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86章 传话,他想求娶你!

第二百八十六章 传话,他想求娶你!

小雨如牛毛般细细密密地从天下掉下来,落在人的身上,浸润着衣衫。

秦芳坐在游廊里,有些发愣似的看着细雨中摆在廊檐下的数盆海棠在雨水中娇艳欲滴。

“扑棱棱……”细小的声音低沉入耳,一抹灰白扑扇着翅膀落在了游廊的扶栏上。

是信鸽。

秦芳看了一眼那鸽子,就往周遭看去,因为这个时候,苍蕴该出来从鸽子那里收信,可是,他却没有现身。

眉微微地蹙起,秦芳有些无奈地轻叹了一口气。

半个月前,她直白的和苍蕴表达了自己并不完全被他掌控的思想后,苍蕴似乎就和她闹起脾气似的,并不时时守在她的身边了。

她想过,也许这是他表达气愤的方式,更觉得她该庆幸他对自己不会像以前那样,忤逆便恨不得剑架脖颈。

可是,这份闹脾气的状态让她并不好过,因为随着日子一天天地过去,连她自己也不清楚她的坚持是对是错。

毕竟,她只是一个过客,对于卿家的未来根本没有担负的责任和义务。

她应该什么都不管的和苍蕴保持最好的关系,然后将南昭政权更新换代后,便撒手而去,到东硕去完成自己的任务,那时自己或许还能借苍蕴的手,更早更顺利地得到那株草。

可是,她却还是交代了卿枫去做一些事,希冀着在将来,卿家不至于完全成为苍蕴手中物--她总觉得,卿家得有自己的自持,就像一个人总得豁出一份傲骨来。

毕竟作为一个未来的人,会很在乎那种自由感,那种自身存在的价值。

她本能的做了自己想做的事。

只是,这种自由,在这个时代还得不到认同和理解,苍蕴更多的认为,这是她的无声对抗,这是她不安心被自己掌握一切的表现。

而她却无力也无心解释更多,因为她从内心一面希冀着两人能好好相处,一面又惧怕着这份相处。

因为她已经发现自己的内心世界,精神领域内,都有了他的身影:遇到一点事,一点感触,她就会不自觉地把他带入其中,就好像……

好像恋爱一样的,时时刻刻,眼里心里脑袋里都是他一般。

这样的现实让她想要躲藏与逃避,因为她无法面对将来的分离……

“咕咕……”鸽子的叫声入耳,秦芳从内心莫可名状的情绪里挣脱出来,就发现这家伙竟然已经落在了自己的腿上。

自从她从苍蕴那里学会了那心法之后,她便能和动物们亲近,所以看到这只信鸽自顾自的停落在自己的腿上,她没有惊讶,而是伸手抚摸了那信鸽的小小身板。