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宝

第409章 意大利军舰【第一更】

(ps:有点卡文,还在构思中,今天又上了推荐,咱会努力试着爆发的,恩,求下月票~)噗通一声巨响,海面上溅起一片浪花,看着消失在海面下的某只棕熊,甲板上一众佣兵脸上很多都写满了一片期待。

终于到了第二个目标中的打捞地点,有过第一次打捞后的惊人回报,这一次他们就算想不激动,想不期待都难。

而这一次的情报是由灵狐佣兵团提供的,据说是二战时期的意大利军舰。

至于意大利军舰怎么会出现在索马里以东,这方面倒是没有太多人清楚,总之据灵狐搜集来的情报而言,这就是二战期间从埃塞尔比亚溃逃的军舰,想来一般溃逃者都是会携带不少宝物的,众人自然也有不小的期待。

“赫柏,如果你们这次的消息准确,真的是意大利从北非大陆溃逃时的军舰,那恐怕就要发了,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二战时的三个轴心国之一。”

站在甲板上向下眺望,熊昆直接笑着拍了拍身侧赫柏的肩头,不过因为赫柏要比一米八多的熊昆高半头,所以这拍肩头的姿势多少有些古怪。

“嘿嘿,再发也比不上你们的。”赫柏咧嘴一笑,虽然谦虚了一句,不过其眼神中的期待却是不言而喻的。

倒是人群中一直没怎么说话的一个人突然开口,“如果是二战时的德[***]舰,或许还有搞头,意大利,恐怕……”

说话的并不是灵狐、潘多拉以及奥林普斯之内的佣兵,而是一个褐发壮汉,出身诸神的黄昏。

他这话顿时让其他人一怔,很是诧异的看去。

“艾布纳,为什么这么说?”克莱门特更是开口发问。

随着问话,艾布纳倒是苦笑着摇头,“我只是随便说说,二战期德国的名气要比意大利大嘛,势力范围也强,如果是德[***]舰,收获肯定会更多些。”

这话语倒也勉强能解释,佣兵们虽然不是什么历史通,对以前的历史了解不多,可多少也能知道二战期间德国才是欧洲轴心国主力,对方这么说也很正常。

“意大利也不差啊,不管怎么说也是三大轴心国之一,希特勒的盟友。”在多少释然的同时,赫柏更是笑着开口,觉得那边的艾布纳想太多了,都是二战轴心国领袖之一,意大利怎么了?

不止是他,其实在场很多人都是一副类似的表情,至少他们都是和赫柏差不多的心思。

不过艾布纳倒是再次苦笑起来,只是哭笑不得的看着一群佣兵们,心下更是发出一声低叹,这帮家伙看来真没几个多了解历史的,尤其是二战历史。

不过说的也是,佣兵们会精通枪械、精通格斗、精通各种现代交通器械,但要他们学习历史,估计就真没多少人有那个闲心了,拿熊昆来说,十多岁不上学出去混黑社会,之后逃亡,之后在佣兵圈子里要么生死一线间,要么在国外醉生梦死,拿赫柏来说,年轻时混进西伯利亚训练营,青年了送到美国黑市拳赛,之后辗转进了佣兵圈子……这里面佣兵们绝大部分除了必要的东西比较精通外,历史方面基本就是文盲一类。

只有艾布纳是因为个人原因对二战期间事项比较了解的多,才会发出这样的感慨,二战时期,意大利的确是和德国、曰本并称三大轴心国,看起来和德曰无多大差别,但事实上套用一句英国名相丘吉尔的话,意大利万幸成了德国的盟友,而不是我们的。

这就足以说明意大利在二战中的作用了。

意大利的败军,他实在不敢奢望上面有多少贵重东西。

这倒不是歧视意大利人,相反的,艾布纳是很欣赏意大利人的,因为意大利人注重生活享受,几乎是最懂得享受的民族之一,他们在二战时只是被一个野心膨胀到不能认清状况的领袖给强行捆绑到了战车上。

大老板这次就算找到意大利沉船,恐怕也不会有多少收获的。

似乎是为了响应艾布纳的猜测,很快,一二十分钟后,原本还是平坦无波的海平面上蓦地就窜起一团黑影,随后满身湿漉漉的某熊就一跃站在了甲板上,手里……竟然抓着一瓶红酒,标签什么的都看不清楚了,不过可以确信那就是一个酒瓶。

一群佣兵顿时面面相觑,很是错愕不已的看着某熊,这位,怎么上来的时候抓着一瓶酒?

那在下面有没有找到沉船?应该找到了吧,不然哪里来的酒?可是怎么只有一瓶酒就上来?

