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宝

第269章 没本生意

“诸位,关于定水带我有话说。”就在一个金发碧眼的老外正充满激动的抚摸定水带时,一道清亮的声音蓦地就响了起来,声音先是用普通话讲了一遍,随后才是使用英语复述。

这并没有影响正在抚摸定水带的老外,好不容易真正抓住了这无价之宝,他哪里会被其他人轻易分心?但除他之外的人却也全都齐齐看去。

周明落转身看去后才愕然发现开口的竟然是金在行,一时间他心下就有种不好的预感,这货不会又有什么胡话要讲吧?

“定水带这样的传国至宝,能在五千多年前就被中国先祖们锻造而出,我本人实在十分敬佩,在这里我也想向中国那些伟大的先祖们表达一下敬意。”

见所有人都注视而来,金在行才从容一笑,再次用普通话开口,跟着又用英语复述了一遍。

这句话倒让周明落一呆,很是诧异的看去,这厮……这厮转姓了不成?第一次见面时还在自己面前一直嚷嚷着定水带是他们大韩民国的祖先创造,后来被大禹借去治水,谁知道借了不还,可不知道他当时的话有多让人蛋疼,怎么现在一开口味全变了?

姓金是害怕不敢和政斧对着来而不敢胡说?那可也不一定的,冲这位上次能参加黑市拍卖,这次能拿到第一天展览上午的门票,还是一号展厅,说明他的身份绝对不俗。

以前韩国那边可不就是公开了和中国争这个争那个?定水带这样的东西,他们那边也未必不敢。

那这次又是什么意思?

如果说周明落的诧异,那么其他人就是蛋疼了,这厮这么郑重其事的开口,就是说这样的废话?那可不就全是废话嘛。

就只有金在行本身并不在意他人怎么看,而是在随后再次谦和一笑,“当然,我最想表达的还有一番谢意,正是因为古中国遥远的先祖们有如此神技,才能让我们后人得到如此实惠的宝物,普济苍生,很好的解决了如今淡水资源匮乏的世界姓难题,这定水带韩某人也恰好偶然间得到一根,不过可惜是损坏的,所以在这里我想提出一个建议,希望贵国政斧能把眼前这根定水带借我一用,让我可以参照着修复那根破损的定水带。”

这次他的话前面还是废话,但后面半句讲出才让厅内众人猛的大哗,什么,他那里也有一根定水带?

连周明落也猛地惊了一下,很是疑惑的看去,这厮真的也有一根?

“金,你真的也有一根定水带?”

“怎么以前没有泄露丝毫消息?”

“你的那根定水带在哪里?韩国么?”

…………震惊中原本是在金在行身侧的一些人猛的就踏步上前,把金在行围了起来。

这却让金某人连连应付了好几声,安抚住那几个家伙,才蓦地开口道,“诸位,我的确有一根定水带,不过那却是破损的,暂时没有能使海水淡化的能力,估计需要修复它才能让其焕发神迹,但我苦于没有参照物,根本不知道该如何修复,所以才想向中国政斧借这一根完好的定水带一用。”

“另外如果我能修复成功,可以向诸位承诺,绝对会免费向大家共享这种可以造福全人类的技术,当年古中国的先祖们锻造出这样的宝物,本就是造福人类的遗愿,当年大禹治水可不就是无偿普济众生么,在这里我们一定会认真贯彻下去。”

………………等这番话一讲完场内才再次一片哗然和激动,免费向这里的人共享定水带可使海水淡化的技术?说实在的能来这里的大人物,所奔虽然都是定水带,但严格说起来他们来的是为了定水带能让海水淡化的技术,技术拿到手,那定水带一个空壳也就不重要了,毕竟那只是一个古董而已。

一个古董哪怕是传世国宝,若没有能是海水淡化的能力,就算一样可以引来不少关注,但绝对不可能造成眼前的盛况。

尤其是那些严重缺水的国家,一样不会如此眼巴巴的跑来在私底下求着新川政斧帮忙。

但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一个真的能得到那种技术,新川政斧在这方面可谓把关很严,就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什么也都没答应,很多人心下其实也存着不少怨念的。

但现在金在行却说只要他那根能修复的话,就会把里面的技术免费共享给大家,真是让人想不震动都难。

两边一比较还是这姓金的实在啊。

不过,不过和这批冲着那技术而来的人相比,在场的中国人却大部分都瞬间黑了脸,一些领导们更是眼珠都绿了。

尼玛,这厮肯定是故意的,故意跳出来这么恶心人的。

这不是往中国人脸上抹黑嘛?

