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宝

第192章 倒霉的佣兵

“该死,那个可恶的中国小子,我一定要让他知道他犯下了多么可怕的错误。”夜,微微的冷风下城西半山别墅外,一道火辣的身影望着前方半山腰畅阔的庭院,姓感的樱唇内也发出一声诱惑的低骂。

随着骂声,在身影一侧的两个男子彼此对望一眼,全都在眼底深处闪过一抹笑意。

那到底是谁啊,竟然惹得老大如此气怒,看来今晚上有人要倒大霉了,不过对视之后其中一个帅气的金发青年还是笑着低声道,“嗨,克莱门特,看这家伙住的地方,似乎是个有钱人,说不定我们也能顺手发一笔呢。”

“不错,能在中国买得起这样的别墅,一定不是普通人,除了帮老大出口气之外,我们也不算白跑一趟。”克莱门特微微眯起细长的眼眸,嘴角同样有着玩味的笑意。

如果有外人在场能侥幸认出这埋伏在夜色下的身影,恐怕一定会忍不住骇然色变,这三人的名头在国际上也是威名赫赫,全是曾经在国际佣兵圈里叱咤一时的灵狐佣兵团成员,为首那道火辣身影就是灵狐首脑,在佣兵圈被冠以妖狐之名的沙琳?尤杜拉。

至于另外两人,则分别是佣兵团内最擅长枪械的精灵克莱门特,以及曾经徒手击杀一头成年北极熊的车神赫柏。

而其中最令人敬畏同时也是最神秘,并不为外界所熟知的就是妖狐沙琳,据说这位年不过二十岁的姓感美少女,去年才从逝世的父亲老尤杜拉手中接过灵狐,短短半年就慑服其他佣兵团成员,不止没让灵狐佣兵团的声名下跌,反而更上了一个台阶。

三个佣兵团成员出现在中国,其实倒不值得太意外,自从定水带即将展览的消息传出后,吸引来新川的可不止是全世界的收藏家、二道贩子、黑市商人之类,一些国际大盗,佣兵组织一样不甘寂寞,虽然谁都知道想从中国政斧的保护下拿走这样的神物几乎等于痴人做梦。

但其实在私底下也有另一则消息流传,那就是这定水带并不是属于中国政斧所有,而是中国国内一个收藏家的私人藏品,政斧方面只是暂借而已。

这消息一出那些国际大盗、佣兵们可就坐不住了。

要知道这可是定水带啊,和一个拥有十多亿人口的庞大国家政斧对抗,他们没那实力,但若只是一个中国的收藏家,就未必代表着没机会,甚至有部分国际大盗和佣兵组织是直接接到了一些人的雇佣而来。

而且这些雇佣者更不乏一些国家政斧。

灵狐佣兵团虽暂时没被买家雇佣,但也来了中国探风,若能在这里探听到一些详细准确的消息,等中国政斧展览之后把东西归还给那个收藏家,那就是他们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只要能拿到定水带随便转手出去,绝对能给他们带来无法估计的利益。

定水带这样的无价之宝,牵动的是全世界目光,据说现在一些国际黑市上已经有金主放出豪言,只要有人能拿到定水带,那边直接愿意出30亿美金收购。

30亿美金啊,甚至还有人放言,若真能拿到定水带,这数字还可以继续抬一抬,这么恐怖的数字你说哪个国际大盗和佣兵组织还能坐得住?

他们不疯了才怪。

灵狐佣兵团就是在这样的刺激下赶来的新川,因为时间尚早,所以来了之后团内的成员基本都是自由活动,不过克莱门特和赫柏也没想到他们才刚一回到酒店就接到了老大的传讯,要出来教训一个中国小子。

虽然两个都是五大三粗的壮汉,但以往还真是被沙琳收拾的服服帖帖,一接到命令两人就分别赶了过来,哪怕直到现在两人都不清楚要教训的人究竟是谁,不过看着前方的畅阔别墅,两个国际佣兵心下也有了一丝期待。

这样的地方,也应该可以让他们小发一笔吧。

“老大,什么时候动手?”

“是啊,那小子是住在里面么?你说一声,我们马上去把他绑出来任你折磨。”

………………再一次见到身材惹火的沙琳双目通红的瞪着前方的别墅咬牙切齿不已,两个高大的汉子都是猛的打了一个寒颤,同时在心下为那无知的家伙默哀起来。

对方到底是犯下了多么可怕的罪过,才能让老大这么暴怒啊。

“不用,我一定要亲手对付他,叫你们来两个来就是让他破财而已,等下进去看上什么直接拿,拿不走的就给我砸!”两人话语落地,沙琳再次咬了咬雪白的银牙,才冷哼一声道,“出发。”

这一声出发,顿时换来克莱门特和赫柏低呼一声,三道身影也轻松翻过别墅围墙,全都像是疾风一样贴着草地向内吹去。

如果周明落在场就算无法认出三道身影在国际上的赫赫威名,恐怕也能一眼认出为首那个身材火辣的女子,竟然就是上午他和宋老一起在那间古玩店差点被挤死时,和他被迫照了无数张合影的洋妹子。

人家临走前给他放下的那句话真不是随便说说,而是真的要他等着呢。

“唰!唰!唰!”

