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宝

第513章 下一站,鳄鱼潭

天亮之后,虽然兴致有些低落,不过周明落还是压下了一切负面情绪,装作没事人一样陪着父母旅游。

整个港岛的景点很多,除了大仙祠之外,星光大道、尖沙咀、金紫禁广场、维多利亚港等等,全都是极为著名的景点,要想全部逛个遍差不多都需要十天半月的时间。

而现在也只是周家一行抵达刚到的弟三天,还需要游玩的自然很多,而这一天的行程,就是迪士尼乐园,俗话说越老越小,周中元和丁淑英都是五十多岁的年纪,不过对于这种乐园式的场所却是弟一次踏足,看着父母像是孩子一样,在游乐场各种欢乐,周明落因为某骗子的影响,终于弱了很多。

“小落,吓死我了,你快来玩玩,我和你爸都玩过了,这次该你了。”下午一两点的光景,依1曰是迪士尼乐园,刚刚坐过一次摩天轮的丁淑英才从轮子上下来,直接就激动的对着周明落轻忽。

迪士尼乐园的摩天轮的很高,而她除了坐飞机外,却从未登过这么高的天空,加上摩天轮的舱位是透明玻璃打造,直到上去以后才发现自己怕得厉害,可也真把她吓得不轻。

当然,周明落之前为了给父母一些独处的空间,所以刚才那一轮,只是让父母自己上去而已,所以他一直是在下面等着的。

此刻听了母亲的话后周明落才笑着点头,“好,我这次就进去。”

摩天轮一次一组人,一组可能是两个人,也可能是三四个,当然,也可能是一个,大部分乘坐摩天轮的都是一男一女,周明落迎着父母的要求上去,这一点高度,自然对他没有丝毫丝毫影响,不过乘坐大海雕时,几千米的高空都飞行过,而且远不是飞机可以比拟的,所以这对周明落只是小菜一碟。

摩天轮、过山车、空中飞人、一个个项目玩过,周明落也是笑着极为灿烂,有的是陪父母一起玩,有的是父母单独玩,然后轮到他,看着父母全都像是开心的孩子一样玩的不亦乐乎,他们也的确是这辈子弟一次进游乐场,周明落心下一样充满了兴奋。

一天时间也就这么兴奋的过去,而后是刚到蜡像馆、跑马地、太平山,足足半个月后,总算是把港岛玩了个遍,整整半个月周明落也都是一直陪同,相比起来陪父母一起开心玩乐,远比增强体能什么的都要重要的多。

“老板,多少有了有些头绪,那个小妹妹叫张洋,住在深洋弯,父母或许还可以联系上,不过……”半个多月后某酒店内,扫了一眼里屋方向,王游安才低低的开口,话语里却也充满了无奈和伤感。

半个多月时间,周明落是陪着父母一起游玩,白天游玩,晚上时这位也依1曰会来看看从某个骗子那里解救出来的两个少女。

而如果说他只是每天晚上才能抽出时间来观看的话,那么王游安则是一天24小时都陪在两个少女身侧。

经过半个多月缓缓的交流,以及感情的积累和熟悉,王游安一样知道了部分内容,比如那个只有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究竟家住在哪里,家里还有什么情况等等。

不过等到了向周明落汇报的时候,王游安明显有些吞吞吐吐的样子。

“怎么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听着王游安的话,周明落却也早做好了心理准备,虽然他对两个少女的遭遇分外同情、痛心,可是面对已经发生的事实,他也根本无力扭转。

“不过每当我提起家的事情,小洋都会很害怕,很慌张,甚至比我提起那个该死的东西时还要害怕和慌张,而且对于家里的具体情况她也有点都不肯说,我如果表露出了想要松她回家的意思,她更是……死都不愿意回去,上次若不是我反应的及时,恐怕她可能真的就去了。”在周明落的逼问下,王游安才无奈笑着开口,把所知的一切讲了出来。

的确,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该,遭受到那种折磨的惩罚,恐怕心理上的阴影也根本无法形容,不过让王游安没料到的是小妹子对于某个骗子的恐惧,甚至还不如对她的家庭,这也足有让人想象,她以前就算是在家的时候,所遭受的待遇又会是什么样子的了。

甚至当她提出想要送某个女孩回家时,那边竟然激动的要趁她不注意的时候选择寻死,王游安直到现在,对张洋的家庭了解依1曰不多,可她也真的不敢再深入了解了。

小的是这样,大的更不用说,仿佛是真的拥有十八岁的身体,一两岁的智商,那位不管怎么问都是什么都不知道,看上去天真可爱,但实际上却是什么都不懂,傻得可怜,半个多月的沟通,王游安依1曰是无可奈何。

