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2章 义肢

第二十二章 义肢

秦芳的话让柳儿的眼瞪的圆如铜铃,可是她一个字也说不来,因为此刻的她已经只有出气,没有进气。

感觉到锁住的身体完全失去了力气,秦芳没有着急着放开,而是把捏着她咽喉的手移去了柳儿脖颈的血管处。

她必须要小心,在这方面吃过大亏的她,绝不容许自己再犯同样的错。

脉搏已失,柳儿已死,秦芳长舒了一口气,松开了手。

收起了那把凤钗,她理了理身上的衣裳,转身走了出去:“没你们的事了,都散了吧,今晚,我不用你们伺候!”

众人闻言一个二个的对视一眼,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没那胆子多问,随即全都乖乖地退了下去。

众人下去后,秦芳走到了侍卫长跟前轻声言语:“瑜叔,我屋里的麻烦,就劳您收拾一下了。”

郑瑜闻言愣了一下,但还是点头应声后迈步进了小姐的屋--他来时,王爷就交代的很清楚,只管听小姐的吩咐,叫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要多问,故而他觉得奇怪,却也只能照做。

秦芳站在院口,抬头看了眼正午的烈阳,随即淡然的立在那里。

很快,郑瑜抗着一个用床单扎成的大包袱走了出来,他经过秦芳身边时,几乎是下意识的看了她一眼。

可看到的是自家小姐从没有过的淡然神情,那份平静足令他怀疑自己眼花。

“谢你了瑜叔。”秦芳感觉到侍卫长的眼神,当下轻吐一言,便是迈步回屋,完全不理会他的惊讶,而郑瑜愣了一下后,嘴角翻到扬起一抹兴奋来,当下倒也扛着大包,快速的离开了。

回了屋,关上了房门,秦芳抬起了自己的右手,一把撩起了袖子。

冰肌玉骨的女子臂膀,毫无瑕疵的完美着,可是她却看着那手臂抿了抿唇,随即从怀里把钗环拿了出来,只是往胳膊上一放,那只钗环便被一道微弱的蓝光吞没,随即无影无踪。

“祸福相依,果然真理。”她轻声说着放下了袖子,随即淡然一笑。

在2050年,人权的呼声达到空前高度时,全世界的重犯们都没有极刑,就只能在监狱里度过漫长的无期岁月。

可是资源的极度不平衡外加环境的逐渐恶劣,使得犯罪成本降低后,犯人却越来越多,而各种的监狱也都成了最大的开支,于是联合国只好把战乱后留下的某国废墟列为A禁区,在其上修建了多达133座的世界监狱,用以关押各种重犯。

那之后的二十多年,可以说,A禁区就是一个重犯监狱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