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宝

第678章 送医院吧

“胡说的?不会吧。”

“白琳,你不会也对周哥有意思,害羞了吧。”

…………白琳一句话落地,包房里瞬间一片愕然,白琳说她之前说的是胡说的?这怎么可能,当时白琳提起那件事时的语气神态,不论怎么回想都不像是假的,反倒是现在,这个往常一直骄傲无比的小公主,却是羞红着脸垂着头。

这反应才有些不对劲,白琳什么时候有这种娇羞可人的时候啊,该不会也是对周明落有意思,在这里故意装羞吧。

几个小妹子纷纷表示不相信,莫初和田悠然更是笑着开口,看了看白琳,又看看周明落,全都是一脸的吃味,这家伙,现在这么娇羞的模样肯定是装的,平时她那趾高气昂的模样咋不露出来啊。

“咳~”

一番话语落地,白琳一张脸却瞬间就由红转绿,有绿变青,差一点就崩溃的无地自容,这几个家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换了平时,那边要是让她这么尴尬难堪,恐怕她早就翻脸了,可是现在那种翻脸却似乎有些翻不起啊,她要是翻脸,绝对会让自己更难看。

她平时最大的傲气和依仗,不就是来源于极好的家世,以及来往结交的全是名流贵族么,和对面那帮子一般出身的女孩有着天壤之别,所以才会一直那么高傲。

但是,但是对面坐着的周明落才真是让她既震惊又仰望,傻眼的一塌糊涂,她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竟然就是大同的幕后大老板,大同的幕后大老板啊,她平时看着就是一片天一样的人物,比如那位朱叔叔,在人家眼里不过是不入眼的纨绔,这还是朱海自己评价的。

在这样的人面前她真的拿不出任何骄傲的资本啊。

“咳,大家碰一杯吧,咱们也有好些曰子没见了。”在白琳尴尬的一塌糊涂时,那边坐在周明落身侧的杨洋才突然抿嘴一笑,举起杯子岔开话题。

杨洋倒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只是偷笑着看了看白琳又看看周明落,一脸的低笑。

“第一次见面,我敬诸位美女一杯。”周明落也笑,其实刚才白琳的电话,他若是想偷听的话肯定能一字不差的听下来,不过周明落之前是刻意保持没有偷听,主要是觉得那行为不大合适,所以并不知道事情的经过,不过到现在他却也看出了白琳的尴尬和崩溃,既然杨洋主动出来圆场,他倒也不介意顺手圆一下。

只是小周也不得不感慨一下,这帮娱乐圈的,就算是还没毕业的美女们之间,似乎也不是多么和谐啊,他虽然不知道太多,可是那边说了白琳要顶替杨洋接拍大同的宣传?这不是争斗么,只是他却肯定,白琳不可能有什么结果就是了。

“好,碰一杯。”

“周哥的酒,一定要喝。”

……等小周话语一开,本还是在关注白琳的几个美女顿时纷纷转移了视线,全都是既激动又带着一丝羞怯端起了酒杯,有那直接的就全拿着水汪汪的眼睛死盯着周明落来回打量了。

倒也让周明落哑然失笑,这是圣力外泄的后续影响吧,不过这影响,得……自己以后要是没能彻底掌控这玩意,还是少出来的好啊。

一顿饭,就此在和谐的气氛下进行,白琳不知不觉成了闷葫芦,加上周明落也算给杨洋面子,席间不住谈笑风生,随便挑一些自己经历的趣事讲讲,就足以让一群妹子听的即惊叹又心跳了,到最后全是拿着崇拜而迷醉的眼神在小周眼前晃悠。

宴罢,把一群妹子送回去,看着妹子们依依不舍的离去,周明落也失笑着摇摇头,重新发动了车子。

一路上周明落还算心情不错,驾着车驶过一个个路口,在快要抵达明珠酒店时,前方一个十字路口是红灯,周明落才刚把车子停下,就见到原本等在路边一道颤巍巍的身影从一侧缓步而行,一走一颤,似乎随时都可能摔倒的样子。

这倒让周明落微微皱眉,看样子那道颤巍巍的身影年纪已经很大了,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头子,这样的年纪还一个人出来?家里人也放得下心?

又扫了眼红灯,见到还有一分钟左右才会转换,倒后镜后倒也没有什么车子,主要现在下午一两点的时光,大夏天太阳正毒辣的厉害,所以这街头不止车辆不多,行人也极为稀少。

周明落这才转身下车,准备搀这位一把。

却没想到小周刚推开车门,那颤巍巍走出来的老人忽然就身子一歪,噗通一声向着侧方跌倒。

周明落眼皮一跳,推车蹿下,眨眼时间里硬是在老人彻底摔倒之前敢上前扶了一把。

“老人家,你没事吧?”

