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宝

第526章 太可以了【第一更】

“我都也不知道自己手里那些东西,算不算特别好,不如黄哥去看看吧。”又一番思索之后,周明落还是笑着开口,而这开口基本也表示了,他愿意去办这个展览会了。

毕竟办这样的展览会,可谓好处多多,最明显的无疑是帮老大再次铺路,还有和黄家乃至领袖关系都要近一些,除此之外,那就是一旦自己办一个比上次新川更成功的展览会,那么就有可能像上次的新川一样,吸引的大量古玩商人汇聚而下,到时候,说不定又能捡到不少漏呢。

上次可不就是新川定水带之名太过吸引人,吸引的全世界各地都有人带着大量古玩跑了过来,然后在那样的盛会下,周明落检漏捡到了九州鼎之一的豫州鼎,又搞到了第四、第五根定水带,还有就是湛泸剑。

一个定水带就为他吸引来了四个好东西,若是这次再来一次,说不定可就有不少好机会了。

这利是很大的。

至于麻烦,现在的他还真不怕麻烦,周明落有这个底气。

所以他这个邀请也算是让黄兴然过下目,他手里的各种藏品了。

“哦?那我真要看看了,你的收藏室,恐怕是这个世界最好的收藏室了,不看才是可惜。”黄兴然一听也当场兴奋起来,这算是检验下看周明落能不能办一个比上次更成功的展览会了,不过看小周的表情似乎真的能成功,所以他也分外的好奇,这家伙这么长时间过去,究竟又搞来了什么宝贝呢。

不过就算有准备,等片刻后真的在周明落的收藏室看到一座青铜鼎时,黄兴然还是当场瞪圆了眼。

“九鼎?豫州鼎?这是历史上大禹王划分天下九州,令九州州牧贡献青铜铸造的九鼎?”

前方的鼎,正常情况下就是一副古豫州的地图,但是每当有新的声波冲击而下,这豫州图就会悄然变化,变换成各种奇怪的百兽图形,一个鼎,就汇聚了古代一周的山川地形图,外加各种鸟兽图案,可不就是传说中的九鼎么。

一想到这里黄兴然眼都直了,没办法,九鼎的传说在中国历来就是代表着至高无上的王权,还是国家统一昌盛的象征。

这样的东西在世界范围内,或许没有定水带那样可使海水淡化的功能,而显得没有定水带贵重,但是在共和国内却绝对比定水带更有吸引力,九州,历来就是中国的代称之一,而整个历史上,足有上千年时间整个天下也都只是被划分为九州。

这九鼎就是九州的象征,古中国更有太多词汇,都是因为这九鼎而诞生,比如问鼎中原、定鼎更是建立王权的代名词等等。

这九鼎一旦现世,代表的就是古中国数千年的王权,其象征意义在国内范围,绝对比定水带的可使海水淡化更大的多。

而黄兴然想让周明落办展览会的目的是什么?主要还是为了国内,可以说只要这玩意出现,就能达到极为震撼的效果。

这又让他如何不惊,如何不喜?

“哈哈,好,你小子果然有本事,连豫州鼎都能搞到,啧啧,有这么一个宝贝,这展览会就能办成功了。”再一次哈哈大笑,黄兴然整个人都站到了鼎边,细细摩挲豫州鼎,眼中也是闪出一丝丝奇异的光泽。

这豫州鼎历来都是王权的象征,若是放在古代,一旦现世就铁定会成为诸侯啊,王室啊争抢的目标,谁拿着它就是祸害,不过现在周明落拿着它,却完全不需要担忧这点,毕竟现代社会谁都知道这只是一个象征意义,不会有谁真傻的以为得到这玩意就能定鼎天下,建立王权的。

更别提,周明落的大哥可不就是体制内的,也算是自家人。而有各方照应,周大哥以后平稳晋升几乎板上钉钉,只要他有能力,到时候入阁都是有希望的,那样子,谁还会计较这一个鼎?因为这鼎本来就在自己人手中。

“别急,黄哥,我这还有呢。”随着黄兴然兴奋的话语,周明落倒是轻笑一声,之前虽然他是和黄兴然一起走过来的,不过这储藏室里,却有好几个盒子,都是他利用重雷符的电网,背着黄兴然把符箓里的好东西取了出来的。

“还有?还有什么能比得上豫州鼎的?”黄兴然一怔,而后才无语的看向周明落,一个豫州鼎都让他喜出望外了,没想到这还有?

