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15章 僭越

第一百一十五章 僭越

(?)

“我得进去。”秦芳说着转头看向了身边的张太医:“张太医,肺痨是会传染的,这里不但不能混住,你还得叫人赶紧弄些治疗肺痨的药来给那两个肺痨的人治疗不说,更得把整个安乐堂的人都分开隔离治疗以及监视,总之,您务必得控制住这里的传染源,要不然,这里的人,可能都会变成肺痨的人,包括看守的这几位。”

秦芳做完交代立刻就进了屋,根本不管这些话里的一些词汇对张太医带来的困扰,以及那妇人一脸的惊恐。

她是接种过进化版卡介苗的,所以不担心会被传染。

她沿着屋里的通铺点点前进,分别打量着那几个病患的人,然后看到了烫伤后的皮层在这暑日下的腐烂,立刻从袖袋里摸出了她带来的小罐子以及自制的棉签。

“我需要一点你身上的脓水。”看着虚弱的躺在床板上的女子,她轻声言语,对方闻言也只是懒懒的看她一眼,随即默不作声--这里,意味着的就是自生自灭,死亡对于她们来说,已经成了意识中的归宿,所以没有了生路,也自然双眼空洞的犹如行尸走肉。

秦芳看着对方那完全淡漠的样子,内心只有说不出的难受。

战场上,多少次救治濒死的战士,他们一个个伤的别这些严重多了,却都有强烈的求生欲/望,真遇上不能挽回的,那眸子在失去华彩前,也是饱含着强烈的情感,哪里会像这样。让人看不到任何的求生之意。

她抿了下唇。又看了看屋中其他的几位。忽而一咬牙就做了一个决定:能救一个是一个,她不能看着生命就这样失去了应有的尊重与希冀!

心中所想,她就把收缴了葡萄球菌的棉签放入罐中收好,继而便把右手直接放在了那人的手上。

轻微的刺痛,让那个女子本能的看了一眼秦芳,但随即她就闭上了眼,秦芳的唇抿的更加的紧,半分钟后。芯片本身的结论就反馈在了脑中。

化脓性轻度感染,并无肺结核感染。

秦芳当下略略安心了一些,依次把屋里剩下的几个人都瞧了一边,有一个已经感染了,其他的倒还好,但本身伤,也都基本上属于感染型--这基本上也是秦芳能想到的,因为所有开放性的伤口一旦感染化脓,那么这么一个不通风的房间里,自然是充满了大量的病菌。而这个时候,生病的人又会体质变弱。那么交叉感染,以及增加感染的几率都会呈几何方式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