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54章 你这辈子只能做我的人了

第五十四章 你这辈子只能做我的人了

“你醒了?”姬流云诧异的伸手要去摸秦芳的脉,当看到她左手手腕上缠着药条时,便是立刻起身要去勾她的右臂,但秦芳去把右臂缩到了她的身下,开了口:“我身上的刺取掉了吗?”

“还没。你把手别藏起来啊,我给你号一下脉。”姬流云的言语让秦芳下意识的抬了左手,随即她看到了自己手腕上的缠着的黄绿色布条。

“这是……”

“我刚给你过了血,你失血太多了。”立在桌前的苍蕴说着走了过来:“你不是有个什么东西,方便夹取针刺类的吗?拿出来给药王吧,他好为你取刺,免得留疤。”

秦芳趴在**看看苍蕴看看手腕又看看药王,随即默了一下才言:“那你们先出去。”

姬流云刚要言语,苍蕴就拍上了他的肩,随即从**拿起了那把剑转身出去,他顿了一下也只好跟上。

看着她两个出去,夏可可立刻开始自我检查,结果当体内数据传输到她脑海时,她倒愣住了。

体内的血液此刻不但补量,远离了危险线,反而有些微量元素的数值比先前自测时还高了一些,更让她想不到的是,她体内的毒素,竟然彻底的没有了。

她诧异的看了看周围,没看到有什么输血的工具,唯有自己手腕上的伤口,包裹在那黄绿色的药包里。

他是怎么过血的?

下意识的她疑惑不解,但“过血”两字再入脑中,却勾起了卿欢的记忆,好似有什么书籍记载过这种法子,倒是和内功有关的。

“好了吗?”外面有询问的声音,秦芳收了思绪轻言:“再等一下。”

说完她立刻从右臂里取出了夹针器不说,更打开了存储药品的匣子,可看看里面几乎空掉大半的状态,她抿了抿唇,又收了起来,这才趴好了自己,喊了他们进来。

“弄些烈酒和棉花吧,取刺时好帮我清创。”她把夹针器递给了姬流云:“还有你的手和它都得在酒里泡一泡。”

姬流云几时见夹针器?

这种看似剪刀,却又不是剪刀,并且剪头部分多个调节的部件的玩意立时就让他惊奇万分,他自是想要开口询问怎么用,可秦芳却盯着他,他愣了一下自觉的去找酒和棉花等物按她说的做去了。

“你是用内功给我过血的吗?”她趴在**轻声询问。

“嗯。”

“那我体内的毒,也是你给驱除的了?”

“嗯。”

“你,怎么弄的?”

苍蕴眨了下眼:“吸的。”

秦芳闻言立时脸红了一下。

吸的?那不就是用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