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宝

第298章 外面谈

真的发怒了,刘先生在低骂一声后才突然又重重坐了下去,这一幕倒是让吴青青等人都是一呆,这家伙看上去真是怒不可遏的样子,怎么突然变老实了?

他们也真不知道,愤怒中的刘先生刚才的一切只是装样子,想顺手占小吴老师一些便宜而已,可现在真的怒气冲天后,他才更知道这是在实验小学的办公室,他又能把姓周的怎么样,真想和对方算账,等走出校门也不迟。

不再开口说话,只是拿着冰冷的视线不住在周明落身上来回打量,这阴毒的目光周明落自身倒是毫不在意,只是也重新坐了下去,才接着刚才的话道,“周轩和刘壮打架这件事,我想澄清一下,是刘壮在下课后要抢我侄子的东西,周轩不给,那边先动手打人,被周轩推了一下摔倒在地上,就这么简单。周轩可以为上课不尊重老师的授业道歉,但这件事他没错。”

后面的事小周轩的确没做错,别人抢他的东西,他不给正常,那边动手了这边只是推一下而已,这算错么?

随着周明落的解释,本也早放开去拉刘先生的手而站在办公桌后的吴青青才突然一愣,很是惊讶的看向周明落,仿佛对他所说的事实根本一无所知。

她的确不知道这事实,她只知道刘壮跑来告状后,她把周轩也叫过来问他事情是不是那样,结果周轩那边压根不答理她,只是骄傲的扭着小脸,好像很不愿意似的,她又找其他同学求证,结果其他人都说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随后无奈又问了周轩几次,他还是不说话,这才让吴老师以为是周轩默认了一切,才让他道歉,那边又是不回答不表态。

后面不管她说什么教育什么,小周轩都是撇着嘴不说话,实在没办法了,她才让他叫家长来的。

“周轩?”惊讶中,吴青青才看向周轩。

可小周轩却依旧是站在周明落身后一撇嘴,压根不理会吴老师。

“别捣蛋。”周明落也是无奈,拍了一下周轩的脑袋,才开口道。

来之前小家伙就怄气似的说过吴老师不相信他,他就不再理她了,可他也真能憋啊,还真准备一直这样怄下去。

“哼,你要是相信我,就不该问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根本不是刘壮说的那种人,你要是不相信我我说什么也没用。”随着周明落的话,小周轩终于开口了,可他说出的话却也让人再一次哭笑不得。

这话猛一听有理,相信你就不该怀疑你,既然怀疑你了你也没必要再解释,问题是你才转学过来几天啊,人家老师见过你几次啊,拿什么相信你?还理直气壮的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不是那种人?人家凭什么知道啊!!

真也指望吴老师对你这个六岁的小毛孩一见钟情,觉得你不管做什么都是对的才好么?

这一番话不止周明落哭笑不得,吴青青也是瞬间无语。

倒是刘先生猛的一眼扫去,那阴冷的视线和小周轩气鼓鼓的眼神对上,倒也再次吓了周轩一条,急忙又把小身子躲了回去,稚声稚气的叫道,“你不是好人。”

“我是不是好人等下你就知道了,你喜欢在家玩还在来上学?我给你个机会,让你多在家玩几天。”刘先生却随着这话轻轻一笑,跟着就拿出手机开始拨号,“王校长么,我刘川,现在在你们学校……”

刘先生也早知道事情的真实经过,对于自家儿子这么小就会颠倒黑白污蔑别人,刘先生反而有些惊喜,这孩子给力啊,上学不过是混个文凭学历而已,混社会主要还是会办事才行,孩子这样他才觉得更有出息。

他这次来当然是为儿子出头的,不管开始谁对谁错,他儿子总是在打架中吃了亏,他不能坐视不管,不过来了之后才发现小吴老师那么诱人,起了歪念,看在小吴老师软语调解的面子上,他也不打算太和对方计较了,轻微教训下就好。

只是现在周明落那一声呵斥明显让他耿耿于怀,那事情可不能就这么算了,不管出了校门怎么收拾姓周的,就是这小兔崽子他也不想就这么便宜了。

“刘先生,这些事没必要惊动王校长吧?”那边刘川电话打完,更在挂了电话后说了一句王校长马上过来,吴青青也吓了一跳,急忙开口劝道。

“小吴老师,我刚才已经给你面子了,并没打算太追究,只要随便意思下就行了,只是你看,现在这姓周的竟然颠倒黑白,说我儿子犯错在先,我哪能还这么随便!”刘川也冷冷一挥手,打断吴青青的话,更是冷冷看向周明落。

“刘先生,能不能借一步说话。”小周也愣了一下,更是在心下重重一叹,对面这厮真是诚心想把事情闹大啊,喊校长来做什么?

