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宝

第628章 故人

凌晨一点多,夏云市夜空上方,一道庞大身影呼的就在一栋高高的楼层上降落,而后周明落的身影也蓦地出现在了当地。

看着累得像是虚脱一样的大海雕,周明落才心疼的拍了拍这家伙的脑袋,“你先休息。”

大海雕速度不错,不止是可以媲美波音系列的客机了,若是全力爆发出最迅猛的状态,那速度还要超越一般客机,要知道正常波音737客机想从中州机场飞到西南省省城,较快的速度也需要两个小时多些的。

而大海雕却只是一个多小时就从中州市赶到了夏云市,这效率的确可怕,但大海雕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最大冲刺却也损耗了不少体力,就像是人类千米冲刺后会疲累一样,需要休养。

第一次来到夏云市,周明落算是人生地不熟,俩眼一抹黑,想要找到父母所在那最好的办法无疑是乘着大海雕在天上飞,他放开符箓寻找。

不过看大海掉累得这惨样,他还是打车吧。

安抚了一下大海雕,见大家伙点点头趴在楼顶阴暗处喘息,周明落才踏步走向楼下。

也是下下楼过程中周明落才发现这栋大厦竟还有几层是灯火辉煌,感情下面几层还是娱乐场所所在,哪怕到了夜里一点多,这里依旧有不少清醒着的人群在寻欢。

不过小周也只是略微感应了下,就从容下楼。

出了大厦,站在街边十字路口,看着娱乐场所外停靠的出租车,周明落奔着一辆空车就走了过去,刚打开车门,后面顿时传来一阵脚步声,而后一道身影马上推了周明落一把,才对着后方道,“连局,坐这辆。”

周明落皱眉看去,却没想到那人压根没看他,只是直直看着后方,而后方也当场传来一道醉醺醺的身影,“小武,让他坐,这是人家先拦到的。”

等这句话落地,周明落倒是一怔,诧异的转头看去,一眼就见到一名男子正醉眼朦胧的望来,在他身边还有两个男子正搀扶着他。

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看上去也算帅气,身上只穿了一件衬衣,还有些湿藉,当然,周明落诧异的并不是这什么连局会懂得先来后到的道理,而是诧异发现,这还是他认识的人,怪不得之前会觉得那声音有些熟悉。

这位不是那次他和父母一起到曼谷游玩,途径鳄鱼潭一站,在那里结识的一家三口?当时观玩了一天,在出去的路上突然有只湾鳄奔了出来横冲直撞,首当其冲的就是这位一家,而这青年则是先抱了孩子逃离,后来发现妻子还在发傻,自己一把撞开了妻子却没时间再跑,要不是周明落一脚踢翻了那只狰狞巨鳄,估计这位就命丧当场了。

当时认识这一家时周明落是知道这位是公务员,却没想到这还是什么局长?更没想到他会在这夏云市遇到对方。

不过惊讶之后,周明落还是没有多想,转身就向出租里钻。

那边还是醉眼朦胧的,估计根本没认出自己,他也懒得多说什么。

“去市公安局。”坐进车子,周明落才对司机开口。

却没想到这话刚落地,后方蓦地就传来一声惊叫,“等下。”

随着这话,原本是被搀扶着的连局突然就挣开身边人的搀扶,呼的冲了上去,一下子趴在出租车窗上对着周明落就开始上下打量起来。

看着看着连局长才突然身子一颤,而后死死盯着周明落,“你是周先生?哎,怎么是你,真的是你!太好了!不过你怎么剃了光头?我差点没认出你来。”

“啊,连局,这……你认识?”随着连局长的话,原本在刚才拦下车,准备赶走小周让连局坐的那位顿时傻眼了。

“你呀,你,我真想抽你一耳光的,知道他是谁不,要不是周先生,我这条命早就没了!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一听这话连局长才蓦地一转脸,恶狠狠的看向那人,口中也训斥起来,可不是,当初要不是小周他真是命都没了,对于周明落他可是经常记在心里的,当初在走的时候他也给周明落留过名片,不过那张名片上只有他的名字和联系方式,而对方也从未主动找过他,倒让他一直觉得很遗憾。

他也同样没想到今天晚上会在这里遇到周明落。

猛的对着身侧训斥了一声,连局才马上又转身对着周明落道,“周先生,哈,今天真是好曰子,在这里碰到你,在我的地方,你可不能随便就这么走了,走,咱们喝一杯,对了,周叔和丁阿姨最近怎么样,咱们上次一别,也有好几个月了啊。”

