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48章 你要是能抱我下去,该多好?

第二百四十八章 你要是能抱我下去,该多好?

苍蕴对姬流云是非常自信的,即便这家伙又可能重伤,但他相信姬流云是绝对不会有事的,所以他惊讶之后暂时丢开了这个问题,直奔卿家最亮的主楼而去,猜想卿欢回来,以她的血统自然应该是住在那边。

如一抹魅影,他轻盈自得的落脚在主楼的各个层檐倾听寻找。

有许多的夜,他曾坐在卿王府那个宅院的主屋顶上,一面望月看星,一面听着屋中平和的呼吸抑或迷糊不清的梦中呓语。

他知道她不是卿欢,但他不知道她是谁,也不明白她如何会做出那些看起来恐怖之极又的确能救人性命的手术。

所以他曾一次次的在她的屋檐之上悄然观察,希望能发现点什么,可是他没能发现什么,却习惯了听着她的呼吸寻找内心的宁静。

此时,他在这片竹楼里静耳倾听,希望听到的是久违的熟悉呼吸,可是听来听去,却是没有,这让他一愣。

难道她没回卿家族地来?难道她真被婠儿给毒伤带走了?

他不相信秦芳会被毒死,因为他知道秦芳的脖子上挂着克毒的至宝,所以当他听完素手的描述时,他想到的就是秦芳借着死遁回到卿家族地,所以他立刻朝着这边飞奔而来。

可现在……

不行,我得去找个人问问。

苍蕴的眉眼一眯,随即翻身跳下主楼,如影一般的略向一侧直奔着前面大片的民宅而去,他想抓个族人询问,毕竟族中长房的人回来。身为族人自该是知晓的。

当他飞纵的刚到一处民宅准备动手时。忽而听到两骑马蹄声散乱奔来。他便藏匿在身旁的一棵大树的树冠上,打算等它们过去了再动手,但随着两骑的相近,他反而听到了马上两人的对话之声。

“……放心吧,二小姐屋里点了熏香,她不会知道我离开过。”

“嗯,但你最好还是歇在她屋里,免得银杏咬出你来时。你没个人证。”

“好的,但是大小姐那边我们真的不需要确认她死了吗?”

“不需要,她中了我一刺,又被我丢下崖去,难道你还以为她能活吗?”

“可是那匕首留在她身上,数日之后谷中万一找到她的尸体,那时……”

“那时我们也不会有事,那匕首可不是我们的……”

话语至此,两骑已经从苍蕴所在的树下跑过,并跑出了苍蕴可以听到的范围。但就是这几句对话,却让苍蕴心惊肉跳。

大小姐?卿欢乃是卿岳的嫡长女。卿岳又是卿家的大房,该不会这个大小姐就是她吧?

崖?崖在哪里?

苍蕴立刻四处瞧望,随即朝着两骑奔来的方向是纵跃飞奔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