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48章 异样,我这是怎么了?

第一百四十八章 异样,我这是怎么了?

话音一落,本是热闹的水榭立刻静谧下来,随即无数双眼神刷刷地投射到了秦芳的身上。

这地图炮放的……

秦芳当即是咬着牙的往对面某人那里瞪了一眼,却已经是改不了整个水榭里霎那因嘲讽而引起的不爽来---这里除了那位,可都是南昭之人,这么一句嘲讽满满的话,她秦芳要是继续装弱不出手的话,丢的是南昭名士乃至南昭的脸,那她以后还怎么有立锥之地?

可要是出手的话,那些千金小姐们还不得个个心里恨死了她?只怕太后也要不爽的!

啊啊啊!前是死,退还是死,这坑……姓苍的!长得帅就可以这么坑人吗?你唯恐天下不乱,干嘛拿我当枪使?

此刻,秦芳很不爽,然而对面那位,却是一脸人家真的是有感而发的认真表情。

隔着那薄薄地纱帘,看得秦芳有种想冲过去给他一脚的冲动,可是,就算她想也不能这么做啊!

当下只能尽力的平淡而言:“苍公子这话严重了,或许南昭的名士不如苍公子您声名远播,但也是才华横溢颇有建树的。卿欢不才,得蒙名士们教导,自是内心尊崇着他们,只是,卿欢无有福气与太子妃之位相牵,也不想图惹是非,因此今日里,更不打算博人眼眸,所以能不置评的,就不置评,只在边上看着各位公子小姐的就好,还请苍公子见谅,请诸位名士多多包涵。”

秦芳说完便是朝着正中和左侧各行一礼。

她话说的可够明白的了。等于是告诉所有人她今天就打算当个边缘人的。请你们别来招我。

于是大家纷纷把目光又撤往苍蕴那里。苍蕴倒是脸上做出一副可惜的姿态,轻轻地咋舌:“啧啧,可惜,我本来还想见识见识惠郡主的风采,既如此,苍某可不敢强人所难,罢了!”他说完朝着太后微微欠了下身子,随即摇着脑袋。好像真的错失了什么似的。

秦芳瞧着他那样子,翻了个白眼,就想归坐,不料此时太后却开了口:“惠郡主虽然与皇上错失了一段姻缘,但却也是才情不低之人,今日你既然不愿意博人眼眸,哀家也不能强人所难,这样吧,特赐你一壶水酒,吃喝的尽兴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