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宝

第510章 局,已经布下

“相术命理?那你帮我看看。”就在方大师得意不已时,一道奇异的声音却蓦地响起,随后一道高大的身影就蓦地推开房门,踏步走了出来,龙行虎步下,轻松来到方大师身前,拿着一张略带凄白的脸,却又炯炯有神的看这方大师。

这位一出现周明落才蓦地一愣,老尸王?这货怎么也要看相,还是主动要对方看看?难道这个方大师真有真才实学,不是骗子?毕竟一般人,可真不值得老尸王出面的。

不止是周明落愣了,就连其他人,周父周母还有小明和何雯都也愣了一下,全都诧异的看向老尸王,周父周母是一脸错愕,只是好奇这突然杀出来的家伙而已,但萧明和何雯却明显有些焦急,因为他们知道方大师的脾气,普通人就这么突然窜到身前,要对方替他看相,这位大师是会不爽的。

可别这位过来后还没真的替周明落看相就被气走了吧。

不过出乎预料的是随着老尸王的话,方大师一眼看过去,而后认真在老尸王脸上打量几番,眼中蓦地闪过一丝惊骇,脸色也瞬间阴了下去,低下头转身就走。

“方大师?”

“方大师!”

………………萧明和何雯也全都像是被吓了一跳,匆匆看了老尸王一眼,实在不知道这位是怎么了,又是什么人,方大师看他一眼竟像是被吓到了一样,更是转身就走,在看了一眼后两人也抬脚就追。

就算是周父和周母也有些愕然,都奇怪的在老尸王身上打量一番,也向前追了过去。

房门前也很快就只剩下老尸王和周明落,甚至在这时,周明落眼中也闪过一丝惊疑,怎么回事,难道刚才那个家伙,真的看出了什么?

如果真有人能从老尸王面相上看出什么,比如看出这位的来历,恐怕吓得掉头就走,绝对在正常不过,可他还是有些狐疑,那个家伙真有那么厉害?

“他……”狐疑的开口,扫了眼前方匆匆走掉的身影,周明落才蓦地看向老尸王,却见某只老僵尸此刻也是带着一丝惊疑看来,“修道一途千变万化,以前的确有专修窥探天机的宗门,最强者已经达到望天境,和我尸王境相仿,那个老东西是公认的神算子,一直都可以为自己趋吉避凶,从不牵扯各道纷争,身份却是超然物外,没几个人敢得罪。”

他刚才的确是在听到那方大师的话语后,想起以前的神算门,怀疑外面这位是不是继承了神术的神算门后人,才出来试试,可也没想到那位一见他就猛地色变,而后低头就走,难道那家伙真是神算门遗留的后人?

若是这样对老尸王可就真的太重要了,毕竟他可是深切想知道,如今这个世界是否还会大变,他是否还能等到那一天,重新恢复尸王的荣耀的。

是,老尸王现在得到了一件阴阳灵宝,但那件宝贝最多也只能让他恢复到以前一两成的实力吧,因为在现在的世界就是那样的宝贝,所能发挥的威力也会受到很大限制。

而恢复到以前一两成的实力,也远远不是老尸王想要的。

他想要的是以前的巅峰,甚至超过巅峰踏入尸帝境,然后参悟天道,想成为和天道一样的存在,可想要达到那一点,却必须要天地重新巨变才有希望。

原本还只是略有疑惑,想出来试试那家伙,现在一看对方的反应老尸王也惊疑起来,难道那个家伙真是神算门后人?如果是,那他岂不是也可以得到什么?

这对他可是至关重要的。

至于气息?他刚才是没有从对方身上感应到什么气息,不过神算门的一帮家伙,向来都是最神秘吉怪的,他当年尸王巅峰有幸见过神算子一次,那时候神算子本身的修为还不如他,不过他一样从对方身上感应不到丝毫气息。

眼下他的实力就算恢复了一些,可以就是低的可怜的程度,如果刚才那家伙也有一定的神算推演术,恐怕被他捕捉不到一丝气息,也是很正常的。

所以就算老尸王平时可以超然物外,但一遇到自己最关心的事无疑也会动摇,会有些激动。

在对着周明落解释一句后这位直接就再次开口,“跟上去看看。”

周明落甚至看出,老尸王在说这话时眼神都有些发亮。

而后两人一样跟了上去,很快就见到前方的方大师在萧明几人的劝阻下,却依1曰是沉着脸一言不发,只是直直向外走。

就这么不理不顾直接走下顶楼,走出酒店这位才拦了一辆车,快速消失在了夜色下,整个过程里那位也真的是一言不发,什么都没说过。

这一幕也让萧明和何雯等人无奈,只能全都即无奈,又带着一丝惊疑的向回走。

“跟上去。”

