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85章 第一剑盟

第八十五章 第一剑盟

“爱莫能助?”盛岚珠恼怒的一把抓了把帛书瞧看,随即睚眦欲裂:“堂堂药王竟然说爱莫能助,他这是目中无有皇上你!”

南宫瑞闻言蹙了下眉,随即却又冲着太后伸手轻点:“母后这话重了,他若真是目中无朕,就不会告诉朕谁能治皇妹……”

“皇上你……”太后不解他为何替药王辩解,但一触及南宫瑞的目光,倒是瞬间明白自己情急之下的失仪,险些错话引非--这里跪着大小医官数人,倘若连药王都无视了新帝,那这朝还如何稳?

因而,她忙是言语:“是啊,倒是哀家急糊涂了,药王谷的规矩走了三代,皆把帝王排在规矩之外,就是忠心之举,能来自是会来的。”

“不错,药王禅是历代药王之劫,估计先前为救甄大夫的弟子动用了神功,不得不修禅,这才来不到。”南宫瑞说着看了一眼床榻上昏迷不醒的人,随即叹息:“皇妹倒是有些不巧了,不过也不能耽搁,来人,速速去卿王府请惠郡主前来救治。”

皇上一发话,太后殿内候着的太监都是一愣,齐齐看向太后。

盛岚珠抬手瞪了他们一眼:“愣着做什么,还不去请!”

几个太监当即答应着应声而出,南宫瑞见状立刻意识到不对,当下抬手把殿内的太医们都打发了出去,这才看向盛岚珠:“怎么回事?”

太后抿了下唇:“她在我手里。”

“谁?卿欢吗?”南宫瑞当即看着他的母后:“那丫头性子恶劣您是怎么……”

盛岚珠当即拉着他一番耳语,听得那南宫瑞几次眼眸闪过惊异之色,最后则是忿忿的一跺脚:“母后。你这可是过了呀!”

盛岚珠见儿子责怪自己,当即脸色难看:“过了?我怎么过了?她伤了我的瑜儿。我押她入牢,哪里过了?”

“朕说的不是这个。而是,而是猎杀!”南宫瑞一副伤了脑袋的样子无奈言语:“母后啊,儿子不止一次的和您说过,苍蕴此人之深浅,他主动开口和儿要那卿欢之名,儿子可以毁她,却不能要她死,否则就是儿子失信于他,那儿子不但要失去他。更要失去他身后之天地网啊!”

“哀家知道苍蕴背后有些势力,可哪有你说的那么玄乎。”盛岚珠忿忿扭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