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18章 铁剑山,永不低头!

第二百一十八章 铁剑山,永不低头!

秦芳刚对卿宸的话有些担忧的警惕,众人情绪就似乎都被这一句话给点燃了。

不但有不少人点头,更有许多唏嘘声,甚至还有一位年岁大约四十上下的中年男人当即言语:“哼!北武那个女人要嫁进卿家时,我就说过,这是个祸水,如今,看看应验了吧?”

北武那个女人,是谁?不就是卿欢的娘吗?

秦芳听到这人如此不屑的言语,当下不满,看了一眼那人后说到:“阁下,我该怎么称呼?”

“我是你五叔!”中年男人昂着下巴一派长辈作风,秦芳当下冲他一个福身后说到:“五叔好!今日虽然和您是第一次见面,但卿欢对您却是如雷贯耳的!”

“哦?”那中年男人诧异的挑眉。

“咱们卿家虽然是武将世家,却也有书香门第的根,我记得爹爹他不止一次说过族中最懂礼仪,最知大体的便是您了,今日见到您,便忽然想要请教一个问题,还请五叔为我解惑!”

中年男人当下就是一脸得意之色:“什么问题,问吧?”

秦芳抬头看着他:“敢问五叔,何谓长幼有序,兄友弟恭?又何谓妄言诳语,口中无德?”

那一瞬间,中年男人的脸色如彩罐破裂一般,是青中见白,白中见红,总之很是难看。

为何?

他先前说北武长公主是祸水,可北武长公主是谁,不就是卿岳的妻子吗?

说人妻妾与家眷的。和说卿岳有什么区别?

而卿岳呢?虽和他是表亲两房。到底卿岳也比他大。是他的兄长,更何况还是卿家的族长。

他这不但忘了长幼之序的乱礼,更妄言族长与其妻,可是无礼啊!

所以秦芳给他送上梯子让他爬上去,再抽了梯子,怎不叫他难堪?

而他想要解释什么都是徒劳的。

因为在这个时代,礼,比什么都重。

当下那中年男子脸色难看的憋在那里。此时三爷爷清了下嗓子说到:“卿涛,大小姐的问话,你可懂其意?妄言族长,这可是逆!出去,到祠堂里跪着去!”

“爹,我……”

“出去!今日你可没脸拜那铁剑山。”三爷爷说着脸一拉,阴沉沉的,先前还得以的卿涛只好低头称是的转身离开。

不过,他离去的时候,可是狠狠地瞪了一眼秦芳。

秦芳抿了下唇。没做反应,不过心里明白。自己已有了个反对者。

其实她并不愿意与人结怨,尤其是在这个节骨眼上。

可是,人活着,总有一口气在,也许别的她可以忍,可以不去计较,但被人如此不敬的言论父母,即使那不是她的亲爹娘,她也不会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