在众人相继错愕中,周明落也凭空出现,神色也是一片古怪不已。

“下面的确有两艘军舰,不过军舰上除了一些弹药之外,竟然没什么贵重东西,只有一箱箱酒……”

的确,周明落是按照那边提供的消息又在海底找到了沉船,而且这次的沉船着陆点并不是很深,只是在海底数百米的水面下。

海底数百米和深海四五千米的距离,事物所面对的深海压强绝对不是一般的差距,所以下面船只上大部分东西都保存的比较完好。

而这里的沉船这么浅,却为什么没有被其他人发现,其实这也不值得意外,毕竟茫茫大洋的,谁也不知道究竟哪里有沉船,这世界还真的从没有哪个国家敢说把全世界海洋都探索了一遍的,有的是不知道消息,有的是即便知道一些消息,也没有能力打捞,只会守着消息等待出售什么的。

不管灵狐那边是怎么打探出来的这个消息,反正周明落下去之后,所见到的就是一个装载红酒比弹药都多的意大利军舰。

“不会吧,这是意大利的败军,船上怎么也得有一些搜刮来的宝物吧,怎么只有红酒?”随着周明落话语落地,赫柏等人都是傻眼不已,似乎根本无法相信这一幕。

反倒是之前已经提出过置疑的艾布纳,才突然一笑,“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意大利本就不是个擅战的民族,当时只是墨索里尼不能认清而已,二战时期意大利被同盟国缴获的战略物资里,红酒之类本就比弹药还多,当时的某著名品牌还印刷着喝醉了便不会畏惧战斗的包装。”

严格说起来,战争本是一场场残酷的血泪史,尤其是一战二战这样的世界姓战争,本就是人类的大灾难,不过二战有意大利的加入,倒是让这些血泪史多出了很多笑料。

比如已经和同盟国宣战了才开始想作战计划。

比如法国投降前,已经和希特勒商定好了利益分配,结果墨索里尼觉得自己没有真正打赢什么战争,觉得白白拿便宜不得劲,好像显示不出自己的威武,悍然在法国投降前夕派军队偷袭法国,准备晒一晒军工,拿好处的时候也能理直气壮一些,结果被法国即将投降的军队打得落花流水。

拓扑路克之围时,隆美尔一大早巡视营地,发现一个精锐的意大利火枪点击营防区里空空如也,只有一地的鸡毛……二战末曰,奥地利集中营关押德意曰三国战俘,德国人组织起来试图逃出收容所,曰本战俘组织起来切腹自杀,意大利人所在的集中营甚至连大门都没关,但可爱的意大利人却全部是老老实实呆着,实在有空的话,就会跑出去调戏一下可爱的女孩子们。

按说最惨的还是德国,北非战争中隆美尔发现一个关押意大利战俘的英国战俘营,准备去解救,结果枪声一响,意大利战俘们全都主动跟着英国人跑路。

如果说意大利人会越狱,估计也是嫌弃现在的营地伙食不好,更会越狱到附近其他伙食比较好的战俘营。

当艾布纳把自己所知的一些趣味讲出来之后,不管是周明落还是一帮子佣兵全都傻眼了,甚至到最后,所有人都有种蛋疼不已的感觉。

“咳,看来以后若是再找到意大利沉船,咱们都得有事先的心理准备了。”直到最后,周明落也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不可否认每个民族内部都有各式各样的人,意大利内部也不乏一大批凶狠之辈,最出众的无疑是墨索里尼之类了,但整体来说,意大利这个民族整体上真的不是特别擅战。

这倒也算是盟国之幸了。

“该死,为了这个消息,我们可也花费了不少钱。”赫柏更是痛苦的一拍额头,是啊,有时候打探消息一样是需要不少花费的。

和他一样郁闷不已的,也就是同样出身灵狐的克莱门特以及路易斯等人,这几位眼下全都是脸色黑黑的样子。

跑了这么远过来,感情就是去捞那一箱箱红酒的,这些红酒被泡在海里六七十年,也不知道还能喝不能。

“哈哈,哈哈哈……”

见到这几位郁闷不已的样子,那边却是很快泛起一片笑声。

这种事的确不好评价是好是坏,也只能说这一次灵狐的人比较倒霉了。

“老板,下一步我们怎么办?要不要上岸休息一阵子?”在众人哄笑中,熊昆倒是笑着上前开口。

是啊,他们在海上也漂泊了好多天了,现在距离陆地也不远,是不是该上岸休息一下了?顺路也可以处理一下琐事,比如把囤积的黄金卖出去,再比如顺手让哈拉代中将上位什么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