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宝

第252章 最幸福的一瞬间

“老板,这剑好神奇啊,没有拿到它,你看到的世界全是一片黑暗,但如果是被你拿着,不再受它的冰冷和鬼叫声影响,视线就会重新恢复清朗,啧,冷兵器时代,它简直就是神!”舞动了几下赫柏再次怪叫一声,充满激动的道。

一句话也让附近众人再次色变。

原来,手持此剑的人只要能不受剑身冰冷以及那鬼哭神嚎之音的影响,视线就会恢复正常?这乐子可大了。

持剑人视线清明,和正常状态时一样,而其他人则受这剑的影响只能看到一片黑暗,像是瞎子一样,外加这把剑那恐怖的锋利程度,这搁在冷兵器时代绝对是神话级的杀人利器啊。

盖世神兵,这绝对是盖世神兵!

一把湛泸剑直接改变了所有人的态度,此刻再没人会觉得周明落这次打眼是真被人坑了,只觉得这厮是又撞了一次惊天大运,甚至在这一刻所有人的视线也都集中在了湛泸剑上,再没人去关注那破破烂烂的剑鞘。

“这把剑得好好存放,一般的东西可真不好装下它,我看这个剑鞘也没用了。”在赫柏舞动湛泸时其他人都是退得远远的,毕竟谁都知道哪怕是被这剑不小心在身上蹭一下,都可能把一个大活人蹭的一分为二的,而这里显然没人愿意拿自己的肉体试试宝剑的锋利。

宋老更是在退到远处后,笑着瞥了那剑鞘一眼,开口道。

那个剑鞘可不就是以前装着伪装后的宝剑么?

最开始有一层青铜剑伪装,那剑鞘自然装得下,现在么祛除了青铜皮壳,恐怕随便磕碰一下就能让那剑鞘四分五裂的,自然是不行了。

“是啊,我看还是别用什么剑鞘了,直接打造一个盒子平摆着盛装就行了,现代社会,这东西也就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古董,可真不是带着它横扫天下的年代了。”宋老也连连点头,搁在古代得到这把剑,估计的确会让无数人头疼该拿什么剑鞘去盛装,因为古代这样的宝剑,大多是用来杀伐之用,但现代它就是一件古董,用不用剑鞘也就无所谓了。

而且宋老在说话里更是拿起原本的剑鞘再次细细打量一番,才又重新放下,这剑鞘的伪装似乎比之前的剑体更巧妙,宋老却是没有发现丝毫破绽。

这也让周明落心下古怪不已,若是真再被其他人发现这剑鞘也那么给力的话,恐怕场面真的会失控的,说不得这几位都可能会对故意把东西送给他的时亮产生膜拜心理的,不过既然宋老没发现端倪,其他人也对剑鞘不感冒,那还是算了。

这定水带改装的剑鞘就留着以后再说吧。

……………………“表舅,那我们先走了!”

“表舅再见,以后有时间记得来玩。”

…………三天后新川火车站,看着随人潮走进火车站的孙小辉一行,周明落也是一脸笑容的挥手道别,自己这个表外甥还有几个同学,这几天可算是玩的极为开心。

或许是单身在外的关系,几个男女也各都有自己的进展,记得第一次见他们的时候,三个男生三个女生走在大路上还是各走一边,泾渭分明,不过现在离去时,短短几天而已,张远和张媛那对名字凑巧发音一致的已经公然手牵手了,其他两对虽然没有进展这么快,可也不再像之前那么生疏,倒是让小周感慨不已。

而几个大一新生在东区别墅住了几天,却是丝毫不知道他们入住之后整个别墅又有了不小的变化,其地下室里足足关了几十人,个个都是穷凶极恶之辈。

周明落本想多留几人在玩几天,不过他们毕竟还都在上学,眼下已经属于翘课期间了,他自也不好强留,不过临走前却是叮嘱若以后假期想来晚了,尽管过来。

“老板,我们现在去哪?”几人离去后,一侧恭敬站着的赫柏和王游安才低头上前请示。

送几人来火车站,依旧是开的两辆车。

“去东边看看吧,几天没见,也不知道那些人怎么样。”这几天,周明落一直对被小棕熊看管起来的一帮佣兵不闻不问,这几天过去,可真不知道小家伙把他们玩成什么样了。

一句话,赫柏和王游安顿时全都微笑不语。

那些家伙怎么样了?老板或许没怎么在意,他们却是经常和帮小棕熊打下手的克莱门特通电话,自然知道那边一群人早就被折磨傻了。

二老板啊二老板,你说那么暴力变态的一头熊,竟然那么喜欢看动画片,只是喜欢看动画片也就算了,竟然还真的像是人类幼童一样喜欢玩角色扮演,可不是一次次冲击正常人的神经么。

老板若是真有再收一批手下的意思,估计现在一露面,奥林普斯和潘多拉佣兵团那些家伙绝对会哭爹喊娘一样求着老板带走他们的。

比较起来他们灵狐佣兵团的真是太幸福了。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当半个多小时后,周明落刚在东区地下室一露面,奥林普斯和潘多拉一群三十多人全都轰的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

“上帝,您终于回来了!”

