样的东西,那绝对是青铜器里的霸主级神器,对任何喜爱青铜器收藏的人都有致命的吸引力。

自是惹得他即狐疑又激动,兴奋难耐的就约了两个老头子出来研讨,却在之前被两个老头子奚落的厉害,这是见了周明落的能力后知道这位小朋友不简单,可以花费两千多万收藏这样的汝窑瓷,又是新川过来的,这才没忍住心下的好奇开口发问。

真的被两个老头子又打击一次,他还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之前被两人打击没什么,那不是没外人么,现在可是有周明落这个小朋友在的,认真想一想其实他也不敢相信有那种至宝在的,这丢脸可就丢到小朋友面前了,看看吧,你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连那种荒诞的事情都相信?

却不曾想这么一问立刻让周明落愣在了那里,不是吧,这消息都传到中合省了?

不过仔细想象这也不值得意外,因为定水带实在太给力了,那种神器一旦面世,传播速度绝对可怕,这还是有黄兴然为了保护他暂时封锁了消息的传播,不然恐怕这消息早就传遍国内外了,而且是闹的沸沸扬扬,不会是像现在这样只是偶尔个别人听到了传闻。

恍然之后他却又愣在了那里,他知道定水带那样的东西,绝对对任何收藏爱好者都拥有致命的吸引力,而那东西又是在自己手里,既然对方问起,那自己该不该实话实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