“呵呵,下一件东西你可要做好准备了,那东西若只谈卖相,绝对比定水带和豫州鼎华丽了无数倍。”再次笑了笑周明落踏步上前,就从一个盒子里抓出一把带鞘宝剑。

剑鞘上刻有一个**飞天图案,从湖水中腾空而起,仿佛仙女一样出尘脱俗的画像,一眼就让黄兴然怦然心动,这当然不是色心蠢动,而是以他的眼力绝对能认出这图,应该是出自数得着的大师之手,可问题是,这样的东西怎么能绘到剑鞘上?

这绝对比在画布上传送的世界名画难度要大了无数倍啊。

“你是说这把剑鞘?看起来这剑鞘的确是个宝,我实在不敢想象,有人能在剑鞘上绘画出这么出色的名画,就是达芬奇来了也未必能做到,不过这是什么?”

见黄兴然即疑惑有好奇的视线,周明落才哑然一笑,他刚才说的可是想让黄书记看湛泸剑的,这家伙却一眼就盯上了剑鞘?

不过说的也是,这剑鞘的确也很不凡,当初谁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没有来历名气的东西,可也能被店家摆出五亿曰元的价格的。

但只要这次展览会办出去,相信某个店家肯定是要后悔的。

“这把剑鞘是传说中五世纪不列颠群岛里,最伟大的国王亚瑟王曾经携带的王者之剑剑鞘,就是他的石中剑断裂后,从湖之仙女那里得到的,一把剑鞘远比宝剑更珍贵,传说只要能拥有这剑鞘的人将会永不流血,后来亚瑟王遗失了剑鞘,直接死在……”而既然那边率先问起了这把剑鞘,周明落也不隐瞒,直接就把剑鞘的来历讲了出来,甚至包括他这是花了四千多万人民币从东京一家古玩店买来的也没有隐瞒。

“亚瑟王的佩剑?不列颠那个亚瑟王?嘶~这家伙传说中的剑鞘面世,还是王者之剑的剑鞘,乐子大了,哈哈……”

亚瑟王在不列颠的名气,恐怕不下于秦皇汉武之类在国内的,他开创的圆桌会议,现在还在用呢,这么一位传奇国王崛起过程中携带最珍贵的宝剑剑鞘,而且剑鞘比宝剑更重要,那突然出现在中国,可想而知绝对会引起某国全民轰动的,甚至可能还会引起某些比如索要之类的扯皮。

不过怎么说呢,某国在历史上从国内掠夺的宝物有多少?简直不计其数吧,所以这把圣剑剑鞘,也注定了将会是死死被抓在国内的。

这不管是谁都会支持的,那边要是想扯皮,国内一句话就可以顶回去,你们不列颠博物馆里那么多中国名贵古董,是不是也都还回来?

所以黄兴然突然发现,这把剑鞘效果可能和豫州鼎不相上下的,也当然,虽然有些不敢相信,这东西是不是百分百就是那把剑鞘,毕竟传说中的东西,被人随便说一句是你就彻底相信了?但他真的相信周明落,相信小周不会骗他。

所以就算心下有怀疑,这怀疑也绝不会超出半成。

也就在黄书记双眼放光就想上前去抚摸剑鞘时,周明落却突然一笑,“黄哥,我这是打算让你看这里面的宝剑的,这把剑,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了。”

“剑?”黄兴然这才一怔,一开始他的确是听周明落说要让他做好心理准备,不过东西一拿出来,他就被剑鞘吸引了,还真是一时忽略了宝剑。

而现在周明落再一次提醒要他做好心理准备,黄书记真是又惊疑的心都吊了起来,那把剑,难道比这剑鞘还好?