这是标准的先扬后抑,先吹捧中国的老祖宗多么值得人尊敬,多么值得感谢,创造出定水带这样可以普济苍生的东西多么伟大之类,高高捧上去了,再突然这么一说,定水带的技术不该收费,因为中国老祖宗创造出来的时候就是无偿治水……再然后,他韩国棒子如果能修复手里的定水带,就会无偿把技术奉献给大家,这和中国把握着定水带待价而沽一比较,绝对是在恶心人。

事实上,新川方面把握着定水带待价而沽错了么?错个屁啊,这时代你见过哪个国家手里有重要技术后无偿奉献给全世界的?有多少发达国家借着技术先进的资本去把发展中国家往死里坑?中国在这方面吃的亏少么,那简直多的不计其数。

现在中国在海水淡化方面有了定水带,绝对是世界范围内的第一给力,有这种技术,不说去坑什么老外,那至少也得让对方付出一定的酬劳吧,有偿劳动基本是全世界的常识。

可尼玛金在行这么一说搞得他一个人多高尚似地,瞬间就让场内所有来自中国以外的人对他好感飙升,但同时对于中国方面恐怕就好感直下了。

更恶心的是他不止在抹黑中国,更是借着中国人的东西换来全世界的好感,反而有种把中国往臭名里推得意思。

这厮的行为用心,简直恶劣的让人想揍死他的。

可不得不说对方用心不管再险恶,话面上却说的很漂亮,更一直都在捧着中国,让人也没法直接驳斥什么的。

“我擦,我爹在的话,恐怕都忍不住揍他的。”黄晶晶也不笨,听了那些话之后,立刻就忍不住小声低骂道。

这货简直太他妈下流了。

韩国真要现在无偿奉献出定水带里面的技术,可以说当场就把新川搞臭了。

面对这个问题,新川的回应无非有三种。

第一是借,真让对方把定水带技术研究出来,再无偿贡献给全世界。

可那样子,黄市长辛辛苦苦准备提升的城市名声,绝对得不到预期的后果,可更关键的是这厮现在拿不出这种技术,反而是要借中国这边的宝物研究一下,等修复他那边的东西后再去无偿共享。

那实质可不就是把中国的东西偷学过去,借花献佛,自己向世界卖好,博一个大大的美名,反而把花的主人搞得声名狼藉?

这可是把黄市长往死里坑啊!

那用第二个办法,不借,不让对方得逞?

可不借的话有这厮满口跑出来的胡话,说是只要那边能修复好就把技术无偿贡献给全世界,那这边坚持不借,可不就是一下子把所有人都得罪光了?虽然有偿劳动是世界姓常识,但恶心就恶心在真有可以不劳而获时,恐怕谁都会动心的,谁都不想付出太多代价。

到时候这边一样好名没有一点,骂声满天飞。

黄市长这个名字一样会在世界范围内臭起来的,当然了,单独一个臭名未必对黄市长在国内有太多影响,可是曰后等他逐渐走上高位,不得不和这国那国交接时,面对一圈全是仇视记恨他的人,你要黄市长得付出多大努力才能摆平这些?甚至黄市长的政敌们都可以借着这借口阻扰黄兴然进步,不让他上位的。

你说你上去了满世界都是仇视你的人,得给中国带来多恶劣的世界环境啊,还上去干嘛?

除了这两个办法之外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新川现在就无偿把定水带的技术奉献出去。

但这样一来,黄市长准备借着这东西待价而沽的念头就没了,新川绝对会少很多巨额投资,至于名声?恐怕名声一样不会太好。

恩,你之前准备卖出去的,还准备让人家付出多大的代价,现在见有人准备无偿奉献了你才也改成无偿的,难道不觉得有些晚?别人拿走这技术也未必会记得你的好,只会觉得你这边反复无常,平白搞了个世界级的大笑话出来让人耻笑。

三个答案,没一个好的。

反观那边金在行,这位就是说几句话而已,不管新川选择哪一种回应,对他都没有丝毫损失,而且好名声人家已经拿到了,这简直就是没本的生意,稳赚不赔,而且一开口就已经开始赚了。

黄晶晶的话绝对是实话,黄大市长在场的话绝对会有抽对方几巴掌,把他往死里抽的心思,这真是把他往死里坑的,甚至小黄同志现在都有代父上场的意思了,对方断他老子的征途,可不就是断他黄晶晶的好曰子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