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60章 记忆

第一百六十章 记忆,你想让我怎么死!

(?)

“师兄,都城里出现药毒,看来那位曼罗夫人已然来此,我虽然不明白她为何会向惠郡主出手,但能请她出手的人,必然身份不低,钱财充盈,所以……”姬流云并未注意到苍蕴的神情变化,因为他此刻低着头,似在沉思着什么的低声言语。

“南昭能出的起这个价格的,不是皇室,就是候家,而候家从来不沾染这些,所以应该是皇家想要除一些障碍。”苍蕴立刻收起自己的情绪,把先前能想到的东西说了出来。

“那你的意思是,南昭的皇上要对他的兄弟下手了?”

“这不是必须的吗?他得皇位毕竟得来的不正,而想要不引起朝廷的风浪,又不被人拿兄弟的死来做文章,还有什么会比让人生病再默默死去这样,更好的呢?”苍蕴说着脸上泛起一抹冷笑。

“是啊,可是……那惠郡主怎么会……”

“应该是顺手吧。”苍蕴说着脸上又闪过一丝不悦:“哼,太后那个老娘们完全没把我的警告放在眼里……”

姬流云闻言一愣,随即低声说到:“那师兄有什么打算?”

“还用说吗?”苍蕴眨眨眼:“不听话,就得打屁/股不是吗?”

姬流云当下悻悻一笑,伸手指着苍蕴身上湿漉漉的中衣:“要我借衣服给你先换上吗?”

苍蕴摇了头:“那不必了,她既然没性命之忧,那我就先回去了。”苍蕴说着扫了一眼秦芳,掩饰情绪的迈步而出。却完全没有拿走那件外袍的想法。

“你一会儿去给她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了。再伺候着她抹身什么的。务必照顾好她,知道吗?”苍蕴出来后,交代了候在院子里的素手,素手当即应声,苍蕴便飞纵而去。

而屋内的姬流云听着外面师兄的交代之声,目光有些怪异的盯了一会秦芳后,竟然伸手摸上了秦芳的脸---不过,他的指尖却是轻轻的擦拭在那些泪痕之上。而后他咬了一下唇,转身抓着药箱快步的走了出去。

一回到他现在的住的院落房间,姬流云便把门嘭的一声关上,人就贴着门,沉寂在一片屋内的漆黑之中。

师兄刚才问他为何有惊吓之态,他回答的很是轻描淡写,但事实上,他真的是被吓到了,也被惊到了。

不是什么霸道的药劲儿,也不是什么悲伤的情绪。而是他一把内力冲进惠郡主的身体,就看到了让他无法想象得画面。

那是承载一种情绪的模糊记忆。是一段不全的边角而已,但不一样的服饰,不一样的打扮,不一样的周遭,却让他一头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