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27章 我非他不嫁!

第二百二十七章 我非他不嫁!

叛国欺君这四个字,不轻,乃罪。

即便是君逼臣反,身为千百年传承的贵族之家,也在这个礼上有些心虚。

因为他们的思想都束缚在宗主文化之中,又得益于这种文化的。

卿家,就是这样的宗主之家,所以一旦把这四个字用来定位,那无疑是自抽耳光的感觉。

因而大家心中忿忿的同时,都聪明的不去提及这四个字,甚至还为着那日后的名正言顺,才接纳了三皇子进了卿家。

可是,自己的孙女为了一个男人,一个前途其实渺茫不安,甚至是无比晦涩的男人竟然把这四个字说了出来,这就如一把刀扎进了卿海的心,怎能不气的他打了卿宸一个耳光?

“爷爷……”卿宸捂着脸倒在地上,言语委屈:“您打我,气我,我知道,可是,我说的没有错!”

“你……”

“当今皇上与我们卿家已有仇怨,今日不发作不代表他日后不发作,卿家等于就是砧板上的肉!”卿宸说着撑身而起:“我们要自保就要选对人,三皇子是最佳的人选!如您所言得师出有名,倘若丢开了他,将他交予皇上,日后皇上将我们卿家欺压之时,咱们又能打谁的旗号?难道抛弃了忠义之名,去做个叛臣被人垢言吗?”

卿宸的话问的很犀利,目色里更有着她那股子倔强的劲儿。

卿欢脸色红中见白,鼻息里窜出粗重的气息,人盯着卿宸则是一言不发。

秦芳眨眨眼清了下嗓子开了口:“那个……我说的向皇上表明无反意。可不是把三皇子送出去的意思。”

立时众人目光纷纷看向她。她轻柔地开口:“只要向皇上陈书表明。三皇子前来卿家做客就好。”

“告诉皇上?”卿宸立时声音高挑:“那和送他出去有什么两样?”

“不一样。”秦芳肯定的言语:“藏着等被发现,那就是我们包藏祸心试图谋反,可如果是三皇子不日出现在卿家族地,身为臣子的对这位皇室待以君客之道,好生招待,我们自是光明磊落,没有问题。”

“可是皇上知道了,定然会让我们把他交上去!”卿宸一脸不满。

“我们身为臣子的能交一个君客吗?只能是皇上下令喊他自己回。他不回,我们又能如何?再者,信音往来,总要时日,而这些时日过后,我们卿家是不是也该和皇上讨问下我父亲如今流放何处,是否安好?”

秦芳的话其实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先摆出光明磊落之态,让南宫瑞抓不到把柄,而后待自己能在卿家真正说话掷地有声了,也就是时候和南宫瑞算算帐了。

至于那个时候。三皇子是否用来做那杆礼仪的大旗,还重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