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45章 花灯宴,求低调

第一百四十五章 花灯宴,求低调

(?)

“这就是你请的佛?”传旨的太监一走,姬流云就凑到了秦芳的身边,一脸笑意:“你还不是得进宫?”

“一群人总好过两个人吧!”秦芳伸手摸着额头转着眼珠子:就太后这动静来看,似乎是南宫瑞单独起意,这货难道真回头吃草了吗?

“也许吧,反正那里是皇宫,皇上要见你,也不难。”

秦芳当下眨眨眼:“应该不会的,大殿之上,他应该不屑理我才对,毕竟,我让他丢脸过。”

姬流云笑着点点头:“也是,诶,那你花灯还做吗?”

“呃……”秦芳愣住。

做,她可送把柄。

不做,又似乎违了旨意。

“你说我做不做?”秦芳真的有点为难。

“做吧,转头一个不小心弄坏什么的,送不出去不就是成了。”姬流云立时给了答案,秦芳当即点头:“好主意!”

姬流云笑着看她:“那要我陪你做吗?”

“好啊!”

……

花灯是个手工活,做出来不难,要做好看,那就难了。

秦芳虽然是第一次参加花灯节,没做过花灯,但属于卿欢的记忆,则是对花灯有些熟稔的:十六的年华,春心早已动,曾经对那个竹马的动情,就让卿欢动手做过一次花灯,只是她还不曾送出去,那少年就不幸离世,而后她把那花灯直接投进了府中井水之中,不入泾河,也就诉不得情。

秦芳因此搜寻着卿欢的记忆。本能的想照着当初的那个做。可是等到姬流云陪着她寻来材料真的开始动手了。她却忽然发觉,记忆里的那个花灯是属于卿欢的,并不是她秦芳的。

于是她没有动手,而是坐在那里,摆动着零散的东西,看着对面的姬流云趴在石桌上,用心的捏着篾条一点点的做出了个莲花般的底子。

“诶,你怎么不弄?”辛苦扎出了个底子。姬流云才看到对面的秦芳手中无果。

“没想好做什么样子的。”秦芳说着悻悻一笑:“诶,我看你倒是做的利索,是不是常常做啊!”

姬流云一愣,随即眨眨眼:“对啊,经常做。”

“果然。”秦芳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如此好看又有名望的药王,自然是有很多人追的。

“果然什么?”姬流云轻声问着,手上倒没停。

“你桃花应该不少。”秦芳顺口就说了出去,姬流云闻言却是手里顿了一下,随即说到:“我没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