“你把他们带回新川吧,以后好好对她们,不要让她们在吃苦了。”听了王游安的诉说,周明落再次一阵无语,不过沉默了一阵后还是默默地点头。

原本他是打算,让王游安消除了那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心下的恐惧后,就送她回家,和亲人团聚,可谁想到竟是这样的结果,现在看来,这两个备受摧残和折磨的少女,也只有由他抚养了,对于抚养两个人的花费周明落当然丝毫不介意,只是深深的痛心于两个本该是活泼开朗的女孩子,却落到如今这步田地,实在可叹。

而眼下似乎也只能这么办了,毕竟她已经努力了半个月还是这结果。

“是,老板。”王游安一听这话,才变得有些兴奋起来。

………………………………“爸,小心。”

又是几天一晃而过,曼谷、鳄鱼潭,一座木质的观鳄楼上,左右行人纷纷挤在走廊边争相下望,父亲和母亲同样是充满兴致和好奇看向下方,甚至父亲都因为观看的过于投入,而让上半身超出了护栏太多,周明落才笑着拉着父亲的手臂道。

在港岛呆了半个多月,差不多把该玩的都玩了个遍,眼下他们却是要飞往曼谷,整个亚洲旅游城市排行中曼谷一样是排名较为靠前的城市,所以周明落以前虽然没来过,可从单纯的游玩考虑,还是把这里排上了曰程。

泰国属于中低等收入国家,社会贫富差距严重,哪怕是近些年一样是社会动荡,经常有政变发生,所以这一次出发,周明落身边倒是带了几个佣兵,都是在登机前由其他地方赶来的,他也暂时不会泰语,只是抽空跟几个佣兵学了几句大致的通用语言,一样需要他们充当翻译。

“老板,曼谷是东南亚弟二大城市,被誉为佛教之都,又有东方威尼斯之称,城市遍布复杂的水道,景色倒也很不错,可以玩的地方有很多,除了这鳄鱼潭,还有杜莎夫人蜡像馆、黎明寺等等,这里著名的寺庙极多……”

一样是笑着站在周明落身后,一名身材魁梧,不过肤色有些微黑的男子笑着开口,哪怕下方的事物,可以让普通人看的很尽兴和激动,但对他明显影响不大。

这位却是出身于缅甸的哥登,是所有佣兵里唯一精通泰语的,这次就被带了过来,而附近除了他之外,就是李东阳和熊昆两个守在一侧了。

眼下他们刚到曼谷弟二天,就在鳄鱼潭,曼谷最大的鳄鱼饲养场,也是全世界最大的鳄鱼饲养场,这里鳄鱼表演,是全世界游客都争相目睹,而且颇为热衷的表演。

鳄鱼潭以饲养泰国鳄为主,其他还有非洲鳄、澳洲鳄、中国的扬子鳄等等十多种鳄鱼,数量达到十多万条,整个鳄鱼潭设计也极为独具匠心,沿湖各地搭建的有木质的观鳄楼,同时又有两人高的架空长廊把各个观鳄楼连接起来,形成一个弯弯曲曲的空中走廊,登上高空的走廊就可以一揽鳄鱼湖的全貌。

而这里也的确是整个泰国最著名的景点之一。

眼下在这座观鳄楼上,周父周母一样是站在护栏前,看着下方湖中一条条漂浮游动在湖面上的鳄鱼,全都是吓得有些脸色发青,腿脚都有些发软。

鳄鱼这种生物绝对是让人惊粟的猛兽,一条都已经如此,可此刻在他们下方,却有着密密麻麻难以用数量计算的鳄鱼,也真是让两个没怎么见过大场面的人吓得不轻。

整个鳄鱼潭十几万条鳄鱼,有部分是驯养过的,但也不可能全部是驯养的毫无野姓,部分鳄鱼此时见到上空的人群,就全都是张着血盆大口,充满凶姓的看来,也的确有种让人一眼看去就双腿发软的趋势。

看到父母明明都是害怕的厉害,可父亲还是把身子伸出很远,又兴奋又害怕的观望,周明落心下也是觉得好笑。

实话实说,这场面他刚来的时候一眼看去,心下也有些怯怯的,主要是鳄鱼太多太多,就算一条鳄鱼在周明落眼里根本不足为道,可这一眼看去全是密密麻麻的鳄鱼,全都是身披鳞甲,血盆大口的恐怖家伙,可也真的很惊人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