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03章 毒,在不知不觉间

第二百零三章 毒,在不知不觉间

一只白鸽落在了前行的马车车沿上,纤细的手指将它捉住,从它脚上的竹管里取出了一卷折叠好的帛书。

“主人。”女子将帛书展平,转身探入了马车内递送给那个她一生都将追随的主人。

苍蕴抬了头,伸手接过,脸上显出一抹极淡的笑容。

女子看了他一眼,乖顺的退出了车厢内,当厚重的车帘放下来时,她的脸上也有了一丝淡淡地笑。

真好,每当帛书送来时,主人的心情总会好上许多呢!

车厢内,苍蕴已经放下了手中的竹简,他把帛书轻轻地打开,看着上面的蝇头小楷记录着某人这些时日的言语,举止,便是嘴角轻轻地勾着。

“睡美人?有点意思。”他轻声嘟囔着,把帛书轻轻地折好,而后回身打开了桌几下一个小小的漆盒,将它放了进去。

漆盒内,几乎装满了帛书,多了一个进来,塞得更加的满。

他回往东硕的一路,一直都在关注着她的消息。

隔三差五的,素手就会记录下属于她的一切回禀过来,遵循着他的要求,关注着她的安危,可他却发现,原来这个女人还有很多很多的未知等着自己去发掘。

比如第一次收到帛书时,看到的那几句词,竟让他这个大男人,都感觉到了一抹悲怆。

他不由的有些疑惑,一个从未上过战场的将军女儿如何会知道那马革裹尸的残酷?

他其实早就笃定她不是卿欢,因为越来越多的东西都让他感觉到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人,可是。她不是卿欢又是谁呢?

他没有答案。

他只是在想。这个女人真的很奇特。

她可以一时冷静非常。可以一时豪气万千,可以一时宽容大度,可以一时针尖麦芒。

时而牙尖嘴利不输人,时而装傻充愣玩低调。

之前还能说出那样叫人动容的句子,转头却又讲出一个温情悱恻的故事。

她,似乎,真的有太多的惊喜等着他去发现呢……

“主人,前方是潘阳镇。是否歇于镇上?”马车外,侍从出声询问。

苍蕴的眼皮微微一闭:“不,过了潘阳镇十二里便有一个牛鼻村,叫大家速度快一些,月上梢头时,便能赶到,歇在那里吧!”

“是!”

苍蕴盖上了漆盒,将它轻轻地放在了桌几之下,而后他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眉头轻蹙。

已经走了一个半月了。照这个速度下去,再有五天。应该就能到东硕了!

……

“郡主,咱们可能得再停一停了!”轿窗外,赵毅之的声音充满着烦躁。

“怎么?又有人不舒服了吗?”秦芳当即拨开了帘子看向了赵毅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