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29章 炸炉,迫在眉睫

第二百二十九章 炸炉,迫在眉睫

她死啦……

她死了!

男人的一双冷色的眼,在蹙眉里瞬间呈现了怒色,手指更握成了拳。

“真的假的?”

“哪听来的,怎么死的啊?”

好奇的询问里,有人在神秘而言:“当然是真的,我包打听什么时候说过假的!听说,是在前去的路上,遇上了一个害人的恶人,她为了救大家被那人给杀了!”

“胡说,她那后面多少兵大爷跟着,难道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杀?”

“那个人很厉害,兵大爷都没辙。”

“能让兵大爷都没辙,莫非是江湖上的人物?”

“那谁知道,也许吧,反正人是死了!昨天报丧的小队不都穿城过了嘛!”

“原来那队报丧报的是她啊!”

“当然,头马走的就是卿家的人,他长年这条道上跑,你都没认出来吗?”

“嗨,我认他干嘛,可惜喽,卿家这下没剩下什么人了吧!”

一时间叹息声倒是不少,而隔间的水池里,男人已经离开。

……

“葛如月,葛姒月?”秦芳盯着族谱里两个相似的名字有点愣。

葛如月的名字写在卿岳的侧室位置上,当然,能在族谱上添上一个侧室的名字,自然是因为他生下了一个儿子。

而如今的她的名字后面填着一行小字,写着她扶正的时间,她等于已是卿家大房的夫人,而卿欢的生母。则只有三个字:姜氏。故。

好一个姜氏。竟是连个名讳都没能落在族谱上。

秦芳轻叹了一口气,伸手摸了摸竹简上刻下的这三个字,眼又看向了那个和继母葛氏名讳异常相似的名字。

葛姒月,写在三叔一脉的二房上,自然是说那位二/奶奶是葛家人。

难道她们两个是一家的?

秦芳不免猜疑,只可惜卿欢的记忆给不了她什么答案,于是她眨眨眼,离开了书桌。看了一眼外面明媚的天色,觉得还是出去转转散散这心里的莫名不畅。

毕竟连着在屋里看了三天的族谱,密密麻麻的人名和关系,是方便她了解了卿家的人,却也实在枯燥乏味。

她出了屋,随着性子的在族地里乱转,时而踏进族内的织布作坊,看看那些几乎只能在档案记载里存续的古老机器,时而溜进酿酒铺子,闻着浓郁的酒曲香气。张望着一张张在雾气升腾里粉面桃花的脸……

她走走停停,只顾着感受最充满生活的一面。因而累了就随处一歇,渴了就要碗水喝,总之在自己的族地里转悠的倒是一片自在。

而那些族中的人对她本是陌生与不解的,甚至看到她是都隐隐有些惶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