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宝

第316章 只是芙蓉种?

“没事,对这块我把握挺大的。”对王锋芒的劝解周明落虽然听了感谢,可还是坚定的道。

见他的神色,其他几人才也再一次蹲下身子开始细细打量眼前的毛料,包括李全中等人以及宋总几个。

不过看了几遍这几位还都是沉默不语,这块毛料个头很大,但是赌涨和赌垮的风险同样是很大,没人真的看好。

“马老板,这块料子多少?”王锋芒再一次看后,更是开口看向马善良。

那位倒是轻笑一声,伸出两个手指,“200万。”

一听这话其他几人倒也不说话了,两百万的价格有些高了,但也没有高出太离谱,以前王锋芒出手的毛料是论斤卖的,几万块一斤,但也有不少毛料商并不是论斤去卖,而是手下每一块不同毛料都有自己不同的身价。

这身价的高低就是根据其大小以及各种表象决定,眼前这个大料子是黄梨皮,皮壳表象还可以,至少那是能出高级种水的东西,哪怕皮壳没有含色,但实在太大了。

算重量至少也得一百公斤左右。

当然,那也得是名坑产品才行,不然换了那些其他仓库摆在外面的低档货,就是这么大的东西也最多值个几万块。

但不得不说两百万一块就是单独赌石,而不是和人对赌它赌垮的风险一样极高。

“这价格还算公道。”王锋芒略微点点头,才看向周明落。

“那就这块了。”周明落也笑笑,那边熊昆直接就开始和马善良交割付款,200万,这是肯定要赌涨的,里面西瓜大一块芙蓉种可以卖几百万是肯定的,而且这个几百万绝对在五百万以上,毕竟那绿意在芙蓉种里也算不错的档次,加上其天然的翡翠西瓜造型,其价值至少得翻一倍,若是经过名师雕刻点缀一下,价值还会更高。

“好大一块料子,看来周先生这次很有信心啊。”这边商量着,林安华也抱着一块毛料走了过来,看了周明落的大毛料一眼,直接就轻笑道。

真是好大的料子,可赌石真不是你选的毛料大就能赌涨的,有时候选的越大,你垮的也就越惨,“马老板,这块我要了。”

等林安华把手里的毛料放下后,马善良才笑着开口,“这块料子是230万。”

其他人也纷纷看向林安华的料子,他选的倒是不大,一样是全赌毛料,甚至这整块料子都没有西瓜大,在林安华和马善良交割款项时,几人的观看也是颇为细致,全都是围着料子拿起手电筒细细打量。

周明落也不例外,蹲下身子的第一眼,他就一眼看到毛料里面有着一块极为不错的绿,冰种!这绿意分属高绿,但透明度却很高,是高绿冰种。

高绿冰种价值也绝对不菲,关键是这玩意属于极为高档的翡翠玉石,原材料越来越少价格也逐步上扬,当初周明落第一次赌石赌出来的满绿冰种,第一块比掌心大些,就卖出了四百万的价格,第二次比巴掌大更厚了一些,却是被争出了3000万的高价。

这就是货源稀缺的原因。

因为当初那些价格都是王锋芒几个大老板赔本赚吆喝,只求保证自己店里不缺顶级翡翠饰品,维持高端市场而已,全都是赔钱在砸翡翠。

但这也足以说明满绿冰种的珍贵了。

唯一还好的就是眼前这块冰种不是满绿冰种,只是高绿冰种。

满绿指的是翡翠自身通体绿色盎然,没有杂色,一般说高绿,却是指它除了绿色之外还有透明的底色,这些透明底色在行内被称为地子。

眼前这个冰种翡翠只有小一部分充斥着绿意,大部分都是透明清澈的冰底,价格虽然及不上满绿冰种却也很不错了。

唯一还好的就是他体积并不大,只有半手左右,厚度也不大,估计做成首饰后也能卖个一百多万,这还包括了做工等等方面的成本,若是只算单纯的材料价值,也就是几十万左右,倒是连毛料原本的价格都比不上,距离周明落切出来的那块芙蓉种价值就差的更远了。

“这是帕岗的老象皮,皮壳不错。”

“有卧癣,伴白蟒,卖相不错。”

“还有包头松花,这次七成可能要切除绿来的。”

…………周明落看的是毛料内部,不过王锋芒和张老等人看的就是表象了,一番观看后,几人却也都是连连点头,林安华那个专家真不是吹出来的,这块毛料卖相的确很不错。

老象皮就是灰白色的皮壳,看似老得起皱纹,粗糙形如象皮,看似无沙,摸起来感觉糙手,但却是玻璃种和冰种翡翠产出最多的皮壳之一,尤其以名坑帕岗出产的老象皮毛料为最,而且这玩意不止是皮壳好,上面也只有一两块卧癣,癣伴松花,更是出绿的征兆。

