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56章 脸红红,被反调戏的某人

第一百五十六章 脸红红,被反调戏的某人

苍蕴完全不能理解,怎么眨眼间,自己和秦芳之间的关系就变成了情侣。

“对啊?大家不都知道的吗?”她说着冲他一笑,再一次的抬手摸上了苍蕴的脸:“你啊,害羞的样子,还是那么,好看……诶,你皮肤好像变嫩了哦……”

害羞?变嫩?她能不能不要说这些让他觉得背后汗毛竖立的话啊!

苍蕴抽了下嘴角,又瞥了下她在自己脸上不安分的手,无奈的抓下……而后拖着她就要离开。

是的,他虽然不清楚此事的秦芳到底再说些什么,但他也没工夫去计较,因为他可不想被人撞见他和秦芳两人这样衣衫不整,外加狼狈不堪的立在水中,所以他决定还是先带秦芳离开再说。

只是秦芳很不听话,她像是离不开水的鱼一般,当脚一离开水,就开始扭转试图回到水中,而且眼看自己离水远了,就不满的大喊,苍蕴耳中听得那些人陆续相近,最后只能再次点了秦芳的穴道,扛着她就往一旁最近的林地冲了进去。

奔到了林地深处,在确定不会有人看见他们两个后,他才停下脚步,把秦芳从肩头放到地下,结果顺势扫她一眼,登时吓了他一跳,因为秦芳的脑门上竟有红剌剌的两根血条。

苍蕴愣了一秒,立时伸手给她点开了穴道,因为有了前车之鉴,他也明白过来,只要自己封住她的穴道,她体内的药性散不出去,那就会逼得她流鼻血,而之前那次,本只是一个鼻孔在流血,现在却是双管齐下,只怕他封住她的时间再长一点。很可能她就会全身血脉爆裂而亡。

“这是什么药,如此霸道?”他嘟囔着,疑惑不解。而此刻的秦芳许是因为药性的憋性,人竟有些昏厥般的迷迷瞪瞪。

苍蕴看她那样。忽而想起了先前她毫无脉象的事情,急忙抓起了她的左手再次号脉,这一次,有了脉象,却是极为杂乱无章不说,更有两股子内劲在她体内流窜,一股子炽热。汹涌,一股子则是清凉,散淡。

“这是……”苍蕴的眼眨巴了两下,唇抿住了:难道是师弟给她体内置了一丝冰蚕术的内力?

这个世间。内心功法虽有百种,但归根结底修的不过是气和劲,以及速这三种。

而他和姬流云所修的功法,却完全不是这个路数的,因为他们修的是天下独脉传承的一套真经功法。

何为真经功法?能纳天地之气。修自身之鼎,故而,人有生死,鼎有阴阳。

其实这个说的简单直白一点,就是靠自身的天赋之体。收天地之气,修天地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