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宝

第285章 安枕无忧

这东西,这东西也太逆天了吧?

刚才不管是青木浅野被他咬一口之后毒发的惨状,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还是眼前小东西又咬对方一口吸走蛇毒,外加修复对方皮肤躯体的行为,全都像是神迹一样可怕。

就连周明落也被惊得不轻,那就更别提其他人了。

周明落更是觉得这新收来的小家伙,简直比大海雕和小棕熊还要神奇啊。

他当然知道原本的金环蛇本就有毒姓,这一点本就是比小棕熊和大海雕多出来的能力,而且金环蛇的毒姓还是属于剧毒那种,可改造之后,这剧毒的升级档次也未免变得太可怕了吧。

这简直就是妖孽化了。

被这家伙咬一口,别说是人了,他都不知道大海雕和小棕熊能不能顶得住,那恐怕绝对是欲仙欲死的感受。

更奇怪的是它放出的毒竟然还可以收回来,而且体内似乎还有另外一种东西可以修复自己剧毒带来的创伤,这……“老板,它的两颗毒牙不一样。”

“天,一颗黑色的毒牙,一颗红色的毒牙!”

“我知道了,那颗黑色毒牙释放出来的是剧毒,红色的则是可以解毒。”

…………在周明落发愣时,一侧的人群也猛的发出一阵惊呼,却是金环蛇像犯错的孩子祈求原谅一样盯着周明落看时,那小小的蛇口一张,露出的两颗毒牙竟然颜色不一。

一颗是漆黑如墨的黑色,另一颗则是血一样猩红。

结果刚才青木浅野中毒时全身焦黑,解毒时却是布满了红晕,只要不傻都能猜得出来。

可是猜出来归猜出来,这一群佣兵还是在惊叫中忍不住全都连连后退,看向金环蛇的眼光都是充满了惊惧和慌张。

这东西毒姓的可怕,一点都不比小棕熊的各种银荡玩法差啊。

“好了,没事了,以后可别随便咬人。”其他人连连后退,周明落则是无奈上前,伸手就覆盖到金环蛇头上轻抚,那孩子一样的眼神着实让人不忍。

可不得不说的是见过金环蛇毒姓的可怕之后,哪怕周明落知道小家伙绝不会那么对自己,可还是忍不住有些心里发毛的慌。

“嘶嘶~”

见周明落脸色恢复和蔼可亲的样子,金环蛇才蓦地又恢复了一丝神采,不过看起来,却还是很虚弱的样子。

这也让周明落一惊,看来小家伙的毒姓虽然可怕,甚至可怕程度估计连小棕熊都一定能扛得住,不过问题是这家伙毒一次之后,身子直接就虚了?

这和小棕熊或者大海雕相比可就差远了啊,那两个妖孽周明落还真没见过他们有虚弱的时候。

“老板,我猜是金环蛇用红牙修复过浅野的身体后,才导致它这么虚弱,刚开始浅野只是中毒时,它可是没有一点虚弱的迹象。”在周明落疑惑时,远远几步外的李东阳也蓦地开口,眼中闪过一丝思索神色。

的确,刚才金环蛇刚咬了青木浅野一口,让他中毒之后这家伙可依旧是活灵活现,动作快如闪电,只是在替青木浅野修复伤势时,似乎那身子都没彻底修复完毕就虚弱了下去。

这解释也让周明落一怔,跟着才恍然小东西现在的虚弱,不止是毒一次就虚了,而是为中毒的人解毒疗养的过程才让他虚弱至此的。

这倒也让他心下猛的升起一股怜爱之一,这小东西可也真聪明啊,刚才只是见自己神色不喜,就主动去替青木浅野排毒,哪怕这会让它很虚弱都义无反顾,着实让他有些感慨。

不过……不过接下去周明落却也疑惑了,青木浅野怎么中毒的?刚刚服用过玄武符的小家伙应该没那么暴力见人就毒吧。

“它怎么会去毒青木的?”

一句话却也让李东阳问傻眼了,他也不知道啊。

也是在这时,一直都是趴在地上,只露着精赤后背视人的青木浅野才蓦地一个翻身从地上坐起,哪怕毒姓已经排除,此时的青木依旧是很虚弱的样子,满脸都是惨白,脸上一样有着丝丝疤痕。

坐起身子后,这位也是充满惊恐的看了金环蛇一眼,才忍不住崩溃的道,“我刚才和李准备切磋一下,谁知道在出手时,感觉脚下一滑,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现在看来,当时我是踩到了它。”

青木先生现在真是欲哭无泪啊,想死的心都有了,自己没事干嘛要和李东阳切磋啊,就算是切磋干嘛自己要先出手啊,若是等着李东阳出手,那估计踩到金环蛇的就不是他,而是李东阳,他刚才也不用承受那种非人的折磨了。

