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70章 人性的卑劣

第七十章 人性的卑劣

青烟弥散,转瞬不见。

睡在屋内**的秦芳眼皮子微微颤了一下后,就脑袋偏转了一些,像是失去了意识那般的耷拉着。

房上的瓦砾则一片片的被掀开,将那一个小小的洞,慢慢的扩大。

“什么?你是说,这个管子是扎到我弟弟他脑袋里的?”就在秦芳屋顶被开发大洞的时候,韩家男人正激动的看着姬流云。

他只是好奇弟弟脑袋上的管子是什么东西,却没想到药王给他的答案如此令他震惊。

“对,在里面。”姬流云看着屋内瞪眼的三人,费力的解释:“那个管子好像是什么清脓肿的,反正她放进去的,还交代了,不可以碰,不可以乱来,还说两个时辰后要干什么,总之还有很多的麻烦事,若不按照那个来,他大约会死。”

“你说这东西,是郡主放进去的?”甄晖惊讶的看着姬流云。

“对,我只是帮忙而已,一切都是按她的意思来的。”姬流云一点没含糊的言语,这下甄晖直接是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事实上,他并不知道惠郡主会医术,他来时,只是听到她能救人,而这位偏偏死了,他就有负所托不说,自家和卿家又已危险旦夕,故而他也算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毕竟从知道韩文佩死了起,他就已经五脏俱焚的想要赶来,可偏偏新帝又给了他事情做,令他抽不开身。

而好不容易弄完了,赶来给他送葬,他都觉得已到了末路。却听到能救,他又怎么会不救?

但到底他是以为药王才是主力。因而什么开颅的,他都顾不上了。可现在药王却说,人家竟是个帮忙的,一切都是照着郡主的意思来,他就彻底的不淡定了。

怎么淡定?

十几年里,打眼扫着的羞涩小丫头,见了他,早就躲得不知道去了哪里!

彼时她出嫁前,卿岳还曾过府请他去给这丫头教导一番,想说做个指点。他那时考虑和卿家的相近,也没推托,可他才迈步要往她院落去,就听说侧王妃说她被礼教嬷嬷说的竟掉了泪,顿时就失去了兴致。

“人有脊骨,方能顶天立地,即便屈就,也总能是能伸能直的,令爱明明金枝。却偏生懦弱,看不见你卿家傲骨,只会流泪,我就是给她说教上一年。也是无用,还是免得了这口舌,更免得你欠我人情吧!”

此时此刻。他还能想起那日他同卿岳的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