老人跌倒的地方也就在周明落的车前头,当周明落猛的抓住他的时候,老人倒是猛的惊了一下,似乎很愕然的看向周明落。

不过很快老人还是猛地推开周明落的手,而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坐在小周的车前靠着车头,一把伸手抱住了周明落右腿,“你怎么开车的?没见到这是红灯么,哎呦……我的腿……”

周明落,瞬间愕然。

愣愣看着抱着自己右腿坐在地上叫嚷的老人,一股哭笑不得的意味直直从心底泛起,尼玛,这是遇到碰瓷的了。

脸色微微泛黑,周明落抽身就想走,却没想到老人唰的一下抱的更紧了,一边死死抱着周明落的腿一边哭喊,“你这个天杀的,还有没有良心!把我撞了就这样想走?……”

那哭声撕心裂肺,充满了怨怼和愤懑,很快就惊动了一侧一两个刚急匆匆低着头过走到马路边准备过马路的行人,而后那两人一看一个老头子坐在车前,周明落这个高大挺拔的汉子却是想拔腿。

两个路人顿时全都在眼中闪过一丝愤怒。

“你干什么?还有没有良心?这么老的老爷爷你撞了就想走?”

“报警!不能让这家伙跑了!”

……随着愤怒的惊喝,两个路人全都围了上来。

这倒让周明落一怔,他刚才下车时也注意到了这两个路人就在地上的老头后方一二十米外走来,不过当时他们却是低着头,主要大夏天的天气爆热,阳光毒辣的厉害,行人走在路上低着头躲避照射也不奇怪,那他们是没看到,只是义愤填膺的见义勇为,还是本就是这老头子的帮凶?

认真看了眼两个走过来的路人神色,周明落心下再次一阵哭笑不得,这两个,应该不是帮凶,是真的看不过眼的路人,或许他们之前低头行走真的没注意到事情真相。

而且以周明落的听力,很快就听到有人正从马路对面疾奔而来,还在边跑边喊。

“拦住他!别让他跑了!”

“撞了人就想跑,给我站住!”

…………那从远处跑来的身影有三个,一男一女都是中年人模样,最后一个却是青年,边跑,那边青年还在喊着爷爷你怎么样,没事吧之类。

周明落气乐了。

这还真是全家出动的碰瓷么?

到现在他要是想走绝对容易的很,虽然被老人死死抱着腿,但他要走谁也不可能拦的住,甚至只要圣力稍微外放,根本不需要暴力抽身,这边的人绝对会马上放开他,绝不敢有一点阻拦之心。

不过周明落现在却不想走了,只是带着一丝阴沉的视线看向地上的老人,碰瓷,就是有这样的人存在,这个社会的才会有那么多人面对摔倒的行人不闻不问吧,再被媒体一曝光,一宣传,就是人心不古,道德沦丧的评价。

他以前顺手帮的人不少,但大部分遇到的都很不错,比如那次的张家,自己不过顺手帮了一把,那边却一直在寻找着自己的踪迹,找了那么久就是为了说一声谢谢,把自己垫上的医药费还给他。

这个社会不乏本姓善良,踏实稳重的人,但就是同样有脚下这种人,才硬是把无数人搞的心底打颤,平时帮个人都不敢。

他们要玩,周明落却也真不介意陪他们玩一次,玩个游戏。

“爷爷,你怎么样?要不要紧?”

呼啦啦,那边冲来的三人终于跑到了眼前,那个青年先是一下子扑到坐在地上的老头子身前,满脸焦急的低呼一声。

而那对中年男女,女的一样急忙蹲下身子去拉人,男的却是双目通红,义愤填膺的指着周明落的鼻子就大骂,“艹,撞了人还想跑?”

地上的青年则是在这时呼的起身,挥起拳头大骂一声就朝着周明落脸上锤下。

周明落却冷笑一声,一伸手,啪的就握住了对方打来的拳头,略一发力,就让那青年疼的惨叫起来,不过周明落可不打算只是让这家伙知道疼而已,所以下一刻又推了一下,推得那青年踉跄后退,而在其他人色变中他才笑着道,“既然受伤了,那就送医院吧,我也从没说过要走,本就是打算把他送医院救治的。”

这一笑平淡而沉稳,没有丝毫怯弱和躲闪的样子,反而很诚恳,倒让附近几人全都一愣,两个只是见义勇为的路人也就算了,但那地上正哭喊的老人,还有那对中年男女,蓦地就全都在眼底闪过一丝喜色。

喜色之后那老人的哭喊声也越发剧烈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