一边说连局更一边热情的拉着周明落的手臂把他向下拽,倒也搞得周明落一阵哭笑不得。

还是下了车,不过周明落很快就按着连局的手臂,才摆手道,“我现在还有事,下次再聚吧。”

“那哪行,下次你可又跑了,你有什么事我在这里替你办了,我连渡在夏云市,还能说的上话,你们说是不。”连局却大手一挥,后半句更是对着车子便的几人道,那几人也都连连点头。

这是绝对喝高了,要知道上一次见的时候,这位连局可远没有这么大气磅礴的。

不过这话才说完连渡却突然一顿,而后狐疑的看向周明落,“咦,我刚才好像听你说要去市公安局?不会真遇到麻烦了吧?”

说着这话连渡更是看向出租车司机,而那司机则是缓缓点头。

连渡这才猛地又抓住周明落的手臂,一脸疑惑和愕然的道,“周先生,发生了什么事?”说完这话不等小周开口,他更是开口道,“市局胡局长和我关系不错,你要有事只管开口。”

而这话才也让周明落一顿,古怪的扫了连渡一眼,他真没想到事情还能发展到这一步,原本都打算明天天亮给领袖打电话了,毕竟他在这边没有关系,而黄家同样如此,却没想到在这里遇到连渡,而对方竟然和市局局长关系不错?

若是那样,借着连渡的手把父母救出来也好,毕竟就算领袖出手,那也要等到明天才行。

看了一眼过去他才道,“是我爸妈被市局的人抓了。”

“什么?”连渡顿时惊叫一声,愣愣看着周明落,不过很快他就马上掏出了手机,没有拨号,而是拉着小周向出租车里坐,“咱们去市局。”

过程里更是对着后面说了句你们先回去,等出租车启动后,这边才再次看向周明落,“周叔和丁阿姨为什么被抓?”

周明落这时候倒也不再隐瞒,很快就把自己所知的讲了出来,却没想到讲着讲着,出租车唰的一下就停了下来,却是那司机猛的刹车,而后转头直直看向周明落,“你爸妈是打了那些人被抓的?”

“恩?”周明落一愣,狐疑的看向司机,而这位的哥却是大骂一声,“艹,我弟弟弟妹也在蓝河小区买的房子,结果我弟弟也被打了,你早说啊,这趟车我不收你们钱。”

骂过之后司机才又转身,更是嗡的就又驾车窜了出去,而这次,他的速度却是比刚才快出了两倍还多。

愕然的变故倒让周明落微微无语,就连连渡也诧异的看了前方几眼,不过很快还是拍了下座椅,肯定的开口,“周先生,蓝河小区的事我知道一些,后面的开发商好像是省里的关系,不过你放心,这事我绝不会让周叔和丁阿姨吃亏的,我这就给胡局长打电话。”

说了这话他也马上开始拨号,而后就开始和胡局长讲起了事情,说是有两个长辈被诬陷,现在被抓在市局,谈了几句挂了电话连渡才又道,“放心吧,老胡会摆平的,其实这件事他也不知道,应该是下面人做的。”

而后车厢里两人也不再多言,只是静静等着车子前往市局,而到了地点后,周明落却又哑然发现刚才那个司机所说的确不是虚言,这位竟真的死活不要钱,甚至还说要在外面等着周明落两个出来,把英雄再送回去。

搞得周明落也是无语,塞了几次钱又被对方追着送回来,无奈下他只能先摇摇头和这边走进了市局。

刚一进市局办公大厅,那边坐着的一个值班警察马上就站了起来,先狐疑的看了两人一眼,才笑着道,“有事?”

“我是周明落,周中元的儿子,要见见我父亲母亲。”随着问话,周明落也平淡的开口。

那边连渡也看了眼值班警察,“我是旅游局的连渡,胡局给你电话没?”

夏云市是个旅游大市,这里工业农业都不算发达,最发达的就是旅游业,这一个行业比重就要占据全市GDP很重一个部分,周明落也是现在才知道他是旅游局的,倒是诧异的看了连渡一眼,怪不得他之前说话那么大气。

但没想到的是随着两人的话,那值班警察倒是脸色一变,而后古怪的看了一眼过来,才笑着对连渡道,“原来是连局长,胡局长没有任何指示。”

说了这话这位才又脸色一变,冷冷的对着周明落道,“你回去吧,他们是要犯,现在谢绝家属会见。”

周明落顿时脸色一沉,而连渡也是勃然色变,不过很快他就又压下神色拿出手机,拨了一阵,才又沉着脸对周明落道,“他关机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