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宝

第712章 你脑子进水了?

“唬谁呢!以为随便打个电话,就能唬住人?”除了黄晶晶,这一刻大厅里还真是没人相信刚才被周明落语气强硬质问着的人,就是堂堂李家掌舵人。

谁会信?谁又敢相信?

所以在周明落平静的看向台阶上时李含玉却俏脸一变,有些阴沉的看去。

但话说回来了,周明落表现的太平静了,直到现在依旧是一脸的平淡,仿佛刚才做的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在众人置疑的目光下对方依旧那么镇定,那么深邃。

而这人,不管怎么说也是黄晶晶带来的。

虽然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李含玉心下还是有点打鼓,语气也再不如之前那样底气十足。

“呵,黄哥,这位周先生是?你还没介绍呢。”

同样的,两个原本是幸灾乐祸看热闹的,一样是不敢相信刚才那一幕,但在周明落如此平淡的反应下,一样有些心中打鼓,那该不会是真的吧?如果是,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这个光头也太恐怖了。

还真别说,一想到万一,两个青年真有些摸不准了,因为小周一脸平淡的反应,真的太深沉了,深的就像是一片深潭,看不出一点喜怒。

就这深邃的模样,还真有那么一点可能。

所以就算只是准备看热闹的,这一刻也有些胆颤。

对方要真那么恐怖,那之前他们明显看热闹的反应,谁知道会不会惹到对方。

“嘿。”不过面对两个青年的问话,黄晶晶却只是低笑一声都懒得回应,看了一眼后才对周明落道,“落哥,那个是吴同,吴献那小子的弟弟,另一个是许采文的堂弟,许寒。”

周明落和许采文之间的事,黄晶晶明显是不知道从哪听到了一点风声,所以这一刻毫不介意的点出了那边的身份。

这也是两个青年之前只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思的原因之一,都是不怎么和小黄对付的家伙啊。

一句话,周明落才微微诧异的看去,吴献的弟弟?许采文的堂弟?

这一屋子三等会员,的确够有料的。

当然,吴献不吴献的小周根本不在意,许采文的堂弟倒是不好太冷淡了,周明落这才淡淡冲许寒笑了一下。

结果大厅里一群人再次傻了。

直到现在他们才发现黄晶晶在周明落这里才是跟班样的家伙,原本,他们还以为是小周不知道从哪巴结上了黄大少呢。

而且听起来这位竟然还认识许采文和吴献?不然黄晶晶不会那么介绍,周明落也不会因为许采文而冲某人点头微笑。

不过这呆滞也没有持续太久,一阵手机铃声很快打破了宁静,是从李含玉身上响起的,刺耳的铃声让李含玉脸色大变,等拿出手机后一看,身子更是马上都颤抖起来,充满惊恐的看了周明落一眼。

不过李含玉还是很快接了电话,她不敢不接。

“你脑子进水了??!人在哪?马上给我向周总道歉!!”电话对面响起的是震怒的咆哮,正是李书记的声音。

李书记当然能听得出之前电话里周明落是在质问他,是在向他施压,而不是赔不是,但不得不说对此李书记并没有恼怒,也没有记恨什么的。

原因很简单,大同的周总至少是和他一样对等的上位者,至少和他地位是一样的,平等的。

那样的人物被李含玉这么对待,本就是李含玉白痴了而已。

就像是他李书记要是被黄晶晶这样的纨绔在公众场合发话要赶出去,他去向老黄家施压,老黄家一样会有处理。那样的事最丢人的不是他而是老黄家,看看吧,你什么家教,教出来的孩子连这点规矩都不知道?徒惹人耻笑不自量力罢了。

同样的李含玉那么对周明落,不止是羞辱了周明落,那对李书记的羞辱比对周明落还要大,真要传出去,他老李家的面子就要丢光了。

小孩子在外面胡闹可以,大人睁只眼闭只眼也就算了。但你在大人面前也这么不知轻重,不分尊卑,什么家教啊。

她那么对周明落,其实就像是小纨绔想在公共场合把他、把许副总理,把黄副总参那样的大人在众目睽睽下赶出去一样,最丢人的究竟是谁???绝对不是那些被赶的。

别说周明落才20多岁,还没有他闺女大,自从大同横空出世而且办了这么多大事后,周明落的年纪已经没了太大意义,他站在那里,可以说在全球范围远比李书记更有分量的多。

所以李书记不止没有恼怒周明落的质问,反而是比较感激小周的大度的。

感激周明落给他打这个电话,打这个电话说明人家还是比较内敛,不会因为小孩子不懂事就连你这个大人也恨上。否则以大同的影响力,以周明落自身的影响力,真要和他对干上,周明落估计损失不大,他就不一定了。

