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宝

第471章 一定要收下

“爸,我回来了。”夜,十一点多的光景,周家门口,拿着钥匙开门进屋,周明落直接就笑着向里招呼。

随着招呼声,周明落也一眼看清了客厅里的状况。

宽敞的厅室里,玻璃桌上摆着一桌子酒菜,有的还冒着热气,父亲周中元正端着酒杯和一个三十岁左右,帅气沉稳的男子畅饮,而母亲丁淑英则是依旧在厨房里忙活。

那个帅气沉稳的男子看上去要比大哥小个一两岁,不过周明落却并不认识,以前更是见都没见过。

这倒让小周微微有些疑惑,因为看得出不管是父亲还是母亲此刻都很开心,而现在周光磊又不在家,眼前这个是父亲的客人?又是谁?

实际上若不是因为疑惑,周明落都未必会进来了。

刚才他不过是处理了几个盗墓贼和某个千年尸王后准备回来休息,而且是准备直上二楼的,结果路过一楼发现家里还是灯火通明,以他变态的听力,甚至听到一楼客厅还有爽朗的笑声以及陌生人的声音,才好奇了一点过来看看。

说起那只千年尸王直到现在周明落还是晕晕乎乎的,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碰到这种诡异的事,和一只僵尸,还是千年老僵尸在荒天野地里拼酒。

这不止是怪异,而且很雷人不是?

而最终那千年尸王的下场,也是暂时被周明落囚禁在了图天符里,毕竟他可真不放心就这么防对方回去。

还有就是几个盗墓贼,自然轻易被两个佣兵扭拐着暂时关了起来,那几个,周明落却是打算收为己用的。

“家里来客人了?这是谁啊。”暂时放下心底的各种古怪念头,周明落才又好奇的看向那帅气青年。

“小落回来了,饿了没,来坐下一起喝点。”随着周明落的招呼,周中元也笑着摆摆手,很是开心,那个青年也直接起身,上下打量了几眼周明落才笑着道,“你就是小落啊,以前在信里听说周老师又有了喜讯,没想到到现在才见到你。”

这几句话,周明落再次诧异了一把,那边周中元才笑着解释道,“这是萧明,你没见过,那时候还没你呢,萧明以前在咱们那呆过一阵子,小学的时候还经常来咱们家蹭饭呢,后来我们也就是偶尔书信联系一下,不过这也有十多年没联系过了,没想到这小子还记得我,现在小萧是出头了啊,在香港呢,大公司的高层,这次是特地回来看看。”

“周老师,可别这么说,我怎么可能忘记你们,小时候我妈病逝,那段时间要不是您和丁姨经常照顾我,我这野小子说不定早没了,前些年是忙着打拼,少了联系,不过现在我也算有了点起色,这不第一时间就回来看你们了么。”随着周中元的笑语,萧明却是连连摆手,随后等周明落上前后,这位才笑着和周明落握起了手,“明落是吧,虽然咱们是第一次见面,不过你也别拿我当外人,我第一次来,看到周老师现在的样子也算满足了,没带什么大礼物,这个你收下,就当是做哥哥的见面礼。”

说笑里,萧明更是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盒子递来。

“别,不用这么客气。”周明落一愣,跟着就推脱道,听了这么几句话他才大致明白,原来这萧明是父亲教过的学生啊,说的也是,父亲在周家庄小学里任教了三十多年,哪怕只是个小学,可教过的学生也是多了去了。

别的不说,周家庄里面不管是眼下十几岁还是三十多的男女,很多都是父亲的门生呢。

那偶尔有学生来探访一下,也不值得意外。

虽然这个萧明他不认识。

“你才是别客气,都说了是自己人了,拿着吧,礼物也不贵,就是请大师开了光的挂坠,刚才周老师和丁阿姨也收了的。”萧明也再次一笑,很是热情。

“小落,让你收你就收了吧,难得小萧一份心意。”周中元也在这时笑着插口。

“是啊,小落,这可是小萧在香港那边请大师开光的,能保平安,你天天在外面跑,带一个我们也心安啊。”就连母亲也从厨房里走出,手里还端着一盘新的炒菜,踏步走向客厅时笑着对周明落道。

而周明落也瞬间哭笑不得起来,大师开了光的,能保平安?好吧,他真不知道这个大师是什么大师,又或者只是个神棍,也不知道人家的开光灵不灵,不过周明落也总算有了点兴趣,现在的他可是深切知道,这个世界远没有表面上表现的那么科学,暗地里真不知道隐藏着什么高人和妖孽呢。