三道身影快速掠过上百米长宽的院子,很快就抵达了连绵别墅之前,跟着才一分为三,全像是矫捷的猿猴一样从不同位置向楼上攀爬。

教训外加顺手打劫一下中国的有钱人?这的确是个不错的游戏呢。

或许对方在这栋别墅里也安排的有防卫力量,不过这些却根本从未被三人放在眼里,要知道他们可是国际佣兵,更是在国际佣兵圈子里赫赫有名的灵狐成员。

若是连一个中国土财主都摆不平,那玩笑才是开大了。

嗖的一声跃上二楼一个阳台,轻手轻脚的试探着去推门,也没想到阳台上的玻璃门一推就开,克莱门特脸上明显错愕了一下,跟着才又闪过一丝残忍的笑意,那个中国人似乎没有一点防范啊。

对于这么没有挑战姓的事,他还真是有点扫兴的意味,不过,这种扫兴却明显还是挡不住对洗劫的野望。

一闪身进入二楼,克莱门特就轻声轻脚的进入大厅。

宽敞的二楼大厅虽然比一楼大厅略小一些,可装饰的依旧很名贵,带着一丝朴素中的奢华意味,克莱门特刚走出两步蓦地就是一怔,骇然看向大厅墙壁上挂着一幅字画。

这字画是一副油画,等他细细靠近,借着皎洁的月光打量几眼后才忍不住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天啊,这是毕加索的画?这个中国人果然有钱。”

就算他只是一个佣兵,却也对毕加索的名字如雷贯耳,现今世界排名最昂贵的十副名画,毕加索的画就占了三幅。

【拿烟斗的男孩】在2004年拍卖出一亿零四百一十六万美元的天价,此外毕加索【双臂抱胸的女人】那幅画一样拍卖出了5560万美元,位居世界最昂贵的名画第八名,排名最昂贵名画第十的【皮耶特婚礼】,一样拍出了5165万美元的天价。

这么些昂贵的东西曾经都也是他们这些佣兵的目标之一过,克莱门特自然知道一些,虽然他也清楚毕加索是个高产画家,一生作品统计近37000副,不可能每幅都值钱,其中也不乏一些便宜货。

但猛的看起来眼前这幅挂在客厅的毕加索名画,应该也是值不少钱的,卖个上百万美元应该是最低线了吧?

这又让他如何不激动,激动中克莱门特正想伸手就去取下这幅名画,却突然身子一怔,愕然愣在了那里,因为他竟然从肩膀之后听到了一阵呼吸声。

不,那不是他听到了呼吸声,而是有呼吸的热气拍打在了他脖颈上。

刹那间克莱门特周身所有毛孔都瞬间猛的炸开,有人?竟然有人靠近到可以让呼吸拍打在他脖颈上的距离,而他竟然不知道?

这也太夸张了吧?这一点就算他们的老大,那个从小就接受老团长地狱式训练,长着一副天使般姓感的俏脸,却有着一副魔鬼身材的沙琳都做不到啊。

吓得魂飞天外,克莱门特唰的一下一个前滚,沿着墙角就逃到了几米外,等再次贴着墙壁站定时,他的手心里也多出了一柄黑洞洞的手枪,整个过程连一秒都不到,绝对是他的超常发挥。

可等他转身回望时,竟再次愕然呆在了那里。

见鬼!!

一头熊!!

刚才他站立的位置之后竟然站立着一头傻不愣登的小棕熊,小棕熊人立而起,一只熊掌还伸在熊嘴里吮吸着,更瞪着一对懵懂的眼睛无辜的望来。

“这……这头熊什么时候过来的?该死!”克莱门特再次张大了嘴巴,满脸都是骇然和惊讶,哪怕前方小棕熊的表情和眼神在月光下简直萌死人不偿命,但他心下却只有惶恐。

要知道他可是经常在死亡线上打滚的佣兵啊,竟然不知不觉被一头熊贴在了脖子上都没感觉?

不过就算再惊骇,下一刻克莱门特还是在嘴角闪过一丝残酷的冷笑,熊?熊面对他的枪口,也得死!!

噗的一声毫不犹豫的就扣动了扳机,安装过消音器的手枪也瞬间射出一颗夺命的子弹,他可是有精灵之称的神射手,空手对付一头小棕熊都能摆平,哪怕这头小家伙有些古怪,可面对持枪的他绝对必死无疑。

但克莱门特嘴角的笑意还没彻底绽放,前方发生的一幕瞬间就让他蓦地瞪圆了双眼。

尼玛,开玩笑吧,他竟然看到那头萌死人不偿命的小棕熊在一枪之后,唰的挥起熊掌,一把就抓住了射出去的子弹,然后一脸好奇的把熊掌瘫在眼前,上下打量手心里那颗黄橙橙的子弹????

疯了,克莱门特突然间就发现这个世界似乎疯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