姓周的全球牛逼,他能拿人家怎么样?封了大同?玩去吧,别说不能封,你封得住么?而他才是上升的关键期,出不得差错,以周明落和老黄家的密切关系,还有和中合省一帮地位不浅的家伙的密切关系,两边真要对干上谁死真不好说。

“我……我在京城泰山路九五会所……”被劈头盖脸骂的畏畏缩缩,李含玉才胆颤的说了地点。

“你脑门被夹了吧?还是没睡醒呢?滚过去给周总道歉!!”别说李书记骂的太难听,只因为他的肺都快气炸了,换了黄晶晶要是在公共场合想叫人把许副总理赶出大门去,估计老黄家那些人比他骂得更狠,真要在跟前,动手了都很正常。

骂完之后,电话对面啪的一声就挂了电话。

只剩下台阶上李含玉一张脸凄白的可怕,身子一软,都差点摔下去,李书记骂得那个狠,几乎是她这一辈子从未遭遇过的。

那个光头,太不科学了吧?

之前是那个光头先质问她老子的啊,语气还不好,结果她老子对他这么狠骂?

但就算再不敢相信,李含玉终于知道自己这次惹到了多么不该惹的人,她最大的靠山如此对她,还能有别的想法么?

猛的一个激灵收起手机,李含玉几乎是跌跌撞撞,要不是中间扶着护栏,恐怕都能从楼梯上真的滚下去,小碎步疾走到周明落面前,李含玉才惊惧的看着周明落,“周总,对不起,对不起……”

“滚出去!”周明落却根本懒得去听这些,只是沉着脸一指大门,冷冷的低斥。

一声怒斥,李含玉身子再次一颤,本就没有一丝血色的脸颊更是白的渗人,不过还是急急向外走,走出几步脚一软,噗通一声就摔倒在了地上,但又手忙脚乱的爬起来,捂着脸就向外跑。

李含玉毫无颜面的滚了,但大厅里却依旧有着不少人在发痴,只是全都张着嘴巴看向周明落,又看看摔了一跤都不敢吭声,捂着脸滚出去的李含玉,死死无声。

现在恐怕就算再迟钝的人也知道,这位爷是可以冷声质问李书记那样的牛人的存在啊,李书记那样的人说施压就施压了,说质问就质问了,而李书记还要出面擦屁股。

李书记再进一步就是李副总理,到时候和老吴家那位副国级是一个层面的,和老许家的许副总理也是一个级别的。

这样的存在对他们这些小一辈来说,本就是天。

但周明落刚才做了什么??

“落哥,你认识我采文姐?”愣愣中许采文那位堂弟却蓦地一个激灵清醒了,而后马上灿笑着走上前,笑的简直是没法形容,“原来咱们是自己人哈,早知道你认识采文姐,刚才李含玉那么恶心人,哪能让她那么嚣张。”

许寒简直抓狂了,这光头究竟是谁啊,不过不管是谁,刚才随着黄晶晶的介绍,对方对自己笑了,这就是机会!!

至于这么快变脸,是不是没面子?屁话,同样的小辈面前讲面子,你见那个纨绔会和家里的靠山讲面子的?那不是扯淡么。

就是吴家那位脸有些不对,听黄晶晶介绍,这位貌似和许采文的关系有些不大对啊,而许采文,以前一直是被撮合着和他大哥在一起的,但就算疑惑,打死他也不敢现在对周明落有什么不满的。

他可不想像李含玉那样滚出去,这样的经历,恐怕任何一个大少们都是噩梦,在一个圈子里的人面前那样消失,绝对会让人以后都再也抬不起头的。

这绝对比揍你一顿要严重的多,说白了,他们这些人往往最看重的就是面子。

“认识。”周明落则随着话轻笑一声,点点头看了眼吴同,吴同直接干笑一声,默默就走,这里不合适他呆了,看了几个保安一眼,几个原本是被李含玉叫出来准备赶周明落的保安,当场吓得面无人色,站在那里抖颤不已,还是黄晶晶笑着摆摆手,让几人如逢大赦的离去,跟着小黄才笑着看向身侧,“许寒,落哥你都不知道?亏你大爷爷他们还正撮合你采文姐和落哥呢,要是被你大爷爷知道你刚才站在一边看热闹,嘿嘿……”

“啊~”许寒瞬间傻了,不过却是马上既激动又尴尬的摆手,“我这不是不知道么,不知道啊。”

家里风向变了?不撮合许采文和吴献一起了?扯淡啊,见识了周明落的风采,吴献那个以前被老许家很看好的家伙,算个毛啊。

这是和李书记,许副总理一个级别的啊,关键这才几岁?不比他大多少啊,比吴献还小呢,太不合理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