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50章 没有你们的立足之地!

第一百五十章 没有你们的立足之地!

(?)

太后突然发飙让水榭里的人大感意外,毕竟之前,她还和蔼可亲的包容有之,奖赏有之,而现在却突然表现出忍无可忍来,怎么看都像是秦芳自行招致的祸端--但秦芳却毫不意外,她甚至清楚的知道,这才是太后一直准备的后招。

她本就感觉到今晚不会安省,是以才玩低调想躲过麻烦,但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她想着太后顾忌她的医术,顾忌苍蕴,甚至顾忌皇上所求,暂时不会动她,可结果却是别人不杀她,也要让她难道,而如今她已中了别人下的药,昏沉难受的两腿都有些发软,她若再不为自己争取机会逃离,只怕少顷便会在此出丑,彼时只会比现在更加的难堪。

是以,秦芳看到太后找藉口的发飙,干脆一咬槽牙的抬了头:“太后,卿欢因前事与陛下之间尴尬,因而只想谨小慎微的度日,并非是拿乔,还请太后不要误解!”

“误解?”盛岚珠一拍扶手:“今日宴会,远宾如苍公子,近客似侯公子,还有大大小小的名门贵女,王侯公子,哪个像你一样独自一处不给哀家面子?如今还说哀家误解,卿欢,你还真是嘴巴尖利,竟想推诿干净啊!”

“我没推诿!”此刻的秦芳,声音已经有了微微地嘶哑,而言辞也直接了许多--其实她还是想对太后恭敬着以免事态升级,可是此刻她体内的药性却有了些上涨,她能感觉到身下水渍的流淌,更能感觉到周身散发的痒。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糟糕的是。她明明知道自己身在水榭,看到的是公子贵女们,却偏偏总有旧时的记忆强扰进来,让她看到的是昔日的过往,是她记忆里最痛的时刻。

何为最痛?

不是她断了补给煎熬在战壕里胃饿到抽搐,也不是她被药物腐蚀失去了右臂,更不是她在枪林弹雨的战场看着身边的队友在战斗中丧命,而是。她青春年华的唯一一次动情,是初恋之花刚要盛开的霎那被冻结到枯萎。

那个优秀的男人微笑着看着她,柔声问着她有何事?

她鼓起勇气准备告白,因为她一直都能感觉到他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里透着的灼热,更切身的感觉到他时时刻刻给于自己的关怀。

只是话还没出口,一抹窈窕的身影出现在视野,随即钻进了他的怀抱,亲密的依偎着他,柔声的言语着:“亲爱的,这就是你那个小师妹吗?”

“是啊。她就是秦芳,秦芳。这是莫妮卡,我的,嗯,女友。”他的眼神里充满着抱歉,更有一丝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