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03章 被疑,救人之难

第一百零三章 被疑,救人之难

“什么?”秦芳的话音刚落下,侯子娇已然瞪眼,而后面赶来闻听到秦芳要划开族长肚子的三爷七爷更是直接就变了脸的对视一眼后,抽出了身上的短剑与匕首。

“我就知道你这女人前来是不怀好意,竟敢妄想害我族长,看我不杀了你!”三爷话音落下人便持短剑向前就刺,秦芳蹙眉欲挡,侯子楚已经出手将三爷臂膀捉住:“三爷,不可!”

“什么不可?不就是跟着苍公子来的人嘛,哥,你不必怕,她敢起伤我祖父之心,我就敢杀了她!量那苍公子也无话可说!”此时侯子娇说着伸手从一旁的七爷手中夺过匕首就再向秦芳刺来!

说时迟那时快,侯子楚单掌拍在三爷的手腕上,震落了他手中短剑,随即便是转身又去捏抓了自家妹子的胳膊:“子娇,不可胡闹!”

侯子娇见兄长震落三爷手中短剑又止住自己也是脾性上涌,挑眉瞪眼的冲着侯子楚就喊上了:“哥!这女人意欲伤害祖父,你没听见吗?你怎么还阻我?”

“郡主出言乃是医治之法,何来意欲伤害祖父?”侯子楚说着从子娇手中夺下了匕首,瞪着她:“人家可是上门的客人,若是不想多事,不言一声就是了,人家能这番言语,还不是想帮咱们救祖父……”

“可她想划开祖父的肚子啊,还说要割掉,割掉那个……那个……什么来着……”

“阑尾。”此时秦芳倒是自己把话接上了:“我说候家小姐,我和你祖父有仇吗?我需要害死他吗?”

“这谁知道?你突然的跑来,又忽然的跑到祖父房中,谁,谁知道你对我们候家,是不是有什么企图!”侯子娇瞪着一双眼张口便是泼污,秦芳闻言当即气得看着她:“你这女人到底什么脾性?好心不识也就罢了,张口便是往人身上泼污!你候家是财大气粗,可我卿家就算遭难也不至于还要到你家来寻什么企图吧?”

“那可不好说,你卿家族地那么远,卿王府也不过空留一府而已,谁知道你有什么盘算……”

“够了,子娇,家训不可妄言,你不记得了吗?”侯子楚眼看妹子话语不分轻重伤人脸面,立时阴面轻斥,可这一下,侯子娇反而更激动了:“哥,你在别人面前拦我还不够,还拿家训来斥我?我可是亲妹妹啊,这女人有什么好啊!难不成她抓你手一下,你还看上了她了吗?她可是连当今圣上都不要的破烂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