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66章 阴鸷,帝王的针尖心

第六十六章 阴鸷,帝王的针尖心

秦芳拿着试穿针,小心的沿着锥子的槽孔,照着那蓝光聚集的标的慢慢深入。

当她感觉到针头没入的深度差不多时,她轻轻的试抽,可是并没有预想的紫黑色陈旧性血液,有的只是一点点淡黄色的脑液。

立时,她明白,开颅是必须的了,因为脓肿已在硬脑膜之下,想要缩小创伤的这么抽出,显然是没可能的了。

当下,她冲着姬流云言语到:“准备开颅。”继而便慢慢的抽出了有槽锥子,而后便捉了手术刀,划开了区域处的头皮。

……

“那毒不是哀家下的。”盛岚珠看着身边充满质问眼神的儿子,不由的有些怒气上升:“哀家的确想她死,可皇儿你既然说了,要为社稷,为你的江山着想必须让她活着,那哀家又怎么会做害你的事?”

“那这么说来,毒是别人下的了?”南宫瑞转了一下眼珠子:“会是谁呢?难道是,宰辅?”

“叶老贼?”盛岚珠当即诧异:“不会吧?他那女儿不是还指望着那丫头去救治的吗?”

“药王已至,他有了牛刀,又怎会窝求一个让她挫败的女子?哎,朕早该想到的……”

“报!”就在南宫瑞叹息之时,殿外有了太监的言语声,盛岚珠当即准许入内,那太监一看太后殿内还坐着陛下,自是一愣,随即跪拜行礼。

“何事?”盛岚珠当即询问,那太监却有些犹豫的没有立刻回答,这让南宫瑞立时不悦的挑眉,盛岚珠见状自是言语:“圣上乃是哀家所出,自是一体,有什么,只管说。”

太监闻言这才言语:“回太后的话,刚刚得来的消息,柱国大夫已赶去了义庄为韩文佩送葬……”

“最心爱的学生死了,他是该去的。”盛岚珠闻言眼里闪过一抹兴色,而一旁的南宫瑞闻言则是一愣:“什么?那小子死了?”

“不错,一个先天不足的孽种,早该没了,也是先帝庇护才让他挺了这么久,如今先帝大行,他终于在圣上的开朝之日死去,也算一件兴事。”盛岚珠言语的很是直白。

南宫瑞闻言眨眨眼:“这是母后送给儿子的大礼?”

“算是吧,虽然百官中只有寥寥数人知道他的事,但如今先帝都去了,也该时候让他尽孝了不是?”

南宫瑞当下没有言语,可那太监却是脸有难堪的开了口:“回太后的话,但是,现在出了点意外。”

“意外?”盛岚珠闻言立时脸上的兴色僵住:“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