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56章 他没伤害我

第二百五十六章 他没伤害我

“友邦仪式?”卿海看着贝书上面的几个字,一脸惊诧。

站在下方的海龙国使者在歇过一夜后,终于告别了恼人的恶心,此刻一派他国来使的派头昂着下巴言语。

“没错,我们的皇子殿下认为,大家的和睦有必要举行一个友邦仪式,希望由他和卿家的族长共同签下合约,共约十年相安。”

这是皇子出发时交代的,也在贝书的下方写明了的。

“可我卿家族长常年不在族中,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如今海龙国却要我族长出来,这不是刁难吗?”卿海皱了眉。

“这怎么是刁难呢?卿家族中近日灯火通明,明明就是族长归来了,又何必不认呢!”到底是老邻居,对卿家这点规矩门清儿,当即噎的卿海不好回答。

他总不能和一个敌人解释,族长其实流放且生死未卜,族中灯火通明,也不过是大小姐带回了族令而已。

此时他身后的卿云伏在他耳边言语了几句,卿海沉吟了一下点了头,随即冲使者说到:“你回去给你家皇子传话,族长未归,只有族令在此,若他认可的是族令的话,这友邦仪式可办,若非要我家族长出面,那我可无能为力。”

使者当下应声告辞而去,卿海回头看了卿云一眼:“你去催催大少爷,叫他务必在三天之内回到族地,若那海龙国接受了持族令者,就由他来持令与其签约好了。”

“是。”卿云答应着立刻奔了出去,卿海低头看看手里的贝书。眉微微的蹙着。低声轻喃:“你还真是本事。真的就让对方愿意停手,只是,你许了他什么呢?”

……

秘密,是拉近彼此的一个点,也是彼此互相信任的基石。

当初,她们交换了秘密,就成为了搭档,不管秦芳的内心是多么的不情不愿。也不管当时的苍蕴是盘算着几何。

他们总算是彼此相连着。

而现在,心底最深处的秘密倾诉了出来,苍蕴释放之余,看着秦芳对自己充满疼惜的表情,心里反倒觉得这样的痛受了也值了,因为她至少在心疼着自己。

秦芳真的在心疼他。

因为一想到一个六岁的孩子,竟然被自己的亲手父母这样残忍的对待,她就觉得心很痛很痛,连眼泪都无法压制的在眼眶里转了圈。

“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会有这么痛苦的过去。”秦芳低声言语着:“在我眼里。你总是骄傲自负的……而今看来,你一定吃了太多的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