他刚才连活了两三千年的尸王都见了,还一起喝酒唠嗑了,人家可是春秋时期的郑国将军啊。

“丁阿姨,你就别忙了,都这么晚了,你也坐下吃点吧。”这边周明落哭笑不得时,那边萧明却是笑着把盒子塞进了周明落手里,更是转身去拉着原本想走的丁淑英手臂,非要让她也坐在沙发上休息。

“不忙,不忙,这么多年没见,你和老头子还不得多喝两杯,现在小落也回来了,这几个菜哪够啊。”不过丁淑英却也笑着推开,再次要走向厨房。

这边推脱着那边周明落继续摇头无语,不过还是很快打开了盒子,他倒想看一看这大师开光的水准了。

结果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周明落却猛地吃了一惊。

盒子里是一个玉观音挂坠,硬玉翡翠,甚至这翡翠,竟然是玻璃种秧苗绿,简单来说,这么一个玉观音,得一两百万的。

一两百万在现在的周明落眼里自然是可有可无,他现在都快成百亿富豪了,可一个突然来到家里,以前父亲的学生,竟然出手就送出一两百万的贵重礼物,这也太夸张了吧?

尤其刚才萧明说过,父亲和母亲都有份啊。

“爸,萧哥送你的东西呢,让我看看。”吃了一惊,周明落先是深深看了萧明一眼,才看向周中元。

一句话后周中元倒是一愣,不过还是很快从身后拿出了一个盒子,“怎么了?”

周明落却不说话,只是抓过盒子打开,结果不出他所料,这依旧是个玻璃种秧苗绿的玉观音,看了这个小周默默放下盒子,才又去问母亲要,那边却是一个同样材质的玉佛。

“怎么了,小落,你萧哥送的东西?”小周一脸沉静的样子,也引起了周父周母的注意,周母暂时也不急着回厨房了,而是全都诧异的看向小周。

就连萧明眼中也闪过一丝诧异,很是奇怪的看来。

“妈,萧哥送的东西没问题,就是有点贵重了,这三个挂坠加起来得五六百万啊。”周明落这才古怪的一笑。

一句话,本还是在夹菜吃的州中院顿时手腕一僵,手里筷子啪的就掉了下去,人也猛的站了起来,“什么?五六百万?”

“不是吧,这么小的坠子?那么值钱?”母亲同样轻忽一声,很是愕然。

两位老人不是不知道儿子出息了,有钱了,但他们毕竟是一辈子都在农村的人,就算眼下知道两个儿子都出息了,大儿子已经是老家的县委书记,小儿子也在外面混得有声有色,可是一个学生,一下子送这么贵重的礼物,他们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开始不知道这些挂坠的价值,他们收的心安理得,只是把那当一份心意,现在一听却是马上就无法淡定了。

“小萧,你这是干什么,就算要送东西随便一点就行,你送这么……”愕然之后,周中元才直接看向萧明,神色极为复杂。

“别,周老师,我送的就是一份心意,你们可别从它的价值去看啊。”那边说着,萧明也急了,再一次很认真的开口,不过下一刻他才也诧异的看向周明落,“原来小落你还懂翡翠?”

周明落一口道破这几个挂坠的价值,他真的很惊讶,当然了,有句话萧明不会明说,这些挂坠的价值可不止是五六百万,它们买来的时候就花了那么多了,再经过大师的开光加持,这可也是要钱的。

但这些可就没意思了,他真的只是好奇小周看上去这么年轻,竟然能一眼看穿这玩意的深浅。

“怎么不懂,萧哥,我爸没跟你说么,我自己就开了家玉器店呢。”

周明落却是苦笑一声,无语的摆手,“你这礼物他贵重了,我们还真不好收啊。”

“啊?你自己是开玉器店的?”萧明再次一怔,之前和周中元聊天时,那边也只说大儿子在机关工作,小儿子在外面做些小生意,还真没说太多,愣过之后萧明才当场苦笑起来,“早知道你这样,我就不送玉了,不过东西既然送出来了,那还有收回来的道理,周老师,丁阿姨,你们可一定要收下,我知道小时候我经常在你们家蹭饭,对你们是小事,不过那时候我母亲病逝,自己无依无靠的,那对我就是养育之恩,时间再短这份情我也不会忘记,你们要一定要收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