外人虽然看到了他身体的变化,能想象一下那种毒姓有多么可怕,但青木浅野却可以发誓,如果你不亲身体会一下那种蛇毒,根本不可能真的想象出它的深浅。

中毒之后,他全身就像是有无数把锯齿在时时刻刻切割着他全身每一寸肌肤、血肉、内脏、骨骼,那种感觉绝对比尼玛传说中的凌迟酷刑都可怕的多。

而且更残酷的是在那种非人的折磨下,你却不会昏迷,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控制你的大脑神经一样,让你越疼越清醒,那就是再铁打的汉子你也不可能撑得住的。

这种折磨他只是承受了几分钟而已,却像是在十八层地狱度过了几个世纪,他当时真是想死啊,主动想自杀,但身上却根本连自杀的力量都没有。

只是一口,一次中毒,青木浅野就瞬间把这金环蛇的可怕程度提升到了小棕熊那个档次。

被小棕熊折磨了那么多天,他现在绝对是提熊色变,见到那东西冲他坏笑他都能吓的屁滚尿流,在以前他还已经觉得被小家伙抓着折磨是世界上最残酷的事了,可现在被这金环蛇毒了一口后,他敢发誓,那种痛苦绝对不在小棕熊的各种银荡手段之下。

随着青木浅野的话,本还在疑惑的周明落以及熊昆等人也蓦地都愣在了那里,全都是傻傻看着青木浅野。

甚至克莱门特已经开始在胸前画起了十字架,上帝,饶恕这个可怜的家伙吧。

还有比他更倒霉的么?

你往哪踩不好,非要往金环蛇的身上踩?任何一条毒蛇只要是活蹦乱跳的,你猛地踩他一下恐怕都会回头咬你一口的。

这位刚才被毒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看起来怪凄凉,可那也是活该。

划过十字架后克莱门特才突然一愣,跟着就懊恼的一拍额头,自己说什么上帝啊,要求神也是要念叨老板的名字不是?

至于李东阳在听了这话后也是忍不住一阵恶寒,满心都是天大的庆幸,幸亏两人刚才练手,先出手的是青木浅野,不然现在遭罪的就是他了。

可谁又能想到两人原本之间竟然窝着一条金环蛇呢?

甚至细细回想起来,两人虽然是在树林间的草地上对峙练手,可那里的草也并不深,如果真有金环蛇应该不会不被发现啊。

毕竟草丛是绿色的,而金环蛇的色泽却是黄黑相见,应该是很醒目的……他原本也在那里练拳有一阵了,如果金环蛇早在那里应该早就被李东阳发现了,认真的思索后,李东阳只能无语的推断出肯定是两人刚开始对峙,认真屏息注视对手的时候,金环蛇刚好从其他地方游走过那里,然后青木浅野出手了,猎豹一样窜出身子,刚好一脚踩在了蛇身上。

这个,那个,这次中毒,只能说完全是意外和青木先生点背。

就连周明落现在也是很无语,原来真不是金环蛇故意咬人,只是青木浅野运气太差。

“好了,你去休息一下吧。”无语之后周明落才笑着开口,李东阳和熊昆也瞬间上前,架着青木浅野回阁楼休息。

剩下一批人则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也渐渐散了,不过不得不说这几位在离开时,却也忍不住就全都开始低头走路起来。

所有人都觉得以后走在这别墅里可真不能太大意了,万一谁要再一不小心踩在金环蛇身上,可就真悲剧了。

死不死的估计没有大问题,可中毒之后那种痛苦,估计就足以让人崩溃的。

至少这里是绝对没人愿意再落回小棕熊手里让那小魔王再折磨他们一阵子的,同样的,也没人愿意不小心被金环蛇咬上一口的。

虽然现在那东西还都在周明落手里,他们现在不需要太注意,可一些习惯总是要尽快培养不是?

而周明落也从容起身,带着金环蛇就向阁楼走去,行走的过程中虽然对于这蛇毒还有些心悸,可他却也重重放下了另一件心事。

第三只神兽也可以帮忙了,那就可以放心派大海雕回老家一带了,那样的飞禽还是进化两次之后,速度绝对是可怕的,平时就让它在高空上保护着自己的家人就行,有它在就是巴鲁克等人过去投资了也得老老实实的。

新川这边也好了,一东一西两座别墅,小棕熊和金环蛇一边一个,这才是安枕无忧。

当然,小金环蛇还得好好调教一下,让他明白哪怕以后有人不小心猜到了他,最好也不要随便下口,万一带他回西边,若是被毕老或是周军宇等人不小心猜到,也让那几位中毒一次么?这可就是很让人头疼了。

所以调教一下那是必须的。什么人能下口,什么人不能下口,这一切却都要周明落抽时间慢慢给这新来的小家伙解释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