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74章 决意,你在暗恋她?

第二百七十四章 决意,你在暗恋她?

“啊?”秦芳被苍蕴一句话就给问懵了。

什么叫你摔死了,我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等等,这个逻辑……它对吗?难道这家伙……他对我……

“啊什么啊?你死了,我千里迢迢什么都放下的跑来不是白折腾吗?你答应我的那些事,难道想统统丢下都不管了吗?”。

话音已经带着怒气的苍蕴气呼呼地丢下两句话,人就转身往一边摆弄帕子沾水去了,丢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秦芳直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的逻辑路线。

顿时有种说不出的失落感在心头咕嘟着似一团浓汤叫她烦躁。

她以为人家是担心自己会死而心有不舍,对自己有点什么小感情啥的,结果却是……怕她死了没人兑现那些承诺,她,她根本就是在自作多情!

秦芳,你就是一笨蛋!

他是谁啊?自负自大自以为是把自己定位成星辰的人,难道你以为他会对你有那种感情吗?你真是二到姥姥家了!

秦芳一脸自己犯二的表情在内心自责,此时苍蕴却来到她身边,拿着刚刚弄湿的帕子直接擦上了她的脸。

“干嘛?”本能的,秦芳脑袋往后让的询问,结果换来的是某人一手按住了她的脑袋,一手拿着帕子轻轻地擦她的脸:“能干嘛,一脸的土不擦能行吗?”。

他说着已经为她清理干净了脸上的浮尘,继而又捉了她的手为她擦拭,那动作看起来还真是自自然然。颇有种早已习惯似的架势。

“你。真的要教我?”秦芳分不清楚这算什么情况。她看着苍蕴那张假脸都挡不住的冷劲儿,悻悻地开口——她实在摸不清这人有必要这么生气的姿态吗?

“对,教你,教你驯马,教你心法,以后你不会的,我统统教会你!”苍蕴说着走回去清洗帕子,秦芳则盯着他的背影一脸迷惑地看着他:“那个。你,不纠结了?”

“纠结?”苍蕴回头看她一眼,似乎不明白这个词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难道不为难了吗?”。

苍蕴的唇微微抽了一下:“已经不需要为难了。”他说着转回去继续清洗手里的帕子,眼里却散着一丝决意之色。

屋里没有她,他抓了侍卫问询,知道敖卓带她去驯马时,他就已经有些不大舒服的感觉。

他不明白秦芳怎么就没有一点男女之防的意识,而那个混蛋竟然敢无视自己的警告,他是当真想当个断腿皇子不成?

他往滩涂那边赶。结果老远就听到了尖叫声,他急纵而至。看到的却是两人一马已经冲到了乱石崖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