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0章 族令,王爷的心机

第二十章 族令,王爷的心机

“他叫苍蕴,是七国第一剑客刑天的唯一传人,上月才来我南昭,太子已多次宴请于他,想聘他做其幕僚。”卿岳说着轻笑了一下:“只可惜,人家至今为止不为所动。”

秦芳扫了一眼卿岳的表情,一脸不解的开口:“一个剑客也能做幕僚吗?”

“不必惊讶,他是剑客没错,可也才智过人,而更重要的是,他是刑天的传人,据说刑天当年走天下时,靠一把剑,赢得了七国界内各种至高的武功绝学不说,还有一些奇兵阵法,这可是各国所梦寐以求之物。”

秦芳听到此处,略略明白那时别人为何那般眼神了。

未来的战场,是信息化高科技的战场,所以重要的便是科研是信息,而这里,冷兵器时代,阵法就是提升兵力的最有效手段,那他的确是炙手可热。

“行了,你已和太子没了婚约,弄成这样也是不会再嫁入宫门的,他的事你不需要知道太多。”卿岳说着拨弄着自己的刀柄:“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秦芳眨了下眼:“自扫门前雪。”

卿岳的眼微眯了一下,转头盯着她低声说到:“你什么时候知道太子无意娶你?”

秦芳抿了一下唇:“今天。”

“哦?怎么说?”

“若他有意娶我,纵是我恶名昭昭,谁又敢在大婚之上阻拦?害我之人,就不怕太子藏下这羞恼,数月后清算吗?”

卿岳的眼里闪动着一丝光泽:“听你的意思,这损你名声,害你的人,并非太子?”

秦芳扭了一下嘴巴:“趋利避害是人之本性,以小搏大更是行事手段,今日之事,我伤,太子亦伤,不说皇上,就连国库都伤了,有哪个笨蛋会为了不娶一个不喜欢的女人就下这么大本损伤自己利益的?他又不是不能**三千佳丽。”

“那你觉得那个人是谁?”卿岳的眼里闪过一抹赞许之色。

秦芳抬头看着卿岳没有说话。

大约一分钟后,卿岳开了口:“难道你认为是我?”

秦芳眨眨眼:“不是你,虎毒不食子,就算我在你眼里软弱到对不起这个姓氏,你也不会冒着损伤卿家的名声而推我入火坑。”

这一瞬间,卿岳的脸上呈现出了红色,与先前的愤怒不同,那更像是一抹羞愧。

“是我糊涂,以为你软弱不堪,是个软骨头,却没成想,你是我卿岳的女儿,就有着卿家的铁血相传,就是个硬骨头。”他说着伸手捉了秦芳受伤的手,轻轻的抚摸了那绢帕所包之处:“还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