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63章 欺辱,跳梁小丑

第一百六十三章 欺辱,跳梁小丑

(?)

昨天才对她下了药,今天就急着召她进宫,秦芳虽然想不起昨晚具体的事,但也明白,太后和皇上的找茬还没结束。

是以,这一路上,她都在想着自己可能会遇到的事,就这样默默地跟着太监进了宫,来到了太后的的殿前。

“卿王府卿欢,求见太后。”秦芳规规矩矩的按照记忆里的仪程行礼求见--她可不想这个时候,给别人送上发作的把柄。

“惠郡主来了啊,洒家这就进去通传。”门口立着的小太监,当即冲着她言语一声,折身进了殿。

秦芳规矩的跪在那里等着,可谁料,这一等,就等了一个时辰有余。

近正午的天,日头挂在天当中,虽不至于是盛夏的那般毒辣,可这么晒着,也是炎热,而这里又是皇宫,树荫什么的只能在御花园里才能看见,根本没有一处可以给她遮阳。

所以此刻的秦芳,早已额头上汗水密布,背后的衣料也黏糊在了身上。

可是,她没有抬手擦抹汗珠,就任它们一滴滴地滴落,更没有动一下,完全就是纹丝不动的跪在那里。

她知道这是太后给她的下马威,她也很想起来,可是,她的理智让她清醒地跪在这里。

这儿,可是皇宫,是这天下最威严之处的其一。

只要有一点点错,就会被无端放大,成为她受罚的借口,所以她宁可此时忍耐一些,也免得太后的算盘得逞。反正。多跪一会又死不了人。她,就当补钙了。

“都跪了多久了?”殿内的门后,两个小太监一面从镂空之处向外瞧瞧张望,一面低声的言语。

“再有一刻,就两个时辰了。”

“我的天!”小太监闻言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我就说,我怎么盯的眼都酸了呢,原来都要两个时辰了。”

“我们才是盯着看,人家那可是跪!”另一个太监说着禁不住地咂咂嘴:“啧啧。真是厉害,愣是跪了这么半天,一下不动,换了我,早趴下了。”

“我也是。”那太监说了却又摇摇头:“哎,要说卿王爷的女儿硬气真是没话说,而且心善,还救了安乐坊里不少的人,若要不是……我还真想帮她一把……只可惜……”

“可惜她是主子的仇人啊!”

两个太监当即对视一眼,有些无奈地撇嘴。而就在此时一个穿着锦衣的公公迈步走了过来:“怎样?可有抓到她的不耐?”

“闫公公,惠郡主打跪下就没动过。”

“什么?”闫公公立时挑眉:“怎么可能。这可是两个时辰。”他说着不信的亲自走到殿门后往外瞧看,就看到惠郡主真的是跪的姿势标准,完美的挑不出岔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