不过几人回走的过程里,老尸王却再次对着周明落轻语一句,一样毫不犹豫的走出了酒店,那家伙的反应太奇怪了o阿。

周明落同样好奇,略微思索了一下,也没惊动父母等人而是直接返回楼上,招呼来大海雕,和老尸王一起坐在海雕背上。

“如果他真是神算门后人,那就太好了。”坐在雕背上没入漆黑的高空,迎着凌厉的寒风,老尸王蓦地发出一声低叹,眼中也再次闪过一丝奇异的光泽。

周明落是沉默,不过却也很快放出了符箓,符箓范围足以延伸两千米长度,想要监视下方自然很轻松,不过在放出符箓后他也多少有些担忧,若下面的家伙真的很牛很猛,自己的见识会不会被对方察觉?

不过怎么说呢,这也未必不是一种试探,如果对方真的能察觉,这才是一种证实。

而后在监测下周明落却发现坐在出租车里的某大师脸色根本看不出丝毫端倪,依1曰是和之前在酒店时一摸一样的表情,只是静静坐着,一路跟随下,直到看着对方进入一座宅院,而后进了卧室,那家伙依1曰是老样子。

可就在持续的监测下,方大师的表情才终于变了,从原本深沉凝重的表情,瞬间化为一片浅笑,嘴角更是有着一抹嘲弄之色,“一帮白痴,想耍的他们团团转还不容易么,经过这一吓,要不了多久,他们就得主动来找我。”

嘲弄之色一闪即逝,方大师才懒洋洋走向自家酒橱,取出一瓶洋酒给自己倒上,坐在椅子上自饮自酌,满脸都是得意的笑容。

的确,他刚才的一切当然是刻意装出来的,他压根什么也没看出来,只是故作神秘,故意让那边自己疑神疑鬼的。

这其实是一套很简单的心理战术,那个姓周的不是不相信自己么,那只要他随意摆个玄虚下去,就很容易能在对方心下埋下钉子。

他刚去的时候姓周的刚从那个男子房间里出来,说明他们是朋友,而任何人在要求自己看相时,自己突然做出这样的诡异动作,都很容易让人疑惑,然后惊疑不定的,尤其他的名气还那么大,这绝对会成为一种无形的心理压力。

毕竟很有名气很有名气的相术风水大师,看到你弟一眼就闪过一丝惊骇,再黑着脸转身就走,这很容易让人惊疑不定的。

而当一个人有心理压力时,就很容易倒霉。

这原因也很简单,当一个人为了某件事而担心紧张时就会变得精神恍惚,然后出门忘带钥匙,开车或者过马路也不能集中精神之类,然后就容易出事。

一旦到时候那人真的出了事,无疑就等于帮他打了一个广告。

看看吧,方大师一看到他,然后什么也不说就黑着脸掉头就走,肯定是这位时运很不济,而他也果然出事了。

既然周明落是认识他的,两人是朋友,这可不见证了方大师的水准,绝对是超一流?

而就算一时半会,那边不会出事,这对方大师自己来说,依1曰没有丝毫影响,他当时什么都没说,想要解释那时的情况还不容易么?比如时候未到,那人倒霉的不是现在而是以后,可能几个月后也可能几年后,也或者,比如方大师自己被那人所克,两人命理不合,不能呆在一起什么的,想要解释这种情况,对他随手都可以拈来。

所以对自己百利而无一害的事,他当然也做得很随意。

局,他已经布下了,后面可就是等着那边自己入瓮了。

这又让方大师如何不得意?

细品慢吟着杯中之物,方大师惬意的伸了个懒腰,这次要钓的是大鱼,可是要费些功夫才行的。

不过正在惬意享受的某人却丝毫不知道随着他刚才的话语以及现在的表情,就在他住宅高高上空之处,却蓦地传来一阵噼噼啪啪的骨骼脆响,而后一声重重的低骂就蓦地在空气中泛响,“该死,原来是个老骗子!!”

双手紧握在一起,原本还是星眸一样深邃迷人的眼眸,腾的就变换成了两团幽绿的火焰,甚至左右空气却为之一凉,仿佛有层可以冻结人心的寒流袭过,某尸王双手死死握在一起,惨白的脸色也变成了惨绿色,周明落有窥探的方式他自然也有,可他怎么也没想到,窥探的结果会是这个……他堂堂一代尸王,竟然被个普通人骗了,耍了?

尸王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别说是某尸王了,此刻的周明落一样是很快就变得无语起来,很无语的看向下方,满脸的诡异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