加上这货刚才说要小周轩在家多玩几天,一旦真等校长来,在不清楚小周轩身份的情况下把周轩“放假”回家,到时候周明落还得托关系,无奈之下,他只能在校长来之前从刘先生这里突破了。

“借一步说话?”在小周叹息下,刘川也微微一愣,对方服软了?

“恩,这件事咱们到外面商量一下,没必要闹那么大。”周明落肯定的点点头,出去一圈,把事情解决了再回来也好,就算在刘川面前狰狞一下,只要这货不说出去,学校方面依旧还能比较妥善的对小家伙加以管教。

不过他这么说却让刘川哈的一笑,很是得意的看向周明落,这厮真服软了啊,可不是,连没必要闹那么大这种话都说出来了,可不是一听自己一个电话就能叫来校长,直接怕了么?

现在你怕了?擦!刚才唬人的时候尼玛怎么不害怕啊。

现在害怕,已经晚了!!

“有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你说吧,我听着就是。”这厮是服软,还不想在人多的地方向自己低头啊,他就非要让对方在这里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向自己求饶,自己也能在让吴老师看看不是?而且就算他求饶,自己等下该怎么办还是怎么办,现在就是耍耍他而已。

靠拆迁起家的刘川生平可真的只信服四个字,心狠手辣,不然那么多钉子户你随便就软了还怎么搞啊,而这几个字也真让他火速发家。

“刘先生,我看你们还是私底下调解的好,毕竟小孩子之间的事都是小事,真没必要闹大。”刘川话语落地,那边吴青青却突然开口,很是紧张的道。

她也真是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一步,就算今天她让周轩叫家长,也只是因为周轩不管怎么问话都不说话,还以为这孩子太自闭什么的,只是让家长来了解一下他的成长状况而已。

她说过小周轩若是不叫家长来,就不让他进教室的话,那只是因为小家伙不管她说什么都当耳旁风,压根不理会,没办法了才稍微威胁一下。

现在怎么刘川这边一个电话就能把校长叫来?看样子更是想通过某方面压力让周轩退学?这……直到现在,吴老师还真是不特别清楚周轩打架的详细经过,可却也从双方家长自身的修养和处事态度看出了一点端倪。

心下更开始倾向于周明落所说的事实了。

可不是,周明落给人感觉很稳重,一来就让小周轩先道歉,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才开始澄清事实,这样的人教出来的孩子应该不会太差吧?

但刘壮这边的家长就让人无语了,一进门看到她就直了眼,不时在话语里挑逗甚至都还想动手的,更是见了周明落那边要么开口骂人,要么起身想打架,现在好了,直接找关系想把那边开除?而且他还真找来了,自家学校的校长,恩,虽然对方口里的王校长只是副校长,但那关系也很深了,一个电话就能把人喊过来。

这样的家长影响出来的孩子似乎也……未必有那么好,而且她接触周轩时间少,但接触刘壮至少有半年了,因为班上学生多,刘壮不算很出众,她对刘壮了解也不是很多,可却也知道那孩子似乎有些顽皮。

刘壮第一次跑来告状说劝解小周轩上课时好好学习反而被打,她都惊讶了一下呢,有些不敢相信刘壮会那么懂事,奈何找周轩问话这边根本不吭声,去教室问其他学生也找不到证人,她才那么做而已。

现在这事,发展可真超出了她的预料。

随着吴青青紧张不已的劝解,那眉目如画的俏脸带着焦急的意味,却也猛的露出另一番勾人韵味,倒是让刘川一愣,才耐不住心痒道,“好吧,吴老师,我再卖你一个面子,周明落是吧,那我就给你个机会,到外面说。”

他本是想让周明落当着吴青青的面向他求饶服软,摆一摆威风,奈何小吴老师似乎不愿意看到那画面,这就去外面说吧,在外面自己先耍耍这姓周的,看他都会怎么求饶也好。

不过不论如何,自己以后该做什么都不会改变。

“那行,吴老师,我和刘先生到外面谈一下,你先帮我照顾下周轩。”周明落也点点头,笑着看了眼吴青青,冲周轩挥挥手才带着刘川向外走去。

外面谈,外面谈,还是找个外面没人的地方私下里解决的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