松花就是翡翠内部的绿色在风化皮壳上的残留表现,是赌色最重要的依据,有没有色,大多都是看有无松花,而眼前这块毛料的松花就是包绕在石头的一角,是鼎鼎大名的包头松花。

再加上白蟒,这石头的表象简直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当然也正是因为它表象太好,所以毛料的主人马大老板也不傻,直接开出了230万的价!哪怕这块料子还没有周明落选的那块料子的三分之一大,可却是个头小的价格更高。

毕竟这两块料子虽然体积不同,可相互之间的表象一样相差甚远,一个是差不多集合了多种可能出冰种、好绿的征兆,另一个却只是皮壳还算马马虎虎,其他方面都不咋地,甚至还有恶癣。

“呵呵,既然都已经选好了那就开始切石吧。”两人选料子的时间都差不多花了一二十分钟,现在都已经敲定,林安华也付款完毕,才笑着看向周明落。

几乎是同时,小周也点头轻笑。

那边马老板也直接笑着请两人到外面去切石,整个库房太黑,这里又是读力的小院子,所以切石地点还是摆在院子里最合适。

周明落这边切石是开始画切线,反正已经有了无名手稿的衬托,他直接抓过粉笔就开始沿着最佳的切割轨迹花了一道线,按这样的轨迹一刀下去,直接就能擦出绿来,也不会伤到翡翠的质量。

画好之后这边才有熊昆抱着毛料直接放入了切割机。

林安华则是开始擦石,有卧癣的地方通常沿着卧癣向里擦就行,下面就是最容易出绿的。

“呲呲~”

混合着另一边的切割机声响,这边林安华一步步擦石,周围却是一圈人围上去观看,不过片刻后,等擦掉卧癣下面直接露出了一丝绿意。

周围也顿时响起一片惊叹,出绿了!

这擦癣还真的出绿了,倒也不负这块毛料大好的卖相,一丝透明色下同样可见绿意,几人都不那么淡定了,就只有林安华以及林娄光笑的异常欢喜,这毛料虽然整体不算太大,可是才擦了一点边角就见雾,绝对是大好兆头。

继续擦了几下,把碎料擦掉,那边林娄光也早已提来了清水开始清洗。

等洗了一遍,下面的翡翠才彻底展露在几人面前。

“嘶~冰种?”

“真的出了冰种!”

“这下子林安华要大涨了!”

“可不是,这才擦了一个边就出现高绿冰,这块料子现在就是当做半赌毛料出手,价格都能翻几倍的!”

…………可不是,以这料子展现出来的档次,只要做工也可以,一只手镯就能卖一百万左右的,而眼前的毛料却只是比成熟的西瓜小了一点,难道里面就只有这一块有绿,只有一只手镯的量么?现在这料子玩半赌的话,轻松就能翻一倍的价格。

林安华更是大笑一声,看向周明落道,“周先生,看来老夫的运气还不错,竟然出了高绿冰。”

“那要恭喜林先生了。”周明落也是一笑,他早知道里面有这种水呢,更还知道里面的高绿冰还真只有边角那一小块。

要是林先生现在玩半赌卖了的话还能赚一笔,真要继续切下去他反而会马上赔钱的。

不过两人现在是在赌石之外又有对赌,林安华却不可能把它当半赌料子卖出去的,看来对方却是注定要赔了。

也是在他轻笑中,那边切割机也终于停止运转,众人的目光也齐齐看向那里,当熊昆把切割好的毛料从切割机取出,周明落则拿着铁锤一锤落下,两瓣大小不一的毛料才瞬间分开,一半光滑滑全是石块,另一半却也露出一丝绿意。

也出绿了!

众人眼神一紧,等周明落同样稍微打磨了一下绿意边缘,让绿露出的更清晰,又用清水洗了一下,原地才瞬间一阵眼紧,这绿却也不错啊,是芙蓉种。

而且出绿的一般体积同样不小,差不多还有两个大西瓜的面积。

只是同时的,又回头看看林安华手里那块毛料,诸人却全都一叹,完了,这次周明落怕是输定了,他虽然也出绿了,但切出来的只是芙蓉种啊,虽然现在体积还比林安华那块大得多,但两者之间的翡翠等级却相差太远了啊。

“才只是芙蓉种?”

“这下子完了!”

……王锋芒等人脸上都是显露着一丝明显的失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