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63章 我被你害死了!

第六十三章 我被你害死了!

卿欢的记忆,其实对于秦芳来说,助力并不算很大。

因为作为一个闺中寒蝉若惊的女子,她的记忆有百分之八十都是有关琴棋书画等太子妃必备技能的知识,剩下的百分之二十里,有百分之十是一些当朝与整个世界的格局相关,却也过于宏观,最后下的百分之十,自然是一些琐碎的杂七杂七和人名人脸。

但基本上都是局限在她打交道的圈子里,就连京中的许多贵女金枝,都是有些名称排行和描述之词,至于人脸,那基本都是和叶芳菲一样的空缺着。

可这位,却很奇特,他在卿欢的记忆里,无名无姓,但是却有许多次的深夜或是清晨与她父亲卿岳相谈的掠影。

虽然,记忆模糊的像是久远之事,但因着这位老者的脸上有个寸长的刀疤,她反而可以确定这个人就是记忆里的那个人。

“甄大夫!”衙役们欠身行礼中恭敬称谓。

“甄老先生!”男子和妇人则是直接就跪了地。

甄大夫!

秦芳眨眨眼,才从可怜的人名区域里找出了这个与之匹配的名字和身份。

甄晖,南昭开国之期第一代王身后的幕僚,与祖父曾称帝王的左膀右臂,后南昭立国,战事休战后,祖父封了异姓王,这位年纪轻轻的幕僚本也授了官职,拜为当时的国大夫,可是之后不过为相一个月,他就辞官不与朝政,而第一代王竟也未挽留就直接准了。

而后到祖父年事已高的故去时,他这个几乎不参与社交的人,竟出席了祖父的葬礼,却在那时被第一代王瞧见,随后隔日传令召见,而后当日就恢复了国大夫之位。

第一代王驾崩后,太子登基,便是南宫瑞的父亲南宫华,这位甄大夫便辅佐在其身边,却没什么太大的政绩,像是混日子一般的过着。

反正他是开国重臣,背后的甄姓世家也颇有资源,有些和这位先王一样的过于宅心仁厚的劲儿,不过却是大约十五六年前,突然不再上朝了。

但这人爵位犹在,俸禄是照领,谁也不曾闲话他的白拿钱不做事,更对他提都不怎么提,仿若一时间这人不存于世一般,不过,也只是彷如,毕竟甄家多年的世家资本,从来雄厚,谁都不敢真把他给小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