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84章 执手,一耳朵的情话

第二百八十四章 执手,一耳朵的情话

“殿下,这和认可你没有关系,我答应这桩婚事,完全是因为,卿宸她自己的决定。”秦芳说完低了头,不再多言。

南宫炔盯了秦芳一眼后,拉着卿宸微笑而去,秦芳则听着两人离开的脚步声眼珠子转了转。

……

三日后,正当南宫炔准备定亲之事时,下人忽然来报,跪在祠堂的卿云要求见卿家的族长。

这些日子,秦芳刻意的对三爷爷一系采取了冷处理的方式:不接触,不处置,不闻不问。

她用这样的方式来处理他们,实际上,是因为处理起来太难。

卿云对自己的伤害行为,上一层有没关系?她没法追结果,因为追出来的话,自己莫非要动手杀了三爷爷他们吗?不杀又怎么处置?

三爷爷一系捍卫卿家族地多年,枯树也有十米根,她根本不能追责处置到别此难容的地步。

所以她只能把追责停留在实施了杀害行为的卿云身上,以族中刑法来对付她。

面壁杖责,她没有亲去,只叫人动了手,而削四肢,杀戮剥皮什么的,她没叫人做。

她是一个未来的人,知道什么叫做人权,即便对方是一个对自己动手的人,且自己也并非圣母,但那样的血腥处置她还是不能接受,哪怕那如果作为一种震慑来说,真得很霸道。

秦芳去了祠堂,见到了跪在地上,身子直直地卿云--显然臀部的杖伤不算太轻。

“怎么还不叫人动手?”卿云的声音冷冷地却带着质问的口气。

秦芳的眼微眯了一下,看向了那些卿家的牌位:“动什么手?是削你的骨,还是剥你的皮?”

“你不是以卿家刑法宣告了吗?这会儿,又在这里装什么圣洁?莫非你以为我会求你吗?”卿云说着扭头瞪着秦芳:“别痴心妄想了!我卿云才不会摇尾乞怜!”

秦芳闻言抽了下嘴角:“你以为我不叫人动手,是想要你求我?”

“不然呢?”卿云的脸上一抹轻嘲之色:“是我动手杀的你,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没死,但我也不会逃避我自己做下的事,所以你少对我假惺惺的。要杀要剐的,动手吧!”

秦芳盯着她没说话,七八秒后人转身往外走。

“喂!话说到这份上了,你还要做什么态?我告诉你了。我是绝对不会求你的……”看着秦芳要离开,卿云扯着嗓子大叫,脸上完全就是激动的神色。

此时走到祠堂屋外的秦芳转了头看着她:“我不叫人动手,是因为你姓卿。我根本不需要你的求饶,因为我压根就没打算动用那些残酷之刑,当然,处置是会有的,那就是除名,毕竟对于自相残杀的族人,卿家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