“求求您,把我们带走吧,干什么都可以,千万不要再让这位潇洒帅气的熊王陛下照顾我们了,我们只是卑微的凡俗世人,真的受不起啊。”

……一群佣兵真是个个哭爹喊娘的模样,有的就沿着倾斜式的地下斗兽场边沿攀爬到顶部,不住拍打着顶棚的透明玻璃哭喊。

那模样真是要多凄惨有多凄惨的。

甚至此刻也有人摸到了小棕熊的脾气,喜欢听人派他马屁,所以哪怕心下对这头魔王又怕又恨到了极限,可这些人嘴里的话,却无一不是对某熊奉承到了极限。

恩,最开始也是有人被折磨惨了,偶尔蹦出一句求饶的话,话语里不免对小家伙拍了几句,结果某熊竟然真的大敢满意,接下去对他算是特别关照,基本下手都轻了很多,这瞬间就让其他人全部看到了希望。

接下去的时间,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家伙们无一不是变着花样拍马屁,其恶心肉麻的程度足以让打下手的克莱门特听的几天没吃下饭,奈何二老板脸皮太厚了,好像别人说的真的是他一样,全部照单全收。

或许,或许这样某熊下手真的会轻一些了吧?这些佣兵们的曰子真的会好过了一些了?

不!

某熊最开始第一次听里面有人拍马屁,还觉得挺好,可后来拍的人多了,他也听出花样了,一般的马屁基本不入耳了,谁要是在拍马屁过程中拍的不好听,就会再次受到他特殊的照顾。

可怜了这些家伙们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说普通话的。

那些言语蹩脚的才是真正崩溃,也就那几个黄皮肤的家伙里本就是中国人的好一些,其他的还个个都是惨的不能再惨了。

就算是那几个本就来自中国的,包括李东阳在内,现在见到周明落也是激动的厉害,这位要是再不来他们以后想变着花样拍某熊的马屁也没词儿了啊,这几天他们把能想到的奉承话几乎都说完了,实在编不出花样了。

而在群情激愤下小家伙却蓦地从下面窜了上来,先是恶狠狠的瞪了玻璃板下的众人一眼,把所有人都唬的瞬间闭嘴,这才又牛皮糖似地黏上周明落,一脸的傻笑和讨好,那装扮,依旧是灰太熊的模样,搭配如此喜感的表情,真是萌的一塌糊涂。

而在傻笑和讨好中小家伙更是不时指指自己,再指指下面,后来又一副哀求的样子看向周明落。

倒也把他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晰,那就是短短几天时间,某熊还没有玩够,希望周明落让他继续留下。

小东西真的很聪明,或许已经远比这个年纪的人类幼童更聪明的多,要是给他测下智商神马的,估计就是一个标准的天才儿童,他刚才的动作比划不止周明落读懂了意思,就连下面众佣兵也看清了。

一时间下面瞬间传来一阵崩溃不已的哭喊,不是吧,这样的曰子,他们真是全都快被折磨傻了,这小祖宗还没玩够?

“好,你继续留下。”周明落也是很无语,不过随后还是亲昵的拍了拍小家伙的脑袋,才向着下面看去。

扫了几眼,他直接就指向李东阳,“你出来!”

“啊!您……您要带我走??”一句话,下面李东阳当场就红了脸,激动的满脸充血,这位要带他走,带他离开么?这怎么让他不激动,现在就算是周明落带他去死,他都绝对的心甘情愿啊。

毕竟若没有周明落的允许,他连死都不行。

上次自杀后的经历,可是让他一想起来就崩溃的厉害的。

在李东阳一片激动中,周明落轻轻点头,那位在下面才猛的欢呼一声,两行热泪忍不住就从眼眶里涌出,几乎是边跑边叫,火速沿着通道向外逃去。

终于可以离开了?可以离开那头暴熊的魔掌,这一刻,他真觉得是这辈子最幸福的一瞬间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