不可能吧,周明落已经有了豫州鼎,已经有了亚瑟王的圣剑剑鞘,难道还有更好的?前面两个,都是个个可以媲美定水带的东西了,虽然世界范围内影响力可能不比定水带,因为定水带主要有个海水淡化让人眼红,但那东西在某些区域内,绝对比定水带更吸引人的。

豫州鼎在国内就要比定水带更吸引人,而这圣剑剑鞘在某国内,也绝对比定水带更吸引人,可是,小周还有好东西么?

也就在黄书记疑惑中周明落终于一探手,轻松抓住剑柄,而后呛的一声宝剑出鞘,一股冷冽之意瞬间就铺满整个储藏室,同时,整个储藏室里所有灯光尽数湮灭,变成了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而一股股鬼哭神嚎一样的嘶吼,更仿佛从幽冥地狱传出,齐齐没入黄书记耳中,没入黄书记灵魂深处,眨眼之后黄兴然直接身子一颤,怪叫一声就想逃。

就算周明落已经提醒过他两次了,可是他明显有些惊异,所以还是没有真的做好心理准备,而湛泸剑的威力,也的确是有些太过于惊天动地。

………………“嘶,这把剑太诡异了,不是吧,明落,你连这玩意都敢收藏?那可是受过诅咒的啊,连奥丁那样的神王之子都被诅咒搞死了,你胆子也腻大了~”

又是片刻后,看了豫州鼎、看了亚瑟王的圣剑剑鞘、又看了中国传说中十大名剑里排名第二,仅次于轩辕夏雨剑的湛泸剑,黄兴然的心情可谓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浪接一浪,很是被刺激的瞠目结舌不已,却没想到这还不算结束。

周明落竟然又取出了一把堪称诡异的钝剑。

不管是谁拿着这剑,要么伤人,要么伤己。

可也真是把黄兴然被搞得心里发毛,这是北欧神话传说中的魔剑啊,而且是神王奥丁的后裔斯瓦弗尔拉梅王让人打造出来,却最终丧生在这把宝剑下的邪恶东西啊。

这怎么可能不让黄兴然觉得心下发毛?

这玩意的诡异姓恐怕一样会吊起无数人的兴趣,毕竟这是一把神级人物搞出来的诅咒之剑,而且最终传说中那个神还真被这把剑给挂了。

那恐怕是人都好奇心,是人都想看看这把剑是否真的那么诡异,到时候它能引来的关注目光,也绝对不会比前面几个低的。

只是,只是黄兴然怎么也想不到周明落胆子这么大,连这玩意都敢收藏??前面豫州鼎、湛泸剑和圣剑剑鞘,那都是花多少钱买来都值得的,你就是花几十亿买下也是有赚无赔,可这东西,想起它的邪恶,就是白送恐怕也会让人心里发毛吧。

“呵呵,这把剑原本也是锋利无双,极为可怕的类型,不过好像是诅咒的关系,在尘封了无数年后竟然自动收敛了锋芒……”魔剑提尔锋,原本老尸王在两个多月前就说过,只要在等一个月,他就有能力抹除上面的诅咒,不过后续的时间,周明落却根本没有再去港岛,所以这玩意依旧还处于有诅咒的状态。

不过有诅咒的状态也不错,至少有诅咒的时候,它才更有吸引力啊。

而对于黄兴然的顾虑周明落自然清楚,刚拿下这把剑还没有被老尸王解惑时,其实他心下也有些不自然,但经过老尸王的解释后,他拿着这剑也真是没有一点心理威胁了。

“怎么样,黄哥,这些东西拿出去,应该可以吧。”笑过之后周明落才又看向黄兴然,一句话就让黄书记身子一震,双眼放光的道,“太可以了,你小子这也太牛了,普通人对于这样的宝物收集一个都足以让人疯狂了,你倒好,一下子收集了这么多,让我怎么说你呢。”

真的是太可以了,他就算觉得周明落手里应该有好东西,可也没想到有这么多啊。

这些东西拿出去办个展览会,绝对要比上次都更让人轰动的。

他都可以想象一旦这些东西拿出去,又将会让多少人为之疯狂的,到时候不管这展览会办在哪里,都将会是一场比上次更生猛的盛会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